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再入通神殿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再入通神殿

    見對方逃走,張懸微微一笑,站起身來,衣袖輕輕一揮。m.x23us

    呼啦!

    滿院子的尸體,頓時燃燒起來,片刻后變成灰燼,順著地下水道,流淌而去。

    院中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般,所有痕跡都消失的一干二凈。

    轉身走進了房間,盤膝坐了下來,繼續恢復體內的真氣。

    不得不說,煮葫蘆得到的水,的確效果不錯,這次肉身恢復,算是徹底適應了上蒼的空間和靈氣,吸收起來,變得順暢不少。

    修煉了一個多時辰,停了下來,精神溝通丹田:“葫蘆,你到底是什么?”

    他實在有些好奇。

    身上的傷勢之重,可以感受得到,煮葫蘆的水喝下就能恢復,這家伙,恐怕比想象的還要可怕。

    不然,也不可能讓丘吾古圣,專門布置空間陣法,培育了數萬年,甚至孔師都留有意念。

    “這里有不少我能吃的,只要給足夠吃的,就能出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葫蘆在丹田內扭動了一下,重新找了個舒服的地方躺著。

    又問了幾句,見這家伙不見兔子不撒鷹,張懸只好不再理會,從懷中取出通神玉符,遲疑了一下,精神一動,再次鉆了進去。

    “怎么還沒回來?”

    城主府,薛沉眉毛皺成疙瘩。

    按照正常情況,派去的精兵,應該早就殺了那個廢物回來了,怎么這都一個多時辰了,一點動靜都沒有?

    “你過去看看!”

    交代一個護衛一聲。

    護衛穿上夜行衣,飛掠而出,時間不長,一臉古怪的回到跟前:“回稟教官,單家什么動靜都沒有,單曉天和單易完好無損!”

    薛沉一呆:“這怎么可能?我的命令難道不明確?”

    專門交代了許久,用最快的速度殺了那三個人,結果,對方啥事都沒有……發生了什么?

    “去查一下,看看這群人到底去了哪里!”

    氣的快要爆炸,呵斥道。

    護衛再次離開,過了一會由來到跟前:“根據腳印和痕跡,他們全都進入了單家,不過,卻再沒離開……猜測不錯……可能都被殺,并且毀尸滅跡了!”

    “被殺?就憑那三個人?”

    薛沉愣住。

    五十多位精兵,每一個都有大圣一重的實力,為首的隊長更是二重,聯合在一起,大圣三重,甚至四重都能一戰,一去不回,一點動靜都沒散發出來……

    單曉天和那個路都走不動的傷員,真有這么強的實力?

    “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突然想起了山賊曹成立的話。

    單曉天家里有一匹很厲害的馬,好像還有一個會武技的車!

    難不成,這玩意真的存在?

    “教官,我們現在怎么辦?要不要繼續派人過去?”

    見他沉思,護衛看過來。

    “先不用了……如果真是他們所殺,已經有了防備,能殺這么多人,不介意殺死更多!”

    搖搖頭,將腦中亂七八糟的思緒拋開,薛沉眉毛皺起:“而且,天快亮了,一道鬧出動靜,對城主府的聲譽會有很大的損傷!”

    “這……難道死了這么多兄弟,就這樣算了?”

    護衛急忙看來。

    雖然城主府財大氣粗,可五十個護衛,也是花費了不知多少心血培育出來的,就這樣被殺干凈,氣泡都不冒一個,換做誰,都接受不了。

    薛沉目光一閃:“你去一趟鴻雁商行,路上仔細尋找每一個可以埋伏人的巷道,看看能不能找到,山賊的蹤跡或者尸體,打斗的痕跡也可以!”

    “好!”護衛再次走了出去,再次沒花費多久,回到房間:“回稟教官,訴甲巷,的確發現了一些尸體,和遺落的弓箭兵器,正是那些死去的山賊。”

    “嗯,派人將這些山賊的尸體,徹底毀掉,然后將兵器,和一些護衛的盔甲,染上血,帶到單家附近的地方,悄悄埋起來!”

    冷哼一聲,薛沉嘴角揚起。

    “埋兵器?”

    見他不解,薛沉眼中光芒閃爍:“單曉天一向廢物,單易的實力,又人所共知,如果查出,城主府有很多兵士,失去蹤跡,而他們府邸周圍,又找出山賊的兵器和護衛帶血的盔甲,你覺得會有什么樣的結果?”

    “這……他勾結山賊,殺死城主府的護衛……”護衛眼睛亮了。

    真要這樣做,這位單曉天,不用殺,也會攤上官司,身敗名裂是輕的,弄不好,還會因此被斬首示眾。

    山賊禍害百姓,早已被人深惡痛絕,如果知道他與之有勾結,必然遭到唾棄。

    退婚,也就變得理所當然了。

    城主府這種高尚之地,怎么可能被聲明狼藉之人玷污?

    “不錯,明天一早,立刻放出風聲,就說城主府有五十人的護衛,發現了山賊的蹤跡,前去追拿,結果失去了蹤跡,需要全城尋找……這件事,鬧得動靜越大越好,最好人人都知道!”

    薛沉笑了笑:“等輿論發酵的差不多,例行公事,去單家搜尋,找到兵器和帶血的盔甲……剩下的就好辦了!”

    “是!”

    聽到教官,根據不利情況立刻設計出如此精妙的布局,護衛佩服的五體投地,同時忍不住道:“如果,他不承認呢?”

    薛沉目光一寒:“由不得他不承認,只要搜出來,否認也無用!進了城主府,官字兩張口,想讓他有什么罪名,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這倒是……”

    護衛點了點頭:“屬下這就去辦!”

    “二小姐,你找我?”

    薛沉這邊安排陷害單曉天,薛琴則回到自己的閨房,久久無法入睡,過了不知多久,將伺候凌云劍閣弟子霍江河的一個青年找了過來。

    這個青年,也是凌云劍閣的人,和她一樣,同為雜役弟子,相當于貼身的仆從,負責外門弟子的起居和生活,免得被俗世困擾,不能專心修煉。

    “這點錢,是我的一點心意,還望師兄笑納!”

    一擺手,一個丫鬟遞來一袋子金幣,晃了晃,嘩啦作響,足有一百多枚。

    “大家都是師兄妹,二小姐客氣了……”青年眼睛一亮,將袋子拿在掌心。

    他這種雜役弟子,平時是沒什么油水的,一下給了這么多,立刻欣喜若狂。

    “霍師兄,今晚上回來,可有說些什么?”

    薛琴看過來。

    “師兄沒說什么……”青年這才明白對方的目的,愣了一下,想起什么道:“對了,他說……通神殿那個叫天涯的人,一出現就通知他!”

    “天涯?”

    薛琴疑惑。

    “是這樣的……”青年知道事情的始末,很快講了一遍。

    “原來如此……如果這位天涯出現,希望還勞煩,師兄提前和我說一聲,我親自去通知霍師兄!”薛琴一招手又遞來一袋子金幣。

    “這個好說!”

    眼睛放光,青年連連點頭。

    這件事對他來說,不算什么,能夠得到好處,何樂不為?

    話音未落,突然青年低頭,從懷中取出一枚玉符,看了一眼,眼睛亮了:“二小姐果然好運氣,那位天涯進入通神殿了,和我一起去找師兄吧!”

    “好!”

    薛琴急忙起身,緊跟在青年身后,向霍江河所在的院落走去。

    時間不長來到跟前。

    “上來了?”

    聽到二人過來稟報,霍江河眼睛瞇了起來。

    “師兄,這是星耀城通神殿的通神玉符……”

    薛琴急忙拿出兩枚玉符遞了過來。

    玉符盡管很珍貴,但對于城主府來說,不算什么。

    “嗯!”見女孩這么識趣,霍江河站起身來道:“跟我一起進去吧,剛好也讓你見識一下,我凌云劍閣,真正的劍術!”

    “多謝師兄!”

    見對方沒有怪罪的意思,薛琴這才松了口氣,溝通玉符。

    嗡!嗡!

    二人同時進入其中。

    “還是不方便,看能不能買一枚空間戒指!”

    在名師大陸用慣了空間戒指,這里什么都沒有,裝東西實在太麻煩了,所以,張懸這次進來,就是想問問,這里能不能買到,價格又是多少。

    雖然外面是半夜,但通神殿依舊人滿為患,而且,這里是沒有黑夜的,很快來到前臺,將自己的目的問了出來。

    “儲物戒指,可以買到,一枚五十萬通神幣!”

    服務員道。

    “五十萬?”張懸眉毛一跳。

    真夠貴的!

    難怪單家這樣的大家族,都沒有一枚。

    “我之前連續挑戰八場獲勝,現在挑戰,是按第一場算,還是第九場算?”

    停頓了一下,看過來。

    公開賽對他來說,是目前賺錢最快的方法,只不過……他中途離開了,如果按照第一場算,收入很微弱!

    按照第八場的話,估計又沒人過來……

    星耀城就這么大,高手就這么多,自己連續挑戰了這多人,不少人已經不愿意花錢故意找輸了。

    “你連續獲勝八場,參加初級比賽,可能想要與你挑戰的已經不多了,至于中級比試,今天并沒有場次,最早也要后天,再說,你的等級也不太夠!”

    服務員看了一下,道。

    “中級比試?”

    張懸疑惑。

    初級、中級,怎么回事?

    難道公開賽,還要分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