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屈辱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屈辱

    “施展劍法”

    沒想到這位張兄,提出這個要求,單曉天滿是不解。

    你一個不懂修煉的,就算我施展劍法,也看不懂啊

    “我剛才看單兄的劍法,力量受限,裹足不前,想再觀察一下,或許能找出辦法,三天時間,有機會提升的話,成為凌云劍閣的弟子,也不是沒有希望”

    張懸笑了笑。

    剛才對方施展劍法,憑借他的眼力,已然看出了一些問題,現在讓對方施展,是想試試,圖書館在這個上蒼,能不能用。

    “張兄懂得劍法”單曉天皺眉。

    “略懂一二”

    張懸點頭。

    “那好凌云劍閣弟子,我沒想過”

    看了自己壞掉的左腿一眼,單曉天搖了搖頭,道“不過,如果張兄懂的劍法,交流一下,倒是可以自從無法修煉后,都是自己摸索,從未和人交流過”

    他因為自卑,又無法修煉,所謂的劍法,只是自我消遣,從未與人展示過,更別說比試了。

    既然眼前這位,懂的劍法,交流一下,也沒什么。

    手腕一翻,長劍抖出劍花,向前方刺去。

    張懸腦海一動,一本書籍出現。

    將書籍翻開,看完其中的內容,張懸松了口氣。

    看來就算在上蒼,圖書館也能用,應該和之前猜測的一樣,洛若曦將春秋大典放入其中后,前者有了很大的晉級,上蒼天道窺視起來,也毫無壓力。

    “還真夠可笑的,單曉天,你也練劍,怎么著,還想,凌云劍閣能夠收你為弟子不成”

    心中正在思索,一個冷笑從外面響起,緊接著兩個人影,大步了進來。

    當先一個,是個十五、六歲的女孩,一身淡黃色的長裙,眼中露出濃濃的驕傲,下巴微微揚起,宛如公主,剛才的話語正是從她口中響起。

    身后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一身麻衣,眉毛黝黑,腰間系著柄長劍,還沒近前,就給人一種劍氣壓迫之感。

    “三少爺”

    易老急匆匆從后面跑過來,滿是內疚和不甘“我攔不住”

    停下長劍,單曉天看向眼前的女孩,一緊張嘴唇有些結巴“薛、薛琴”

    “好了”

    眼中露出一絲厭惡之色,女孩擺了擺手“怎么,明知道,我過來的意思,不自己出來,以為派個下人,把婚約拿過來,這樣就想糊弄過去”

    “你要退婚,我把婚約都給了還想怎樣”

    單曉天臉色漲紅。

    “不怎么樣,很簡單,我要你全城公布,是你配不上我,主動要求退婚,我城主府,推辭再三,然后尊重你的意見,這才將婚約結束不然,你直接將婚約取出,是想告訴所有人,我薛琴不想嫁給你讓所有人戳城主府的脊梁骨嗎”

    哼了一聲,薛琴道。

    如果給別人知道,是因為她成了凌云劍閣的弟子,才和眼前這位退婚,必然會引起不少輿論,對她極為不利,但對方先退婚,名譽就保住了,沒有一點瑕疵。

    “夠狠”

    一側的張懸忍不住搖頭。

    退婚就很讓人受侮辱了,給了婚約都不行,還要全城公布關鍵,不但要退婚,還想當好人

    簡直就是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

    面容發白,單曉天拳頭捏緊。

    張懸一下就能想通,做為當事人,自然更加明白,濃濃的屈辱感,涌上全身。

    當面打臉,而且還是左右開弓的那種

    可他無力反抗

    “好了,這次過來,不是和你商議,而是命令三天內,必須通告全城,有個結果,否則,后果自負”

    沒說話的中年人,神色淡漠的看了過來。

    “你是誰”

    單曉天看過來,像是受傷的頭狼。

    “我是二小姐的劍術老師,薛沉”中年人淡淡道。

    “薛沉我知道你”

    似乎聽過這個名字,單曉天臉上露出了自嘲的表情“讓城主府的劍術總教習過來,親自說,的確有分量只是,不知道所謂的后果是什么”

    這位薛沉,正是城主府的總教習,一位古圣三重的強者

    “不答應也很簡單”

    薛沉面無表情“單家這些年,得罪的人不少,如果沒有和城主府的聯姻,加上你本身就是廢柴,應該早就滅絕了”

    單曉天不說話。

    對方說的不錯。

    如果不是因為他,無法修煉,又和城主府有婚約關系,哪能活到現在

    之前的無數仇人,肯定早就沖過來,將這里夷為平地了。

    “只要這些人,想要出手,就憑你們一主一仆,能夠擋得住”薛沉繼續道。

    單曉天不停顫抖“你這是殺我們滅口難道就不怕悠悠眾口”

    “悠悠眾口”

    薛沉眼皮一抬“你們死后,城主悲痛欲絕,會親自派人替你們報仇,然后小姐,更會痛哭好多天,最終傷心的離開此地,進入凌云劍閣”

    咯吱咯吱

    心臟快要爆炸,單曉天再說不出話來。

    他知道,一旦如此,城主府的名譽非但沒受到損傷,還會變得更加重情重義,這位薛琴小姐,也會更加受到尊重。

    都是凌云劍閣的雜役弟子了,竟然還不退婚,還傷心痛苦

    “好,好,我答應”

    指甲扎在肉里,所有指關節,變成雪白之色,單曉天盡管滿心不甘,卻也沒有任何辦法。

    弱肉強食,這是生存法則。

    “這還差不多”見他同意,薛琴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一招手,薛沉從懷中取出一份文書遞了過來“這是你的退婚緣由和公告,簽上字,今天整個城內的人就會全部知曉不需要你去多說。”

    接過文書,單曉天看去。

    理由十分簡單,說他受傷,不僅無法修煉,還無法人事,十足的廢人,不想耽誤對方,故此推掉婚約,還望見諒,因為說過多次,城主府顧念情誼,一直不同意,才出此下策,提前告知全城,還望海涵

    不能人事

    十足廢人

    強烈的屈辱,讓單曉天身體一晃,血液瞬間沖入腦海,快要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