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神射手
    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神射手

    “帶我看看通神殿記錄的影像!”

    知道幾個弟子,一起過來,不可能撒謊,陸云長老道。

    本來,這種小地方的通神殿,懶得理會,現在四個弟子,連續被爆頭三個,而且還都用了他最得意的招數,無論如何,都要看看。

    如果真的是用劍天才,召回宗門,做為招生長老,絕對大功一件。

    取出之前購買的通神玉符,五人再次進入通神殿,很快購買到之前戰斗的影像。

    公開賽比斗,通神殿每場比試都會記錄,方便出售和查詢。

    不一會,就將三個弟子與對方戰斗的影像看完,陸云長老很快明白過來,看向面前的四人,有些恨鐵不成鋼:“對方這是發現了你們招數中的破綻所在,才能借機成功……”

    云飛揚等人低頭。

    他們也知道是這個道理,可想要躲避,想要抵擋……面對那一劍時,就是做不到!

    劍招看起來簡單,就是隨手扔出,扎在頭上……可真正施展后的風情,親身體會,才能真實感受到。

    “云飛揚的流水無痕劍法,施展的是精妙,但招數的連貫上,有了很大的問題,只要稍懂劍術,就能找到漏洞!胡斌的流星步法和破竹劍法,看起來純熟,實際將修為壓低到圣域一重,發揮不到十分之一的威力,被殺,也就怪不了別人了!”

    冷哼一聲,陸云長老道:“回去今晚都別休息了,將這兩套劍法和步法,每一個都練上一百遍!缺一遍,別來見我!”

    “是!”

    四人同時低頭,臉上火辣辣的。

    “還有,密切關注通神殿,一旦這位天涯上來,立刻通知我!”

    雙手背在身后,陸云長老身上生出無敵的氣息:“傷了我凌云劍閣的弟子,就想離開?哪有這么容易的事!就算是個好苗子,也要先把傲氣磨平了,讓他知道,劍閣的劍法,高大深遠,絕非浪得虛名!”

    “是……”聽他這樣說,云飛揚等人松了口氣,眼睛同時亮了。

    不用想也知道,長老這是打算親自出手了。

    陸云長老,雖然只是招生長老,平時負責外門弟子的修煉,但對劍術的理解,不容小覷,不說其他,同級別的他們,三個都未必是對手。

    由他親自出手,這位天涯,肯定要倒霉了。

    不光陸云長老等人,守著通神殿,等候這位天涯出現,整個星耀城,乃至下屬的無數三級城鎮中的高手,也都聽到了消息,一個個滿是興奮。

    “將云飛揚師弟,一招擊敗?有點意思……”

    玄江城城主府,紫檀木的書桌前,灰衣青年看著剛剛知道的消息,眼中光芒不停閃爍。

    這個,正是張懸之前在鴻雁商行見到的那位。

    凌云劍閣外門弟子中的大師兄,霍江河!

    “幫我盯著,這位天涯只要出現,無論我在干什么,都立刻過來通知……鄉下沒見過世面的家伙而已,扔劍不確定太多,也能稱為劍術?哼,看我一力破之!”

    雙手背在身后,站起身來,閃爍的目光中,劍氣閃爍。

    突然,一道劍氣控制不住射了出來,落在書桌前,當場將桌子劈成了兩半!

    “換新的……”

    霍江河吩咐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啊!輕點?”

    一個清脆的耳光響起,薛琴看著被一掌抽翻的丫鬟,眼中滿是怒火。

    讓這家伙給上藥,竟然敢弄疼自己,簡直罪無可恕。

    “小姐……”

    丫鬟渾身哆嗦,急忙跪倒在地。

    “滾出去!”

    一腳踹在女孩胸口,將其從房間踹了出去,薛琴轉頭看向鏡子中,已經腫的不像話的清秀臉龐,氣的不停哆嗦,濃烈的恨意,宛如潮水流淌:“單曉天……”

    因為和這樣一個廢物有婚約,從小到大都受到別人難堪的目光。

    好不容易成為凌云劍閣的外門弟子,受到霍江河師兄的賞識,結果……又被弄成這樣!

    這個廢物,難道就見不得自己好?

    要不是因為聯姻,他早就死了,哪能活到現在!

    給了活命之恩,非但不去報答,還伙同一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木乃伊,讓霍師兄抽自己的臉……顏面丟進,簡直罪無可恕!

    “他必須死!那個紗布包成粽子的也必須死!還有那個仆人,單易,也要死……”

    牙齒咬的咯咯作響,薛琴看向一側。

    “放心吧,二小姐,已經安排了!保證讓他們看不到明天的太陽……”薛沉走了進來。

    “那就好!”薛琴松了口氣,再次看向鏡子中的自己:“老師,你說我的臉,不會留疤吧?傷成這樣,霍師兄該不會嫌棄,再對我沒興趣了吧……”

    “小姐不用困擾,這是霍師兄派人送來的傷藥,涂抹在臉上,很快就能恢復……”

    薛沉笑了笑,遞來一個玉瓶。

    “師兄給的?”薛琴眼睛放光:“看樣子,他并未嫌棄我……”

    聽她的語氣,這位霍師兄是否嫌棄,她容貌是否美麗,比單曉天性命重要的多。

    噠噠噠!

    馬車在街道上快速前行。

    從鴻雁商行出來,易老就感到了莫名的壓抑,似乎有濃濃的危險,隨時都會出現。

    正因有這種感覺,不敢有停歇,加快車馬,迅速向府邸狂奔。

    嗖嗖嗖!

    就在這時,一連串破空的聲音急促響起,無數箭矢,從街道兩側,射了過來。

    普通的箭矢,對圣域強者沒什么用處,但這些都是特殊的羽箭,每一根射出,堪比圣域九重強者的一擊,這么多同時飛來,大圣強者都抵抗不住。

    “老師……”

    感受到羽箭的破空之聲,單曉天知道對方動手了,拳頭一緊,看向眼前的青年。

    “不要分心,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領悟我給你傳授的劍訣和劍法!”

    張懸淡淡道。

    “是!”見老師這樣說,知道肯定有辦法,單曉天不在多說,不斷回憶,老師講過的課程,對劍術的理解,也在飛躍提升。

    “想傷少爺,我和你們拼了……”

    二人的對話,易老并未聽到,看到漫天箭矢,再也按耐不住,一聲大喝,提起手中的馬鞭,揮舞雙臂,想要將其全部擋住,不要傷到少爺。

    他知道自己的實力,雖是圣域九重,可這些年為了照顧少爺,身體虧空,再加上當年也受了重傷,能發揮出圣域八重的力量就不錯了,面對這些羽箭,可能連幾個呼吸都擋不住。

    但,那又怎樣?

    或許這么長的時間,少爺就可以逃脫了。

    嗚嗚!

    整個人如同瘋魔,站起身來,正想著馬鞭擋不住,用身體也要擋住,就見急速射來的箭矢,擦著馬車就飛了過去。

    前后左右射過來的都一樣,一大片箭矢,竟然沒有一枚落在馬車上,甚至前面的馬,都連汗毛沒傷到一根。

    “這……是殺手?”

    眨巴眼睛,易老發懵。

    本以為在劫難逃,必死無疑,沒想到射了這么多箭,一根都沒射過來,就好像這些劍,故意避開了馬車一般……

    怎么會有這么菜的殺手?

    不光他懵了,負責截殺單曉天的首領,也有些懷疑人生了。

    “給我瞄準點!”

    忍不住,一聲大喝。

    “是!”

    身邊的十多個屬下,再次搭弓,羽箭快速射出。

    嗚嗚嗚!

    下一刻,奇怪的事情再次發生了,眾人像是被蒙住了眼睛一般,箭矢再次劃過了一個弧形,繞過馬車。

    撲哧!撲哧!撲哧!

    這次沒這么幸運,全部射在了四周埋伏的眾人身上,一個個頭上插著箭矢,宛如釘著長香。

    “我不信射不到,繼續給我射……”

    又一聲令下。

    又一撥人,躺在了地上。

    “繼續……”

    “老大,不能再繼續了,再繼續,我們都會被射死……”

    一個屬下聲音中帶著哭腔。

    首領急忙轉頭,這才發現,身邊的屬下已經死的差不多了,每一個都是頭上插著一根劍,不偏不倚,十分精準。

    四周布下的埋伏,也沒了動靜,顯然,已經被自己這群人射的差不多了,而自己這邊,也被對方射的沒剩幾個。

    我要射的是馬車,射的是單曉天……

    射自己人搞什么鬼?

    氣的哆嗦,首領快要瘋了。

    再也按耐不住,隨手拿起一個屬下的弓箭,瞄準易老的心臟,射了過去。

    他是大圣二重的強者,射出的長箭,夾帶著著真氣,流星一般,呼嘯而來。

    易老瞳孔一縮,身體一僵,然后,再次發現……從身邊擦過。

    “啊……”

    慘呼一聲,剛才還有人沒死絕,此刻,掛了。

    “怎么個情況……”

    再次搭弓,這次并未瞄準易老,而是對著天空射了出去。

    “啊……”

    兩個呼吸后,側面一聲慘呼,似乎又有個幸存家伙,再次中招。

    首領抓頭發,又分別向身后,射了兩箭……

    然后,又有兩聲慘呼。

    “我日……”

    首領瘋了。

    他不擅長射箭,正因如此,這次都沒弓箭過來,啥時候,也成神箭手了,只要隨便射,就能插著自己人?

    關鍵后面鬼影都沒有,箭還能自己拐過來,不偏不倚,都扎在屬下頭上……

    真日了狗了……

    不對,日狗,也需要分清頭還是屁股,還需要瞄準,也沒這么精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