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小嘍啰一邊去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小嘍啰一邊去

    “嗯!”

    見樊小星逐漸領悟自己和樊小峰對話的用意,張懸露出欣慰的笑容。

    借用了樊小旭的身份,自然要給子遲古圣后人一些好處……出言指點,讓他們在戰斗中自我感悟,才能領悟更深,自己離開以后,也能更好的進步。

    嘭嘭嘭!

    擊傷兩人,淘汰一人,還剩下一個,就簡單多了,時間不長,樊小星徹底解決。

    捏碎剩下三人的玉牌,滿臉憤怒的來到二人跟前,想要罵上一頓,最后還是停了下來,抱拳躬身:“多謝剛才的出言提醒……”

    張懸擺了擺手。

    對方感激不感激,并不在意,他只是在做,自己覺得正確的事,因為,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一個低調、含蓄、內斂而又有節操和品德的人。

    “剛才的戰斗這么快,你們……如何能一眼看出他們的缺陷,并給出正確的解決方法?”

    感謝完,樊小星滿是疑惑。

    他和這兩個家伙修為相差不大,怎么自己一點都看不出來,反倒二人說的每一個戰斗方法,都正確無比?

    像是能夠窺視對手內心一般?

    “是小旭教我的……”

    樊小峰滿是興奮:“戰斗,要觀察對手的意圖做到料敵先機……”

    接著講了幾種方法。

    樊小星一陣迷茫。

    對方說的這些,聞所未聞,甚至族內,沒有過傳承,樊小旭……怎么會的?

    “修煉要多思多想,不是一味的埋頭苦干!”

    看出他的疑惑,張懸解釋,話音未結束,突然轉頭看向一側。

    嘩啦!

    風聲呼嘯,,隨即看到樹林的四周,圍過來三波人。

    每一波都有四個,聯合在一起,是個十二人組成的隊伍,分成三個方向,圍在四周。

    “就是他們……一路淘汰不少人了,不聯手干掉,咱們早晚都會和他們一樣!”

    其中一個隊伍為首的青年,冷哼。

    是個高胖的家伙,體型十分壯碩,聲音也甕聲甕氣,給人金鐵交擊之感。

    “嘿嘿,能淘汰這么多人,是個硬茬!”

    另一個隊伍的為首青年笑了一聲,看過來:“朋友,做事要講究分寸,你們實力強不假,但也不能一直吃肉,不給別人喝湯!”

    “怎么,想挑戰我們?”

    樊小星還沒理解怎么回事,樊小峰向前一步,輕輕一笑,臉上露出了濃烈的自信:“那就一起上吧!”

    一路趕過來,他們淘汰的人數不下六、七十了,不出意外,成績已然奔到了前幾,不引人注意都難。

    不遭人妒是庸才。

    一路碾壓,甚至還有一人沒出手,如此戰績,不少聯合在一起的隊伍,恐怕都想將其淘汰。

    因為一旦成功,這些成績,將會轉移到他們頭上,從而一躍成為第一。

    “小鋒……”

    沒想到這家伙如此魯莽,一沖上來就說話這么直接,樊小星嚇的臉都綠了。

    十二個人聯合……被圍攻,被淘汰是必然的,不抓緊時間想著逃走,還這樣說話,找死不成?

    一起上,上你妹啊……

    我現在剛戰斗完,眼睛都睜不開,再和他們動手,會死的……

    “讓我們一起上?小子,夠狂啊!”

    壯碩青年冷笑:“既然你們找死,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動手!”

    他們既然圍攻過來,肯定早就商議完畢,伴隨話語,十二人緩慢向前,將四面八方全部封鎖。

    “小旭……”

    看到這么多人涌過來,樊小峰非但沒有覺得緊張,反而越來越興奮,轉頭看向張懸,就見他面無表情,給了一個肯定的表情。

    一聲尖叫,樊小峰筆直向人群沖了過去。

    “不要魯莽……”

    樊小星渾身冰涼。

    這可是十二個人,每一個修為,都不比他低,你怪叫著沖過去,是不想活了嗎?

    “小旭,快想辦法逃走……”

    再也忍不住,轉頭看向張懸。

    “不用逃,看小鋒的吧!”

    張懸搖頭。

    通過剛才的交談,這位小鋒似乎又有領悟,這時候要逃了,之前建立的信心,豈不直接崩塌?

    他自然不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我們會死的……”

    沒想到這位和對方一樣,樊小星一陣晃動,覺得整個人要吐血,正不知如何是好,就見組織眾人的壯碩青年,已然繞過樊小峰沖到跟前。

    呼啦!

    五指張開,如同一個巨大的蒲扇,直對樊小旭的頭顱,像是要將其直接擊殺。

    這家伙不施展力量,給人的感覺只是普通圣域九重,全力發揮,才察覺,竟然也達到了半步見神不壞,時時刻刻都能施展出最強的力量,讓人無法抗衡。

    “完了……”

    樊小星臉色一白。

    剛才他能勝過那四個人,是因為對手單個的修為都比他弱,即便如此,也差點被揍成肉包子……

    眼前這個如此狂猛,四周又都是強者虎視眈眈,這次肯定在劫難逃了……

    正在哀嚎,想著被淘汰后,去哪里喝酒消愁,就見身邊被攻擊的樊小旭眉頭一皺,也不躲閃,一巴掌迎了上去。

    壯碩青年的手掌還沒來到他跟前,他的手掌已經抽在對方臉上。

    前者在原地連續轉了兩圈,只覺得眼前滿是星星。

    “你……”

    轉了幾圈,恢復過來,壯碩青年一聲暴怒,正想出手。

    又一巴掌抽在另外一邊的臉上,倒著轉了兩圈。

    “小嘍一邊去,別過來搗亂!”

    張懸冷哼。

    “我……”

    壯碩青年想要說些壯臉面的話,一想到對方兩巴掌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立刻憋的臉色漲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難道……自己真的是小嘍?不配對方出手?

    急忙向沖入人群的樊小峰看去,就見已經有四個人躺在了地上,這家伙修為雖然不如自己,但不知為何,戰斗上得心應手,狼如羊群一般,自己帶領過來的人,竟然沒人能夠撐過三招!

    “好,我去和他戰斗……”

    在沒有任何遲疑,壯碩青年,轉身就向樊小峰的方向沖了過去。

    “……”樊小星眼睛瞪得快要掉在地上。

    誰特么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嗎?

    怎么短短半個時辰不見,樊小旭和樊小峰都變得如此古怪……我不是在做夢吧?

    一瞬間,徹底恍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