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嚴酷的生存法則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嚴酷的生存法則

    再次出現的時候,在一個巖石后面,剛剛站穩身體,就感到一道寒芒緊貼著地面,筆直刺向胸前的玉牌。

    只要擊中,會被立刻淘汰。

    看樣子,前面進入的,早已有人埋伏好,只等后來者落網。

    “速度挺快!”

    輕輕一笑,張懸手指伸出,迎了上來。

    寒芒被擋在手指之外,再無法前進分毫。

    他現在施展的力量,盡管只有圣域九重,但憑借眼力和反應,大圣強者都難以抗衡,眼前這位偷襲者,不過普通宇空境,如何能夠成功!

    擋住偷襲,張懸看去,是個黑衣的青年,見他如此輕易就擋住寒芒,眼中露出驚恐之色,不敢有第二招,轉身就逃。

    看樣子,看出了這位的實力,不逃走,只能被淘汰。

    “反應挺快,不過,想走,來不及了……”

    露出贊揚之色,張懸手指再次一點:“定!”

    嘩啦!

    宛如水面結冰,黑衣青年立刻僵直在空中,無法動彈。

    “空間封禁……”黑衣青年滿是驚駭。

    圣域九重領悟這種能力……七十二古圣家族后人,絕對排的上前幾了,怎么這么倒霉,直接給他遇上?

    “這位朋友,我鬼迷心竅,才對你動手,你大人有大量,還請饒我一命……”

    牙齒咬緊,急忙求饒。

    他的實力,在家族也是頂尖,本想著,只要隱藏好,可以輕易捕殺考核者,做夢都沒想到,第一次出手,就碰到了這樣的硬茬子。

    早知如此,藏起來就好,動啥手啊……

    “饒你一命,不是不可以!”張懸道。

    “有什么條件,請講!”

    黑衣青年咬牙:“我可以用寶物買命,不過,你應該也知道,家族每個人的供給,都是有定數的,我也沒太多好東西……”

    “東西我不要,給你兩條選擇,第一,捏碎你的玉牌,讓你被淘汰!第二,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事情……”

    張懸看過來:“放心,我問你的,不牽扯家族機密,也不會讓你為難!”

    “我選擇第二條!”

    沒遲疑太久,黑衣青年開口。

    能走到這里,耗費了家族不知多少資源,如果進不了大儒堂,所有資源都會停止供應,以后再想進步,幾乎沒有可能了!

    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機會。

    “很好!”雙手背在身后,張懸神色淡然的看過來:“你從開始修煉,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的?包括每一次試煉、考核!我要知道的十分詳細!”

    “這……”

    還以為會詢問什么,聽到是這個幾乎人人都知道的事情,黑衣青年愣了一下,雖然滿是奇怪,依舊據實回答:“我從開始修煉經歷了二十七次考核,幾乎每年都有一次!每一次考核,同年齡段,都會淘汰不少人,被淘汰的,停止資源和功法供給,安心經營家族企業……”

    很快,黑衣青年將所經歷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張懸邊聽邊皺起眉頭。

    和之前猜的一樣,諸子百家的競爭十分殘酷,考核,從一開始修煉就已經開始,通過,得到后續功法和資源,通不過,再沒辦法修煉。

    這已經不是培育后輩,而是養蠱了。

    據說會養蠱的人,會養出上萬個蠱蟲,然后讓其自相殘殺,最終勝出的,才是最厲害的。

    現在七十二古圣家族,似乎用的就是這樣,能來到這里參加大儒堂考核的,無一不經歷了重重磨難,才從家族內,無數年輕人中脫穎而出。

    難怪剛才就看出這些人,個個眼神冷漠,和戰師有些相似,有這種經歷,人性在心中,肯定早已經淡漠的如同一張廢紙,隨時都可以舍棄。

    也難怪,當初顏薛等人,能和異靈族人聯合,而沒有絲毫芥蒂……他們心中,恐怕只有勝負,早沒了名師所特有的道德準繩。

    “看來,諸子百家,才是真正的強者為尊,適者生存……”

    心中感慨,再次看向眼前的青年:“你剛才說,資源供給有定額,什么意思?”

    “身為家族子弟,你會不知?”

    黑衣青年再次滿是疑惑,不過知道現在寄人籬下,只好道:“達到什么級別,通過何種考核,分配多少資源,都是一定量的,據我所知,每個家族都是如此,誰都不能例外!”

    說完,又解釋了一會。

    聽完話語,張懸倒抽一口氣,算是終于搞明白,古圣家族具體的運營模式了。

    剛開始,選出所有后輩進行修煉,規定時間內,達不到指定級別的,將會被淘汰,失去資源和功法的供給,每年都是如此,想要得到功法和資源,又需要進行各種考核,獲得成就,才能擁有。

    可以說……這個世界,對資源的掌控,精確的讓人發指!

    “難道不能去尋找某些遺跡,或者尋找寶藏?”

    再也忍不住,問道。

    名師大陸的修煉者,也沒那么多資源,但他們會尋找一些特殊遺跡,或者找尋寶藏,就算經歷危險,可一旦成功,夠修煉許久的。

    這里的人,為何不這么做?

    “哪有遺跡和寶藏?修煉者死后,所有資源都會被家族重新收回!就好像,你現在殺了我,也無法搶走我的資源,因為,我出門的時候,身上帶的東西,每一件都要登記,一旦死亡少了……會追到你的家族,向你追尋!”

    黑衣青年道。

    張懸眉毛一跳。

    諸子百家,身為孔師后人,這樣掌控資源……到底要干什么?

    難不成這個世界的資源,如此奇缺?

    又詢問了一會,將自己想知道,對方了解的,都弄清楚,張懸這才屈指一彈。

    黑衣青年倒在地上。

    “我走后你就會清醒,醒過來,剛才的經歷,將會全部忘掉!”

    淡淡一笑,張懸腳掌一踏,筆直向前竄去,眨眼功夫消失在原地。

    修為達到他這個級別,已經可以輕易抹除一個人的記憶,剛才問了這么多,雖然并不重要,但以后肯定會給樊小旭帶來麻煩。

    既然如此,提前免除,也能少些隱患。

    (大家元宵節快樂!老涯現在不快樂,痛風腳疼了四天了,走不動路。明天岳母還要做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