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抓捕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抓捕

    青源城城邊的酒館包廂里,幾個人坐在其中,眼睛時不時的看向不遠處的一座府邸。

    “張師,這就是陳哲的住處……”

    吳師悄悄傳音。

    天一黑,他們就來到了這里,有名師堂提前安排,沒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嗯!”

    神識蔓延,不遠處這座府邸,盡在眼底。

    別人的神識,哪怕是吳師,也只能蔓延400米左右,而張懸的,直接2500米的范圍,周圍只要有什么風吹草動,都能提前預知,根本不需要藏到這位陳哲的家中。

    “這府邸修筑的倒是挺豪華、挺堅固的!”

    掃了一圈,張懸感慨。

    這位陳哲,在他眼里沒什么名氣,也不顯山露水,實際上卻是實打實的六星巔峰名師,更是副堂主的親傳學生……整個帝都,都算是身份比較高貴。

    因此,他的府邸,各種陣法,布置的密密麻麻,甚至有的都達到了七星,裝修和忠親王府比,盡管遠遠不如,但是也比普通家族強大太多了。

    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

    不知吳師用了什么方法,整座府邸,并未因為陳哲的死,鬧出太大動靜,反而十分平靜。

    “張師,咱們需要提前做些什么不?”

    吳師沉思了片刻,道:“據我所知,這位田青,也好像有一柄中品圣器,級別可能不如金源鼎,卻能和他的實力相得益彰,發揮出極強的戰斗力!”

    “不需要提前準備,準備太多,萬一對方有所發現,逃走了,我們可沒時間與其周旋!”

    張懸搖頭。

    提前準備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對方府邸布置出各種各樣的陣法,埋伏更多的名師,這樣動靜太大,萬一魚兒不上鉤,反倒麻煩。

    “那……”吳師有些擔心。

    “不用擔心,他的實力,就算很強,只要沒超過茍堂主,咱們自保就沒問題,屆時動靜鬧大,完全可以通知戰師堂的人前來……”

    張懸道。

    這位田青他與之交過手,不是自己的對手,就算有什么厲害的法寶,自己等人自保沒任何問題,實在不行,讓邢堂主帶人過來,戰師堂精銳盡出的話,就算對方是真正的出竅境強者,在這里,也難逃隕落。

    “這倒是!”

    點點頭,吳師松了口氣。

    知道有可能會遇到大戰,眾人一邊觀察的,一邊修煉,各自將自身的狀態調整到巔峰。

    等了不知多久,月亮都有些西墜,張懸突然起身:“來了!”

    吳師等人一愣。

    他們無論眼中還是神識感應,都空無一物,找不到半個人影,什么來了?

    “已經進入府邸……”見他們滿是不解,張懸搖了搖頭:“從地下過來的!”

    “地下?”

    眾人滿是不可思議的看過來。

    地下,神識難以穿透,這也能發現?

    “對方非常小心,從隔壁的府邸,悄悄潛入,不知用了什么秘法,鉆入地下,動作雖然很細微,不過……我提前就發現了他的身影,現在過去甕中捉鱉!”

    張懸輕輕一笑。

    這種鉆入地下的手段,當初在靖遠城毒殿的時候,見過一次,是青田十大王者之一,土葉王最為擅長的絕招。

    正因為見過,他神識蔓延的時候,將地下的情況也悄悄觀察了,剛好看到了這一幕。

    “好!”

    眾人起身,從窗戶飛出,筆直向眼前的府邸飛了過去,來到中間的院子,張懸示意眾人分在四周悄悄站好,而自己則來到一處,輕輕一彈,幾枚陣旗插在了地上。

    腳掌在地面一踏,眉毛揚起:“出來!”

    地面立刻晃動起來,一個人影筆直被他硬生生從地下拔了出來,重重摔在地上。

    這人一身黑衣,隱藏在黑夜之中,看不清楚,不過,眾人都擁有元神境的實力,目力驚人,立刻認出了容貌。

    “田青,果然是你……”

    吳師臉色一沉:“給我走吧!”

    說完,大手一抓,一股強大的力量,立刻碾壓而至,似乎要將人撕碎。

    似乎沒想到,有人埋伏在這里,田青瞳孔一縮,雙臂擋住他的攻擊,身體一晃,急速向前竄出。

    “逃?逃得掉嗎?”

    一聲輕笑,張九霄手指一點,劍芒呼嘯,自空而下。

    正是他那柄中品圣器長劍。

    聽過張懸的授課后,這柄劍,雖然還沒突破半步出竅,力量卻也更加強大了,再加上張九霄的修為配合,劍氣輝煌,橫穿數十米的距離,眨眼功夫就來到田青跟前。

    臉色一沉,田青也不猶豫,掌心翻滾,同樣一柄長劍,迎了上去。

    叮叮叮!

    劍芒在空中連續對碰數十次,張九霄連連后退。

    就算他實力強勁,但對方比他高了整整一個大級別,相同級別的兵器對碰,力量上,還是略有不如。

    擋住吳師、擊退張九霄只是電光火花的一瞬間,身體一縱,田青剛跳出半米多高,就感到幾道兇猛的力量從四周撕扯而來。

    正是名師堂前來的幾位長老。

    這幾人也都是元神境巔峰強者,知道眼前這位強大,不敢絲毫藏拙,全都取出了兵器,劍氣四面八方,形成了一道墻壁,橫亙在上空。

    一旦這位繼續跳起,必然會被劈成兩截。

    臉色難看,知道上方已經無路可走,田青長劍一蕩,整個人借力,立刻下墜,剛穩住身形,吳師、張九霄的攻擊再次席卷而來。

    剛來到這里,張懸就做出了安排,吳師、張九霄二人攻擊力最強,主力進攻,剩下的四人,在一側掩護,形成天羅地網,不能讓這家伙逃掉。

    見幾人圍攻,田青不是對手,張懸松了口氣,眼中紋理浮現,向四周看去。

    既然對方冒險前來,那么這里,就肯定有對方認為比生命還重要的秘密。

    這是陳哲府邸的后花園,沒什么人來,再加上戰斗一開始,就封印了四周,就更沒人知曉了。

    看了一圈,突然眉頭一皺。

    幾步來到院中的幾顆大樹跟前。

    是圣域級別的留香樹,能夠結出留香果。

    這東西雖然屬于圣域藥材,卻沒有任何讓人提升修為作用,唯一的用處就是服用一枚,可以讓香氣在體內留存一年……是貴婦、女孩才喜歡使用的。

    沒想到陳哲的后花園,居然一口氣種了整整七株,還沒來到跟前,就感到濃郁的香氣,直沖鼻孔,讓人有些沉醉。

    不得不說,留香果的香味的確好聞,如果放在女子身上,的確能將人迷的欲仙欲死,無法自拔。

    不過,張懸并不是專門看這種圣藥的,而是腳底下丈量了一圈。

    “七星鎖息陣……用圣域級別的藥材,代替陣旗,封鎖氣息,進行隱藏,這個辦法的確不錯!”

    張懸暗暗點頭。

    身為七星巔峰陣法師,別人看起來,這只是幾棵樹,但他很輕松就看出,是一個特殊的陣法。

    和當初他布置的鎖息陣一樣,能夠封鎖氣息,雖然簡單,但借助了圣域留香樹的力量,達到了七星巔峰的級別,再配合周圍其他陣法的掩護,不仔細觀察的話,就算是他,都沒察覺。

    還是剛用明理之眼,察覺到這里有靈氣波動,才推算出來。

    “一個六星名師,在家里布置了七星巔峰鎖息大陣……我倒要看看,這下面藏了什么!”

    又走了兩步,腳掌再次一踏。

    嘩啦!

    地面立刻被掀開,一個石門出現在眼前。

    手掌輕輕一壓,將上面刻畫的符文抹去,張懸抬腳走了進去。

    石門后面是一連串向下蔓延的樓梯,不知用什么東西雕刻而成,異常漆黑,夜明珠的光芒照耀下,都有些看不清楚。

    明理之眼運轉,這才清晰了不少。

    “是星輝石……”

    張懸皺眉。

    將鑒寶師公會和名師堂的書籍全部看完后,對大陸上的一些奇特礦石,知道了不少。

    星輝石,一種特別古怪的石頭,可以吸收光芒,讓一片區域奇黑無比,眼睛都看不到。

    當然,如果有特殊方法的話,同樣能讓其將吸收的光芒散發出來,照耀左右,宛如星辰。

    正因如此,才得到這個名字。

    眼前這個,伸手不見五指,明顯是被用特殊手法提煉過,只能吸收,無法激活。

    不過,對于張懸來說,影響不大,緩步向下走去。

    大概行走了七、八十米,來到堅硬的地面,抬頭看去,忍不住一愣。

    是個寬闊的地宮。

    中間是個巨大的通往地心大洞,無數熔巖,被一個大陣困在其中,釋放出巨大的能量。

    “這個陣法……恐怕要達到八星級別了!”

    眼前這個陣法,用特殊的材料堆積而成,級別之高,絲毫不弱于丘吾宮的那些,恐怕已然達到了八星級別。

    一個六星名師后花園,藏了一個隱藏氣息的七星巔峰陣法不說,下面的地宮竟然還有一個八星陣法……

    說不奇怪是假的。

    “這是給什么東西提供動力……”

    這個陣法,是將地心熔巖的力量匯聚起來,給某些東西,進行催動。

    抬頭沿著陣法能量匯聚的地方看了過去,張懸瞳孔一縮:“這是,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