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你可愿意拜我為師?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你可愿意拜我為師?

    “小心,這是天火……”

    孔詩瑤嚇了一跳。

    天火無物不焚,連這么厲害的屏障都能灼燒,手指伸過去,豈不找死?

    聲音沒結束,張懸的手指已經放在火苗上,黑色的火焰在他指尖不停扭曲,像是扭捏的娘,看起來十分害羞,又好像是相處多年的老相好,眉眼中帶著風騷。

    眉毛一跳,孔詩瑤不忍直視。

    怎么感覺啥東西跟這位張懸一接觸,就立刻變得扭曲了?

    身為天認名師,老祖一般的超絕人物,煉制了一個專門打臉的板磚,一個不停捆人的長槍,和神靈交手,眼球、脖子、下陰……只要能攻擊的地方,沒有一處留情,一點風度都沒有。

    現在,人人敬畏的天火,又是這副樣子,浪的不能再浪……

    認知的世界,快要崩塌了。

    “小火火,是道道讓你過來的嗎?”

    不理會震驚的眾人,張懸看向指尖的火苗。

    天火似乎聽懂了他的話,扭動了一下。

    張懸眉頭皺起。

    雖然天火也沒有自己的獨特意識,但剛才的舉動,已經表達清楚,的確是天道派來,想要毀滅昆虛境。

    將名師大陸所在的世界,比作人體,天道就是免疫系統,主動消除各種隱患,昆虛境竟然培養出,超越規則的東西,相當于毒瘤,必須清除,沒有絲毫商議的余地。

    天道不可被消滅,就好像免疫系統不能被取締一般,一旦失去,整個世界,用不了多久,就會崩塌。

    從裂縫中鉆出去,重回到名師大陸,隨即看到頭上漫天陰云,無數雷霆火焰,正在不斷向這邊匯聚,似乎不將這個昆虛境徹底滅掉,決不罷休。

    轉頭看向跟過來的顏青古圣,張懸道:“用破碎虛空強者的死亡,可以代替昆虛境對吧?”

    “嗯!這是當年布陣的方法!”顏青古圣再次遞來一個玉牌。

    很快看了一遍,張懸精神一動,一個人影出現在眼前。

    “這是神靈?不對……你將神靈煉制成了無魂金人?”顏青古圣嚇了一跳,差點沒暈過去。

    出現在眼前的這個,身上散發出悠久深遠的氣息,一看就知道達到了破碎虛空的境界,和剛才與之戰斗的神靈比,絲毫都不弱!

    上蒼下界的神靈,被他擊殺,還煉制成了金人……消息傳回去,絕對是最大的褻瀆。

    “嗯!”

    都將這東西取出來了,也沒什么可隱瞞的,張懸點了點頭,精神一動,巫魂離體,鉆進了金人的身軀。

    無魂金人,相當于一個傀儡,自己是沒辦法動的,想要使用,只能巫魂進入體內,之前與那頭“神靈”戰斗時,巫魂無法離體,也就沒拿出來。

    此刻,剛好試試,可否代替對方口中所說的陣心。

    這家伙本體是破碎虛空境界的強者,雖融合了自己的靈魂,受自己控制,但早已煉化,不分彼此,條件上應該符合。

    轟隆!

    果然,魂魄進入金人體內,漫天陰云立刻圍了過來,顏青古圣等人眼睛同時一亮,剛覺得滿是激動,就見漫天的雷霆,突然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好像從未來過一般。

    “怎么回事?”張懸一呆。

    按照玉牌上所說,破碎虛空強者一出現,會將天道的憤怒全部吸引過來,然后在通過特殊的手段,代替昆虛境受難,直到死亡……

    怎么才剛一出來,就逃走了?

    “我明白了……”

    呆在原地,愣了半天,顏青古圣反應過來,一臉苦笑:“這個尸體,是上蒼下界的神靈,并非這個世界的生命,對方不敢攻擊……”

    張懸明白過來。

    就好像別國的國籍,即便犯法,本土的法律也沒太好的辦法。

    這頭金人,本體是上蒼的生命,雖達到了破碎虛空,但超越了世界的法則,名師大陸的天道,不敢傷害分毫。

    正因如此,兩頭神靈,從空間裂縫過來,就可以施展超絕的力量,并未直接引來雷霆,被當場劈死。

    土生土長的人類強者,達到這種境界,一旦使用,就很容易引起天道的威脅,弄不好,還會引來雷電攻擊。

    “那這樣算不算解決?”

    明白怎么回事,張懸哭笑不得。

    天道說起來公平公正,視萬物為芻狗,但實際上,依舊是欺軟怕硬。

    例如當初的洛若曦,最多只是驅趕出去,并沒有降落雷霆、天火來進攻。

    “這……張師,你試試將巫魂離開金人!”停頓了一下,顏青古圣道。

    具體解決沒解決,他也不清楚,只能試試在看。

    知道對方的意思,張懸精神一動,巫魂回到本尊,才剛完成,再次看到漫天陰云密布,雷霆再次聚集起來。

    “好像不行……”

    一臉苦笑,張懸搖頭。

    他的巫魂不可能一直在這頭金人中不出來,而一旦出來,雷霆就能察覺……也就是說,這個辦法,并沒成功,同樣是失敗的。

    “實在不行,我這里還有一頭神靈的尸體,你們誰將其煉化,鎮守在這……”

    張懸開口,還沒說完,情不自禁的停下來,再也說不下去。

    他的確還有一頭“神靈”的尸體,還沒來得及煉化,但在場的眾人,都不是巫魂師,就算是……煉化破碎虛空強者的尸體,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畢竟,對方沒有天道之氣,巫魂也修煉的不是天道功法。

    可以說,這種事情,除了自己,當世幾乎無人能夠完成。

    “沒人能夠煉化,此刻又找不到土生土長破碎虛空的強者,那該怎么辦?”

    看著陰云不停匯聚,張懸大腦快速運轉,宛如要釋放出火花。

    “對了,,本身就代表了天道……既然如此,天道之冊,能不能解決眼前的麻煩?”

    靈光一閃,腦海中冒出了天道之冊這件逆天神器。

    異靈族靈皇召喚的那位“神靈”就是被這東西一下砸死的。

    不過,這東西現在沒有,想要形成,需要人拜師,真心感激才能做到……

    想到這,張懸轉頭看向孔詩瑤,眼中帶著誠懇:“你……可愿意拜我為師?”

    “不愿意!”

    孔詩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