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一章 斬殺仙君
    第二千零一章 斬殺仙君

    “敢不敢打賭?”

    張懸道:“不敢就算了,現在把我抓走就行,反正我也反抗不了!不過……堂堂神殿仙君級別的強者,連我一個真仙境初期的小家伙,都害怕,所謂的神殿,看起來也不過如是!”

    “真仙境初期?”

    被釘住的仇火長老,聽到這話,才注意到張懸的修為,再次愣了。

    剛才戰斗正酣,隨時都會死亡,沒怎么去想,現在看來,這位張懸,竟然又突破了……

    來凌云劍閣的時候,才破碎虛空初期,一天多點時間,突破中期、后期、巔峰,再加上虛仙,直接達到真仙……

    大哥,我怎么看你,除了天天惹事,搗亂,沒修煉過啊……

    修為到底怎么長的?

    最關鍵的是……打算用書砸死對方,你是認真的?

    他活了一兩百年,見過的書,沒有幾百萬本,也有數十萬本……還從未見過,可以砸死人的。

    “激將法對我沒用!”

    仙君境黑袍人臉上沒有太多表情。

    “我知道沒用,但是……你也不要小瞧我的決心,不答應賭約……大不了我自殺,也不會跟你去!”張懸道。

    “自殺?你覺得,在我面前,你有機會自殺?”

    仙君境黑袍人笑道。

    “有沒有機會,不是你說了算的!”張懸點頭:“剛才那些仙君級別的長劍,不也是沒經過你同意,就消失了?”

    聽到這話,仙君境黑袍人,眼睛立刻瞇了起來。

    其實,以對方的實力,他根本不需要廢話,直接可以抹殺,甚至抓住,之所以沒動手,就是因為,剛才那幾柄長劍,消失的太過古怪!

    即便是他這種實力,都沒看出,到底怎么回事!

    因此,一直懷疑,是不是有更強的力量,隱藏在周圍,小心防備,這才眼睜睜看著諸多屬下被殺,都沒動手。

    “我可以和你打賭,不過,我只要你自己的實力,如果有高手出現,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冷哼一聲,仙君境強者,道。

    對方的實力在那里擺著,就算有什么底牌,想要殺他,也幾乎不可能做到,現在唯一忌憚的就是那位搶走長劍的“高手”。

    只要這家伙不出現,就沒有任何問題。

    當然,對方就算出現,也未必是自己的對手!

    畢竟在這個空間內,他就是主宰,除非修為真正達到了偽神,否則……無論是誰,來一個死一個!

    甚至,即便是凌云劍閣的寒宗主親自過來,都不會害怕。

    “可以!”

    張懸點頭。

    他要用的自然是天道之冊。

    之所以廢話多,是因為,這里的天機被屏蔽,萬一沒之前的威力,打不準,真就掛在這里了!

    而且,對方的實力這么強,保命手段肯定很多,速度也快的看不清,真要提前發現了天道之冊的可怕,逃走,也追不上啊!

    畢竟,現在他手里,只有這一張王牌。

    而且還是一次性的,不容有失。

    先用語言將其穩住,然后……定點打擊!

    “好吧,我就站在這里,看看你有什么手段!”

    仙君境黑袍人,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淡淡看過來。

    雖然沒有任何舉動,體內仙力卻一直運轉,似乎只要隱藏的那位高手出現,就立刻反擊。

    “來了……”

    松了口氣,張懸精神一動,腦海中那枚剛剛收白阮卿形成的天道之冊懸浮出來,眨眼功夫出現在黑袍人的頭頂。

    “真是書?”

    黑袍人一呆。

    還以為對方開玩笑的,說的是書,實際上可能是其他兵器,沒想到真是書本。

    仔細看去,想要看看是什么材質,又是什么級別,卻發現,以他的眼力,竟然看不穿。

    空中的書本,像是沒有任何實力,卻又給人一種濃重的壓迫,想要反抗,但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糟了,中計了,這本書不簡單……”

    瞳孔一縮,明白過來。

    這本書,雖然不是偽神境兵器,恐怕級別絲毫不低。

    真要砸下來,以他現在的修為,未必能夠擋得住。

    “破!”

    眉毛揚起,手中也出現了一柄長劍,身體化作劍芒,筆直向上疾刺而去!

    不管對方什么級別,先下手為強!

    嘶啦!

    他的力量太強,原本穩固的空間,瞬間出現了裂痕,像是天地都出現了崩塌。

    “落!”

    眉毛揚起,張懸精神一動。

    空中的天道之冊筆直迎了上去。

    咔嚓!

    落在仙君境黑袍人的腦袋上,一瞬間,后者的腦袋炸開。

    噗通!

    尸體掉在地上。

    仇火長老身體一松,壓在身上的力量消失,同一時刻,臉色發白,嚇得話都說不出來。

    眼前這位,比宗主都絲毫不弱的仙君境強者,竟然真被一本書砸死了……

    如此干脆,一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再次看向不遠處的張懸,滿是敬畏。

    如果,之前只是將對方當成弟子,晚輩來對待,而現在,完全當成了平級強者,甚至……覺得,比自己更加可怕!

    “成功了……”

    和他的震驚不同,張懸松了口氣。

    生怕對方跑了,才故意說了這么多廢話,現在看來,天道之冊,依舊這么給力!

    不管什么級別,什么程度的強者,一書下來……直接掛!

    身體一晃,來到對方跟前,在尸體上輕輕一抹。

    尸體被收進儲物戒指。

    緊接著來到剩下三個真仙境強者跟前,陸續將尸體收走。

    這種級別的強者,渾身是寶,好好利用的話,保命手段將會再次增加。

    之前,不覺得什么,現在神殿派人過來,想抓住自己……不小心不行了。

    咔嚓!

    仙君境強者死亡,尸體被收走,折疊空間再也維持不住,直接崩塌,片刻后,張懸感到消失的喧鬧聲,再次進入耳朵,急忙看去,發現再次回到了商行外面的街道上。

    仇火長老正站在不遠處,一臉呆滯。

    “張長老,先回宗門……”

    恢復過來,仇火長老急忙道。

    太危險了!

    他一直以為自己實力很強,但這次面對剛才那個黑袍人,生出了濃濃的無力感。

    同為仙君境巔峰,差別不知多大。

    張懸點頭。

    只有一枚天道之冊,的確不敢浪了,否則,剛才那種級別的強者,再出現幾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見他同意,仇火長老不再多說,手掌一抓,力量將其包裹,二人瞬間從原地消失,筆直向凌云劍閣快速飛去。

    “仇火長老,你剛才說,神殿強者,一向冷漠是什么意思?”

    吞下幾枚上品仙元丹,張懸問道。

    “對于神殿,我知道的不多,以前聽宗主提過一句,其中的武士,和養蠱一樣,活下來的,都要經歷無數次戰斗和鮮血洗禮!所以,他們眼中,只有任務,早就沒了人類的感情,同伴死于不死,無關緊要!”

    仇火長老滿是敬畏。

    之前沒與對方接觸過,不覺得什么,親自戰斗,才明白,到底有多可怕!

    就好像與他戰斗,被張懸插屁股硬生生插死的那位,換做其他人,插第一次的時候,就肯定沒戰斗力了,對方卻越戰越勇,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一樣。

    還有之前被斬掉胳膊的那個,丟了一只手臂,戰斗力絲毫不弱,反而更加兇猛……

    無一不說明,對方經歷過,殘酷的淘汰和訓練。

    “因為我領悟了神之劍意,怕我成長起來,會去沖擊神殿的權威,就提前要殺了我?”

    張懸不解。

    神殿,剛聽說的時候,應該高高在上,不理人間煙火……知道自己,就派人過來,未免太跌身份了吧!

    “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應該有一定的聯系!不然,宗主也不會這么緊張,讓我跟過來,時刻保護!”仇火長老道。

    “知道我領悟神之劍意的,一共就長老殿的那些人,為何他們知道,并且知道我在烏海城,過來追殺?”

    張懸繼續道。

    這也是他的疑問,實在想不通。

    凌云劍閣的幾位長老,他都用圖書館探查過,絕對值得信任。

    自己來烏海城,也是臨時起意,沒有任何提前的舉措……對方怎么就知道了,并且準確的殺過來?

    “回去見到宗主再說吧!”

    仇火長老想了一下,也覺得滿是不解,只好搖了搖頭。

    “對了,白阮卿還在通神殿靜室修煉,還要麻煩你告訴她一聲,讓她自己回來……”

    見對方回答不了,張懸不再多問,再次吞了兩枚仙元丹,交代道。

    仇火長老應了一聲,加快速度。

    十多分鐘后,重新回到長老殿。

    “你說……神殿已經派人追殺張懸長老?”

    很快,寒劍秋來到跟前,聽完仇火長老的匯報,臉色一變。

    “是!”仇火長老點頭:“對方派了一位……仙君境強者和三位真仙境巔峰強者,一起出手!”

    “仙君?真仙境巔峰?”

    面皮一抖,寒劍秋嚇了一跳,再次看向眼前的二人,滿是不敢相信:“對方這么強大的陣容……就你們兩個人,怎么逃回來的?”

    “說來慚愧,我沒幫上太大忙,是張懸長老,臨危突破到真仙境初期,借助你送給他的桐裳劍,斬殺了三位真仙境巔峰神殿武士,然后、然后……”

    仇火長老解釋,才說了一半,看向不遠處的青年,突然整個人一呆,眼睛快要掉在地上。

    “你、你……啥時候真仙境巔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