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章 敢不敢打賭?
    第二千章 敢不敢打賭?

    張懸差點沒氣暈過去。

    早知道葫蘆不靠譜,沒想到這么不靠譜!

    我讓你吞掉神殿眾人手中的劍,你把仇火長老的劍吞掉干什么?

    他是凌云劍閣的長老,最擅長的就是劍法,長劍沒了,還怎么打?

    嘭嘭嘭嘭!

    想法還沒結束,那邊的兩位黑袍真仙再次和仇火長老對戰在一起。

    沒了長劍的仇火長老,戰斗力果然受到了影響,兩大真仙的圍攻下,漸漸落入下風。

    “盡快殺了這個,過去幫忙……”

    知道時間耽誤不得,張懸再沒空讓葫蘆吐出來,桐裳劍一抖,向眼前的黑袍人刺了過來。

    沒了劍,黑袍人戰力大大受損,連續幾招過后,身上再次被刺出幾個口子。

    一邊進攻,一邊悄悄看向那位仙君境強者,見對方并沒有過來幫忙的意思,這才松了口氣,劍上的威力加大。

    撲哧!

    三招過后,一劍刺穿對方眉心,輕輕一攪。

    黑袍人立刻炸開,當場斷絕了呼吸。

    那位仙君強者依舊沒動,像是不關自己的事情一般。

    “神殿的人,一向冷漠,只在乎任務能不能完成,同伴死與不死,都無所謂……”

    滿是奇怪,就聽到仇火長老的傳音在耳邊響起。

    應了一聲,張懸提著長劍來到跟前,對著一位真仙境的家伙刺了過去。

    他修為突破到真仙,又有桐裳劍,戰斗力,比起一般的仙君強者都絲毫不弱,眨眼功夫就戰斗在一起,難分高低。

    “桐裳劍……你煉化了?”

    仇火長老壓力減輕,連續幾掌將對面的黑袍人劈退,滿是疑惑的看過來。

    這柄劍,是宗主剛送的,對方啥都沒做,就跑到烏海城,通神殿、鑒寶,各種折騰……怎么一拿出來就煉化了?而且人劍合一,桐裳劍完美認可了對方?

    仙君級別的長劍,這么容易煉化的?

    真是這樣……自己煉化那柄劍的時候,為何花費了這么大代價?

    鮮血就消耗了好幾升,資源更是不計其數……

    不想到還好,一想到花費這么多精力和鮮血,好不容易煉化的寶劍,突然消失,仇火長老心臟就抽搐般的疼痛,再次看向眼前的真仙境黑袍人,怒火燃燒。

    肯定是這群家伙搞的鬼!

    不然,怎么和他們戰斗的時候不見了?

    “把我劍,給我還回來……”

    嘭嘭嘭嘭!

    掌力越來越雄厚,一招比一招強大。

    他本身就是仙君巔峰,全力施展,整個空間都似乎在晃動,似乎隨時都會承受不住。

    被錘擊的連續吐了幾口血,黑袍人都要瘋了。

    特么有病啊……劍不是我拿的……

    我就算拿,也只拿走你的,干嘛連我自己的都弄沒了?

    “給我把劍還回來……”

    仇火長老宛如瘋魔。

    見對方沒辦法講道理,黑袍人也徹底怒了:“我說沒拿就沒拿,應該是你還我的劍……”

    一聲長嘶,剛想沖過去與之拼命,突然菊花一陣劇烈疼痛,急忙轉頭,隨即看到正在和另外一個同伴戰斗的張懸,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后,一劍捅了進去。

    “啊啊啊……”

    鮮血噴出,黑袍人快要抓狂了。

    “不好意思,插錯了……”

    剛想動手,就見青年一臉不好意思,手掌一抖,拔出長劍,繼續對同伴刺了過去。

    “你……”

    氣的發瘋,但前面還有一個仙君強者,不敢輕忽,只好繼續對仇火長老進攻而來,才打了兩招,菊花再次一疼,急忙轉頭,就見張懸再次一臉歉意的看過來:“又插錯了!”

    “插錯你妹……”

    這家伙真要瘋了。

    你在和別人戰斗,卻跑過來插我……

    還插錯?

    有錯的這么離譜的嗎?

    絕對就是故意的!

    快要炸裂,剛想對他出手,感到面前壓力再來,仇火長老再次沖了過來。

    連續幾掌壓迫的動彈不得,鮮血噴出,體內經脈被震的亂七八糟,已然受了重傷。

    “不行,這樣下去會死……”

    臉色難看,正想該如何解決,菊花再次一疼。

    轉頭看來,就見張懸又滿臉歉意的擺手:“失誤失誤……”

    “失你妹啊……”

    再按耐不住,顧不上對付仇火長老,筆直對眼前的青年就沖了過來,不過,力量還沒進攻,就感到一道劍氣,順著對方的長劍筆直涌入體內,瞬間炸開。

    體內經脈,立刻被震碎,眼睛中帶著不敢相信,尸體重重摔倒在地。

    見他被殺,張懸松了口氣。

    神廟強者的戰斗力實在太可怕了,他即便達到真仙境初期,配合桐裳劍,想要百招內擊殺對方,也很難做到。

    所以,他故意引走了一個,趁另外一個與仇火長老戰斗的時候,騷擾偷襲。

    連續幾次,對方怒火中燒,防御降低,這才一舉成功擊殺!

    殺了這位,剩下那個就簡單了,和仇火長老聯手,不一會,同樣殺死。

    連續將三位真仙境巔峰強者擊殺,那位仙君境的神殿強者,竟然沒有任何阻止的意思,反而露出淡淡的笑意:“能在這么短時間內,分個擊破,將三位神殿勇士殺死,的確有著過人的本領,難怪首領要將你活捉!”

    慢慢走了過來。

    “活捉?”

    張懸皺眉。

    還以為,對方的目的是將自己斬殺,沒想到是活捉!

    難怪,那些黑袍人,為何不一出手就將兵器取出來,原來是怕把自己殺了,后來覺得不用兵器無法勝出,才不得已動用了更強的手段!

    即便如此,也沒用上自爆之類的招數,顯然,依舊有些顧忌。

    “是!”

    仙君境黑袍人,聲音中帶著悠然:“本想著,他們幾個,就能抓住你,不用我出手,現在看來,你的實力出乎想象,既然如此……那就親自動手吧,也算是你的榮幸!”

    “想對他動手,先過我這一關……”

    仇火長老眉毛揚起,體內力量沸騰起來,雖然沒有長劍,一身的劍意,卻宛如隨時都會刺破空間:“早就聽聞,神殿強者,同級別無敵,我一直想要試試!”

    “你?”

    仙君境黑袍人再次一笑,屈指一彈。

    仇火長老一口鮮血噴出,瞬間倒飛而出,身體緊緊掛在空中,想要動彈都無法做到。

    瞳孔收縮,眼中帶著驚恐。

    神殿強者,同級別無敵,剛才見真仙境就可以與之戰成平手,就知道眼前這位,肯定不簡單,可做夢都想不到,這么可怕!

    隨便出手,就將他體內力量禁錮,連反抗都做不到……

    “……貌似還不夠資格!”

    一指封禁住仇火長老,仙君境黑袍人的話語繼續響起。

    從出手對付他,到話說完,沒有絲毫停頓,也就是說,凌云劍閣最巔峰的長老之一,在對方面前,一個呼吸都做不到,就被釘在空中,反抗不得!

    難怪,剛才那三位真仙境強者被殺,都沒任何動作,有這份實力,根本不需要和其他人聯手,也完全沒必要!

    “你是自己跟我走,還是……等我出手?”

    一指封住仇火長老,讓他無法動彈,黑袍人看向張懸,沒有任何急躁。

    修為達到他這種境界,已經不需要說什么狠話了,只要出手,你就無力反抗,比說什么都強!

    沒回答他的話,深吸了一口氣,張懸看過來:“你們首領為什么要抓我?就因為我領悟了神之劍意?”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

    黑袍人眼神中帶著淡漠。

    “好吧,我也知道,你肯定不會說……”

    張懸搖了搖頭:“說實話,你的實力是很強,除了寒宗主之外,應該是我見過,最強大的……但,依舊不是我的對手,想殺你,一念就可以完成!”

    “不是對手?”

    黑袍人一愣,差點沒笑出來:“你確定?”

    對方的戰斗力,的確很強,甚至同級別,比他們神殿武士,都要可怕!

    可……真仙境初期,實在太弱了!

    和他仙君境巔峰一比,完全不在一個量級!

    說自己不是對手……

    開什么玩笑?

    不光他這副表情,被禁錮住的仇火長老也一陣無語。

    大哥,都到了生死關頭了……咱能不吹牛比嗎?

    如果吹牛能吹死人的話,我早就這么干了……沒看到,我還沒來得及吹,就被釘在這里沒辦法動彈了嗎?

    “不錯,不信,我們打個賭?”

    張懸淡然。

    “什么賭?”

    仙君強者雙手背在身后。

    實力達到他這種級別,根本不怕對方有什么詭計。

    “很簡單……你站在原地,不要逃走,如果能擋住我的進攻,我就乖乖跟你走……擋不住,只能被我斬殺!”

    張懸道。

    “擋住你的進攻?”

    仙君黑袍人看過來:“你難道還有比仙君級別更高的兵器?”

    對方敢這樣說,肯定是有把握,極有可能有一件偽神境兵器!

    不過……即便達到偽神境的兵器,想要殺死自己,也沒那么容易!

    “不是兵器,是一本書……如果你能擋住我的書,我隨便你處置,擋不住……那也別怪我手下不留情!”

    張懸眉毛揚起。

    “書?”

    仙君黑袍人,嗤笑出聲:“你在開玩笑?你覺得書……能殺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