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兇猛的樊小旭(下)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兇猛的樊小旭(下)

    “這身法……”

    宓宣等人也全都瞳孔一縮。

    他們可以輕易看出,眼前這位,只動用了圣域九重的力量,可一晃之下,大圣一重都難以追及,速度之快,駭人聽聞。

    一招擊空,仲慶沒有太大意外。

    同級別,連樊小峰和樊小星都打不過,這位指點他們的人,能夠躲避,并不奇怪,吐出一口濁氣,腳下一踏,緊跟了上來,如影隨形,手掌揚起,配合身形,漫天飛舞,宛如暴雪紛飛,讓一臉迷茫的樊小旭,陷入其中,逃脫不掉。

    宓宣神色凝重:“是仲慶大儒的獨門絕技,大雪漫天……別說同級別,就算壓制到圣域二重,都抵抗不住!”

    他擅長力量,一力破十會,修煉的武技都十分簡單,眼前的招數太過炫目復雜,看一眼就頭暈眼花,換做他,只能逃走躲避,根本沒辦法抵擋。

    其他人聽到這話同時點頭,一個個眉頭緊鎖,似乎也在想破解的方法,很快,全都無奈的搖頭。

    除非修為勝過對方,否則……無解!

    齊刷刷向對面只有圣域九重的青年看了過去,就見他同樣一臉迷茫,正不知如何是好,該逃走還是該認輸,突然身體一顫,想起什么,猛地一踏,進入了雪花之中。

    明明鉆入漫天大雪,可漫天的雪,卻沒半點粘在身上,下一刻,五指翻動,按了下去。

    雪花瞬間就被牽引,像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雪球。

    仲慶倒飛而出,口中鮮血狂噴。

    一招之間……敗了!

    “這……”

    周圍的大儒全都眉頭亂跳,徹底懵了。

    身為大儒堂超級強者,壓低修為,甚至高一個級別與新生對戰,都被輕易擊敗……這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

    對方的招數,眾人看了,平平無奇,卻每一招都直指大道,換做他們,想要防御,也都做不到……

    世界上竟然有這種厲害的武功……這位樊小旭,跟誰學的?

    不光他們震驚,樊小旭看著手掌也一臉的不敢相信。

    山峰跟前,他被人喊走,然后昏迷過去,醒過來,就到了這里。

    剛才本覺得仲慶突然出手,有些不可理喻,自己肯定抵擋不住,卻在突然間察覺腦海中多出一段記憶。

    關于戰斗技巧的記憶。

    按照其中的內容使用,一舉將高一級別的仲慶,輕松擊敗。

    “吾乃張懸,借你身體一用,處理些事情,這段記憶是補償,望不要外泄!”

    正在疑惑,腦海中響起了一個淡淡的聲音。

    正是當初將他弄暈那人留下的。

    “張懸?難道是……古圣?”

    心中一震。

    能在他心中留有記憶,并且絲毫都不損傷……除了古圣,沒人能夠做到!

    甚至,他們家族的古圣,都做不到,可以說,這位,實力之強,在古圣之中,都排的上巔峰。

    這種人完全可以一念將其抹殺,卻沒這樣做,還給了好處……說明并不是為惡,既然如此,盡管懷疑對方進入大儒堂的目的,也就沒必要說出來了。

    古圣的事,自有古圣處理,只是圣域九重,真說了,也未必有人相信。

    將腦海中對方留下的記憶完全消化,樊小旭滿是喜悅再次看向眼前的眾人:“還有想要試探我修為的嗎?出手吧!不放心的話……你們一起上也行!”

    有了這些戰斗技巧,剛才又試驗了,沒有絲毫錯誤,戰意立刻大增,好檢驗一下,到底進步了多少。

    見一個新生如此張狂,宓宣等人對望了一眼,各自壓低修為,齊刷刷圍了上來。

    三十多個呼吸后,一眾大儒全部躺在地上。

    看著自己的雙手,樊小旭激動地眼眶發紅。

    他的天賦和實力,在諸子百家諸多年輕人中,都只能算得上一般,正常情況,這次考核,很難通過,沒想到得到了古圣的青睞,傳授了戰斗技巧,將一群大儒,按在地上摩擦!

    這種成就,之前絕不敢想。

    隨便接受記憶,就這么厲害,那這位古圣的實力,到底多強大?

    “張懸古圣,到底是哪位?”

    忍不住心蕩神馳,向往不已。

    諸子百家并無姓張的人存在,當然,這個名字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并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學了對方的技藝,等于接受了對方的恩情。

    “從今以后,你就是我一生之師,再不會更改了……”

    暗下決定。

    一道身影在大儒堂緩步向前,明明走在人群之中,卻沒一人發現,好像四周的空間,都出現了扭曲,光線根本照不到他身上。

    正是進入大儒堂的張懸。

    他的目的是悄無聲息進入這里,現在已經來到,也就沒必要繼續偽裝了。

    所以,沒走多遠,就將真的樊小旭釋放了出來,生怕之前的事情穿幫,還專門給了一段記憶。

    得到完整版的巫魂師傳承,植入記憶,而又不傷害到本尊,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至于后者用這段記憶,能戰勝多少人,最后能擁有什么樣的戰斗力,也就懶得計較了。

    這種灌頂式的傳授,雖然能讓人短時間內戰斗力大增,但仔細說起來,還是不如樊小峰等人經受無數實戰來的扎實。

    也就是說,短時間內,樊小旭可能超過二人,但伴隨時間推移,二人極有可能超過他,越來越強。

    當然,這時的他,可能已經探查到孔師的秘密,離開此地了。

    不去想這件事,繼續向前,沿著大儒堂宛如城市般的建筑轉了一圈,眼睛落在一個高大的房間前。

    “圣人祠堂……如果有秘密的話,應該在這里!”

    眉毛一揚。

    出現在眼前的,是名師堂沒有的特殊建筑,圣人祠堂。

    里面只陳列了孔師一個人的物品和雕像,用來祭祀。

    要說有什么秘密想要探查的話,應該只有這里。

    明白這點,深吸一口氣,張懸緩緩向前,筆直向祠堂走了過去。

    還沒來到跟前,就感到一道光芒落了下來,似乎有陣法,探查到了空間封禁的奧秘,發現了隱藏在虛空之中的他。

    轟隆!

    緊接著,一個巨大的手掌,撕裂空間,對著他抓了過來,還沒來到跟前,空間就不停塌陷,整個世界,都如同快要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