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是他是他就是他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是他是他就是他

    身為當事者的張懸,不知道這種情況,而是一路疾行,時間不長,來到山頂的演武場。

    這里已是人山人海,上萬名內門弟子,接到訊息后,全都停止修煉,匯聚而來。

    跟在眾人身后,張懸找了個角落,躲了起來,反正現在人多,也沒人注意他一個普通人。

    “諸位想必都猜出來,將你們找來的意思!”

    人群中間,一個老者環顧一周,聲音傳入每個人的耳朵。

    內門第二長老,黃友!

    所有內門弟子,聽到長老的話,全都臉色一紅,低下頭顱。

    剛被人在通神殿挑了,長老就將其召集過來,再傻也明白怎么回事。

    “凌云劍閣內門,傳承數千年,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雖不知道,那位‘我很低調’是你們之中的誰,但能做以一己之力,戰勝同級別五千人,也算開辟劍閣的先河了!他是值得表揚,但其他人,整整五千圍攻,連一人都殺不掉……我只想問問,你們這些年都學了什么?天天在宗門吃白飯嗎?”

    向眾人看去,黃友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也不知道是憤怒,還是高興。

    聽到呵斥,眾人全都臉色漲紅,面容尷尬。

    五千人圍攻,卻被一人殺死……的確是奇恥大辱,無論怎么辯駁,都辯駁不掉的。

    只是……

    貌似,你偷偷跑過去也被人家殺了,大家大傻不笑二傻,五十步不笑百步。

    “這位‘我很低調’,我們的確不是對手,只是……這么厲害,會不會是核心弟子偽裝的?”

    一個內門弟子,忍不住問道。

    這話一出,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鳴。

    內門弟子有多厲害,大家都很清楚,一下冒出比普通人強大一點的,讓人相信,可……強大這么多,就有些費解了。

    “我和木長老等人,專門去劍閣亭查了,對方的實力為實打實的破碎虛空巔峰!這是查詢的結果……”

    似乎知道眾人有這樣的懷疑,黃友神色淡然,手指一點。

    一個記錄影像浮現在空中,正是之前幾位長老去查詢的情景,很快墻壁顯示出了實力,和他說的一模一樣。

    “破碎虛空巔峰……內門弟子!”

    “內門真的可以這么強?”

    “同級別能有這么強大?”

    看完這一幕,眾人明白,那位“我很低調”,是實打實的內門弟子,之前的質疑,全都煙消云散。

    “現在還有何話說?”

    將影像播放完畢,黃友長老冷冷看過來,聲音中帶著冷漠:“比不過,就覺得對方是核心……你們可找過自身的原因?”

    不待眾人回答,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凌厲,越來越厚重,壓的人喘不過氣來:“同級別,為什么,‘我很低調’能夠這么強大?是因為,他和自己的外號一樣,低調的沒人知道,沒人注意!從不參加比試,從不與人爭鋒斗狠,甚至,都不怎么出手!一心只有修煉,修煉,在修煉!花費了別人不知多少倍的心血和汗水,才換來了今天的成就!而你們呢?”

    聲音更加響亮:“整天比斗,顯露身份,以引得別人注意為主要目的,修為卻從沒那么上心……如何能修煉出絕世劍術?成為真正的強者?”

    眾人同時羞愧的無地自容。

    張懸扶著下巴。

    自己從不參加比賽,從不與人爭鋒斗狠……是因為,才來到劍閣,不到一天……

    不過,修煉花費了別人不知多少倍的心血和低調……倒是真的。

    “所以,失敗了不要抱怨,那是因為你們付出的還不夠,沒別人天才的同時,還沒別人努力!”黃長老的聲音繼續響起:“從今天開始,我希望你們能夠將自己丟掉的恥辱,重新撿回來,讓我們內門,變得更加強大!能不能做到?有沒有信心?”

    “能!”

    “有!”

    一個個拳頭捏緊,眾人牙齒咬緊。

    見他們氣勢如虹,張懸松了口氣。

    還以為查出自己的身份了,嚇得急忙跑過來,鬧了半天,拿自己當反派,激勵眾人的氣勢。

    “言盡于此,既然你們有信心,那我就拭目以待!”黃友長老點了點頭,大手一揮:“另外,你們誰是‘我很低調’,最好能主動過來找我……”

    “回吧……”

    見沒查到自己的具體身份,張懸松了口氣,從藏身處走出來,剛想著,是不是要去落雨臺,就聽到一個著急的喊聲響起:“是他,是他,就是他,我找到了……”

    這個聲音響起的極其突兀,而且很是著急,立刻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

    張懸也轉過頭,一看之下,汗毛立刻炸起,差點沒暈過去。

    只見喊出聲音的家伙,正指著自己,所有弟子的目光,也都齊刷刷看了過來。

    “擦……”

    頭皮炸開,張懸瘋了。

    該不會,就這樣被人認出來了吧!

    真要如此,還怎么低調?

    最重要的是,確認了身份,也不用修煉了,每天跑過來挑戰的就不知多少,煩都能煩死……

    畢竟,人人都想揚名立萬,出人頭地,斬殺五千人,做不到,只要將自己擊敗,就等于獲得了更高的成就……

    “不是我,不是我,你認錯了……”

    張懸扭頭就跑,速度快的宛如脫韁的野馬,眨眼功夫就失去了蹤跡。

    “別跑……”

    喊出聲的內門弟子,見這家伙,逃的這么快,也情不自禁的呆住。

    剛想追上去,就感到身邊一股濃重的壓力襲來,黃友長老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跟前:“你剛才說,是他,他是誰?”

    “是一個賣假藥……哦,不,賣真藥的!”

    這位弟子急忙躬身。

    “……”黃友長老面皮抖動,恨不得將眼前這二貨,一巴掌抽死。

    自己正在說那位“我很低調”,這家伙就“是他,是他”的亂喊,對方更是嚇得著急逃竄……還以為找到那位一挑五千的強者了,沒想到,只是個賣藥的……

    遇到賣藥的,不至于這么激動吧!

    “是……白阮卿師姐找他,一直找不到,剛看到,所以有些激動……”看到黃長老的面色不對,這位弟子急忙道。

    這位,雖不是張懸擺攤時,靠的最近的那位,卻也是當初內門交易場的一員,見過張懸的模樣。

    只不過,張懸沒怎么注意對方罷了。

    “白阮卿找他?”黃友長老皺眉。

    白阮卿這個核心弟子,他作為長老也有耳聞的,白葉長老的親孫女,找一個內門弟子干什么?

    “是,好像是買了他的藥,效果還不錯,想要找他再買一些……”這位弟子回答。

    “去幫白阮卿去找,別惹她生氣……”

    還以為是“我也低調”,既然不是,黃友長老再沒了興趣,無奈的擺了擺手。

    “嗯……”這位弟子連忙點頭,來不及去找劉路杰等人,快速向山下張懸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好險……”

    跑了不知多遠,沒發現有人追,張懸這才停了下來,揉揉眉心。

    他只想做個平凡人,低調的活著……這么難嗎?

    可……我是真的不想這么優秀啊!

    “有人發現,身份肯定暴露了……”張懸思索。

    雖不知道,是怎么泄露的,但只要自己不承認,不顯露實力,對方應該找不到證據,證明自己就是“我很低調”!

    “必須將‘我很低調’這枚通神玉符毀掉……”

    不毀掉,一旦被追上,只要核對,很輕松就能找到自己的確切身份,到時候真就百口莫辯了。

    “幸好,之前打賭賺的劍閣幣,用的是一張不記名的卡片,對方查詢不到,不用擔心這東西找不回來……”

    手腕一翻,將“我很低調”的通神玉符取出來,隨手捏碎,張懸這才松了口氣。

    通神玉符內,經常比武,被殺是常有的事,因此,不少人都將其中交易的錢財,放在不記名的卡片上,無論換多少玉符,進入其中,都能輕松找回。

    所以,玉符即便毀了,錢也不會損失。

    做完這些,張懸放下心來,這時發現,剛才指著他的那個人,已經追了上來。

    向對方身后看去,并未發現更多人,張懸松了口氣,滿是疑惑。

    這家伙都喊出自己是“我很低調”了,那位黃友長老和其他人應該都會追過來吧?

    為何只有一人?

    難道是怕嚇著自己?

    不過,不管怎么樣,不管對方怎么說,不承認就是!

    反正玉符已經被捏碎,死無對證了……

    “這位兄弟,你跑的好快……”

    剛才那位弟子,來到跟前,大口喘著粗氣。

    雖然張懸剛才逃走,為了防止別人看出異常,已經用了很慢速度,也不是對方可以輕易追上的。

    “還好讓我第一個認出你,并且追到,哈哈,這下我發達了……”

    眼睛放光,這位弟子看向眼前的張懸,像是看到了寶藏。

    “認出我?你可別胡說,我可不是‘我很低調’那位英雄無比,強大無匹的英俊美男,他如同太陽一般耀眼、光明……而我只是普通的內門弟子,不值一提……胡亂說話,會死人的!”張懸急忙擺手。

    “‘我很低調’?我沒說……你是‘我很低調’啊?”

    這位弟子一愣,有些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