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欲加之罪
    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欲加之罪

    “剩下的人,有可能是同謀,也一起抓了……”

    很快,兵士將張懸和易老也鎖住,帶著走出了院子。

    張懸并未反抗,而是悄悄傳音過去,聽到吩咐,單曉天不在慌張,再次恢復了坡腳的模樣,身體縮成一團,顯得有些矮小,體內的實力,也借助老師傳授的特殊法訣隱匿起來,外人看來,只有圣域六重。

    離開院落,進入馬車,時間不長,到了城主府。

    此刻的城主府,已經堆滿了人,密密麻麻足有上千之多,都在議論山賊的事情。

    顯然,薛沉一早讓人放出的消息,起到了效果。

    “山賊入城的事,城主府十分關心,經過縝密的查訪,發現與單家的單曉天有關,諸位都知道,我們二小姐和他有婚約關系,為了避嫌,現在進行公開審訊,絕不偏私袒護!”

    站在人群前方,薛沉露出大公無私的表情。

    “不愧是城主府,這么快就查出來了!”

    “勾結山賊,人人得而誅之!沒想到這位單曉天會這樣做!”

    看到抓住的是單曉天,所有人壓低了聲音。

    兩者之間聯姻的事,城內不少人都知道,勾結山賊,鬧得這么大,竟然查到了自己人,眾人也想看看,城主到底什么態度,是不是還能做到,公平公正。

    看著眼前一瘸一拐走過來的少年,薛沉眼皮一抬:“傳物證!”

    話音結束,幾個兵士將之前的甲胄和弓箭放在地上,緊接著一個中年人走了上來:“回稟大人,這些我都已經檢驗過,弓箭的確為山賊曹成立等人使用,上面還有他們留下的指紋。至于這些甲胄,是城主府普通兵士配備的,統一制服,上面的血液,是昨天夜里留下的!”

    “回稟大人,我昨夜修煉的時候,聽到外面有動靜,悄悄通過窗戶看了一眼,發現不少身穿黑色衣服的人,趁夜潛入單家,看樣子像是在進行某種交易!”

    緊接著一個中年人走了上來。

    單曉天看了一眼,認出對方。

    是距離他府邸不遠的一家住戶,平時相處的還不錯。

    “昨夜我也看到了,大概有幾十個人,我當時很奇怪,剛好帶著記錄玉晶,就將當時的情況,記錄了下來!”

    又一人也走了過來,也是單曉天的鄰居。

    說完,激活了記錄玉晶,上面記錄的影像,立刻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月夜,一群夜行人,穿著山賊統一的服飾,悄無聲息的進入了單曉天的府邸,然后……再沒出來,也沒有任何動靜。

    “我之前還以為,是不是有什么矛盾,沒想到是真的!”

    “單曉天為何要勾結山賊?”

    “我也覺得奇怪,單家雖然沒落了,溫飽之類不算什么,為何要冒險?”

    看清楚玉晶中記錄的內容,四周一陣嘩然。

    之前還覺得疑惑的,此刻全都看向中間被抓住的單曉天,滿是不敢相信。

    單家,十多年前,是玄江城最大的家族,沒有之一!

    族內強者數不勝數,破碎虛空境界的,就有足足三位之多,連城主府,都不敢與之為敵,只能聯姻。

    雖然一夜之間,遭受變故,慘遭滅門,強者幾乎全部死絕,但家業猶在,為何要做出勾結山賊的事情?

    實在令人費解。

    “二小姐……”

    就在眾人疑惑的時候,一個著急的聲音響起,眾人齊刷刷看去,隨即看到二小姐薛琴,急匆匆走了過來。

    看到是他,眾人全都露出古怪之色。

    單曉天與之有婚約,此刻應該避嫌,卻直接沖出來,難道有什么事情?

    “為什么?”

    不理會丫鬟的阻攔,看向大廳中間的單曉天眼眶泛紅,薛琴滿是不敢相信的表情。

    “你我自小有婚約,你雖然不能修煉,但我從未嫌棄,始終如一!這次,凌云劍閣前來招收弟子,我覺得是機會,經過努力,通過了霍師兄的選拔,成為雜役弟子……本來想著,只要進入宗門,就有可能找到更好的藥物,幫你恢復傷勢,讓你能夠重新修煉,恢復家族的威名……”

    薛琴露出悲哀:“本以為是好消息,派人通知你!可你為何要勾結山賊,阻止這件事?甚至還將我抓住,對我毆打,讓我改變主意……你難道以為,我進入宗門,就會將你忘記?故意想要讓我失去這次機會?可你知不知道……我之所以要進入宗門,都是為了你啊……”

    說完,眼淚從眼眶中流了出來,眼中的哀怨,我見猶憐。

    “原來是二小姐,通過了凌云劍閣的選拔,這位單曉天心生自卑,打算阻止這件事!”

    “單家仇人不少,這位單曉天之所以能活到現在,主要因為城主府和二小姐的庇護,一旦二小姐離開,進入宗門,他后面會過得如何,誰都不知道,可能擔心遇到危險,這才鋌而走險,做出這種事吧!”

    “只要二小姐失蹤,無法和霍師兄等人離開,就等于失去了這次機會,從而一直留在城主府,甚至與之婚配……這樣以來,他也就安全,不會出現任何變故了!”

    “根由在這,難怪……你看二小姐的臉,似乎有些紅腫,肯定被那些山賊綁架,受了不少罪!”

    “是啊,不然,堂堂城主府二小姐,誰敢打她?”

    “山賊只要給錢,就會辦事,誰都懷疑不到他頭上,還真是好計策!”

    聽到哭訴,所有人這才恍然大悟,再次看向單曉天充滿了厭惡。

    一個女人,為了你做了這么多,居然不知感恩,還做出這種事,丟人現眼!

    “厲害!”

    被鎖在一側的張懸,本來昏昏欲睡,看到這位二小姐一出現,立刻將眾人情緒調動起來,忍不住感慨一聲。

    這種厲害的人,前世不當個影后,都屈才了。

    人人都有同情弱者和女人的心理,更何況漂亮的女人,梨花帶雨。

    本來,所謂的物證、人證,還不足以給單曉天定罪,畢竟,他的動機不足,為何要得罪城主府,去勾結殺人如麻的山賊?

    此刻,所有的理由都足夠了。

    剛好也解釋了,二小姐通過凌云劍閣考核的事情!

    這樣,這位薛琴非但名氣上沒有損害,還成了忠烈之女,讓人欽佩。

    單曉天成了渣男,退婚也就成了理所當然。

    好計策,好計謀!

    一招顛倒黑白,用的真是順暢,毫無違和。

    將這一幕看在眼里,單曉天也氣的快要炸了。

    主動退婚,我同意了,不滿意,讓我作踐自己!不同意,就殺人。結果殺人不成,給我身上潑污水……

    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小姐,不要生氣,這種人,不配你傷心!”

    見輿論已經被自己等人控制,薛沉知道自己的計劃成功了,這位單曉天,就算說得再多,也肯定無用,這才松了口氣,兩步來到跟前,安慰了一句,看向不遠處的丫鬟:“好了,還不快帶小姐回去?”

    “是!”丫鬟急匆匆來到跟前。

    做完這些,薛沉這才轉頭看向不遠處的少年,目光中帶著冰冷:“現在證據確鑿,你還有什么話說?”

    “按照你們的意思,是我,因為薛琴小姐,通過凌云劍閣的考核,心生自卑,才勾結山賊,破壞她成為雜役弟子是吧?”

    知道此刻說的再多,都是狡辯,單曉天淡淡看了過來。

    “知道就好,怎么,證據確鑿之下,還想否認?”

    薛沉冷笑。

    “否認?”單曉天搖了搖頭:“我……要見凌云劍閣的霍江河師兄!”

    “放肆!你一個廢物,有什么資格見霍師兄?”

    還以為他會不承認,說出之前退婚的事,真那樣的話,也剛好準備了對策,能讓其直接墜入陷阱,再無翻身可能!

    可對方,不說這件事,反倒要見霍師兄……要干什么?

    “我是沒資格……不過,我聽說,凌云劍閣招收弟子,只要通過霍師兄的考核,就算成為其中弟子……我身為玄江城的人,而且年齡符合,也有資格參加考核吧!”

    單曉天笑道。

    “任何人,都有機會,通過考核是能成為凌云劍閣的弟子……而你,最沒機會!不要癡人說夢了!”

    聽到他的話,薛沉立刻大笑起來,像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好聽的笑話。

    一個只有圣域六重的廢物,竟然想著參加考核凌云劍閣的考核,誰給的膽子?

    “更何況,霍師兄,蛟龍一般的人物,你覺得會專門為你一個廢物,進行考核?”

    薛沉繼續道。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能夠參加考核的,無一不是人中龍鳳,這家伙坡腳,還又不能修煉……真要笑死人嗎?”

    “霍師兄正忙的選拔真正的天才,哪有功夫,來考核一個廢物!”

    “估計是腦子壞了……”

    下方一陣嘩然,一個露出玩味的笑意。

    “好了,乖乖認罪,可以免收皮肉之苦……霍師兄不可能專門過來,考核你這樣一個廢物……”

    打斷眾人的議論,薛沉一聲大喝,剛想繼續說下去,就聽到院子外面,響起了一個淡淡的聲音。

    “我為何不能過來考核?”

    緊接著,一個高大的身影,大步走了進來。

    正是霍江河。

    (崩潰了,不解釋還好,一解釋,更多人不理解了。一身功力是十成,這個明白吧?六分之一的力量就是10÷61.666成……有問題嗎?如果還不明白,一身力量用了五分之一,也就是兩成功力……這總該懂了吧。別再單獨找我,qq、微信、微博……不用跟我解釋,我說過,我不會寫錯。你們必須相信我的職業操守。雖然我是體育老師,但我大學四年總成績全系第一畢業。高考當年,體育生中,也是全縣排名前三。高考數學,124分,理綜270分,就英語太差,40分,才走的體育。報考老師,筆試全省第二,面試全省第一,總成績全省第一。雖不是學霸,至少不是學渣,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謝謝。ps:計算過了,以上解釋不收費。)

    。零點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