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章 凌云劍神絕
    第二千零二章 凌云劍神絕

    他說的是實話。

    本來跟著是想保護這位張懸安全的,結果,三位真仙境巔峰黑袍人,對方獨自殺死一位,趁與自己戰斗,插死一位,剩下一個,也是被他長劍硬生生剁死的。

    至于仙君境強者,更是給眼前這家伙,一書砸死。

    仔細說起來,真的、沒幫太大的忙。

    最多就是拉了拉怪,吸引了部分仇恨。

    當然,裝備也沒拿上,都被對方收走了。

    剛才一直震驚,對方進步速度,實在太快了,怎么……這一眨眼的功夫,又從初期變巔峰了?

    “來的路上,感覺自己的實力太低,就吃了點仙元丹,突破了!”

    見將真實修為展露出來,對方嚇成這樣,張懸解釋。

    如果剛才就達到真仙境巔峰,那三位神殿武士,聯合在一起,都未必是自己的對手,也就不用那么麻煩了。

    所以,為了自我保護,來的路上,不停吞服仙元丹,有了天道功法,再加上剛才戰斗磨礪,時間不長,就從初期達到了巔峰。

    之前沒展現出來,此刻來到長老殿,已經安全,覺得沒必要繼續隱瞞,沒想到,讓對方這么驚訝。

    “吃了點……仙元丹,就突破了?”

    不光仇火長老抓狂,前面的寒劍秋、何天長老等人也晃動了一下,差點沒吐血。

    之前,還覺得對方不好好修煉,有些不高興,知道對方一天功夫,晉級了接近兩個大級別,震驚的快要暈死過去,這還不算完……才出去多長時間?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連真仙也突破,還達到巔峰了?

    關鍵是對方的態度……

    吃了點仙元丹,就突破!

    來來來,我這里還有一盆,我吃了,為什么一點動靜都沒有?

    “不對,你剛才說……張懸長老,借助桐裳劍……這劍他煉化了?”

    震驚過后,想起更加不可思議的事,寒宗主再次看來。

    桐裳劍是他得到的寶物,性格有多桀驁,知道的最為清楚。

    他想煉化,都需要花費極大功夫,嫌麻煩才沒去做,對方拿到手的時候,才是個虛仙,就成功了?

    關鍵……才多久?

    “嗯,我見到的時候,就已經煉化了……”仇火長老苦笑著點頭。

    跟在這家伙身后,所有自信,都會被打擊的,不復存在。

    很快,將剛才親身經歷的事情,詳細講了一遍。

    聽到神殿那位仙君強者,一指就擊敗仇火長老,所有人震驚的無以復加,再聽到被眼前這位,一書砸死,全都說不出話來。

    “這個……書籍,是我老師給我的護身法寶,用完就沒了……”

    張懸道。

    圖書館的事情,沒辦法解釋,只能再次給自己弄個并不存在的“老師”。

    反正凌云劍閣,并不追究門下弟子,學習其他門派的功法。

    眾人一個個露出正色。

    之前,一直奇怪,眼前這位青年,為何只有二十來歲,就擁有如此修為和對劍道的理解,聽到有老師,同時松了口氣。

    肯定有超級強者培養,才擁有這種本領。

    沒有師承,誰都不信。

    “神殿一向霸道,不過……通常也會等到修煉者,達到仙君境,才會過來,一個虛仙就派出仙君、真仙過來,甚至還封鎖空間……就算是我,之前都沒聽過!”

    解釋完,張懸又將路上詢問的事情,詢問眼前的寒宗主,后者也眉頭皺起,滿是疑惑。

    “更重要的是,知道你身份的,都在這個大殿,沒人離開過,對方如何知曉?神殿,即便高高在上,也不是全知全能的!”

    又商議了一會,確實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好作罷。

    “如果……神殿派人過來,劍閣可否擋得住?”

    張懸問道。

    他現在比較關心這個,萬一劍閣擋不住,此時又沒了保命的天道之冊,屆時,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應該不會!”寒宗主搖了搖頭:“我們是被神殿放逐的,也就是所謂的神棄之族,神廟高高在上,悄悄動手,倒也罷了,光明正大沖進宗門,必然會引起所有人的反彈,屆時,即便神廟強大,也控制不住!”

    “再說……凌云劍閣,無數先祖力量加持,即便是神殿的仙君強者,進入其中,也無法興風作浪,只有死路一條!”

    張懸這才松了口氣。

    安全就好。

    想想也對,如果對方真要公開,也不會先將自己拉入特殊空間,再去動手!

    “不知……除了長老殿,咱們這里,可還有仙君境的修煉功法,越多越好,我對修煉還有些不解的地方,想要多看看……”

    又詢問了幾句,張懸問道。

    實力,還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最好。

    如果達到仙君,神殿強者來再多,也不用擔心。

    所以,當務之急,還是想辦法突破。

    “仙君境的修煉功法,都在長老殿……”

    寒劍秋宗主搖頭。

    仙君,已經站在遺棄大陸最巔峰了,每一套功法,都稀少無比,怎么可能有很多?

    “只有十幾本?”

    張懸愣住。

    長老殿的藏書庫,他去過,專門看過仙君境的修煉法訣,只有十多本而已,天道功法,根本無法形成……這樣,還怎么修煉?

    “嗯!”寒劍秋點頭:“除了一套宗主才有資格修煉的凌云劍神訣,其他的都在藏書庫!”

    “凌云劍神訣?”張懸眼睛一亮:“我……可有資格學習?”

    寒宗主道:“你領悟了神之劍意,就是劍閣未來的宗主,自然有資格!不過,這套功法,不成秘籍……想要學習,只有親身感受,跟我來吧!”

    跟在身后,走出大殿。

    現在提升實力,才是王道,其他都是假的。

    很快來到一個密閉的房間,取出宗主才有的令牌,打開封禁,進入其中。

    房間內,是一排雕像,數了數,足有十二個,每一個都手持長劍,施展出不同的劍招。

    “這就是凌云劍神訣?”

    張懸皺眉。

    “是,這套劍神訣,是領悟神之劍意的關鍵,功法也蘊含其中!”寒劍秋道。

    張懸看去,眼前的雕像,形態各異,動作全不相同,既沒標注仙力的運轉情況,也沒有力量走向,看起來和功法沒有任何關系。

    “這十二個,都是劍招,但每一招都十分奇怪,違背了人體學的構造,只要嚴格按照這些動作進行修煉,體內會自然形成仙力運轉的路徑……而這個,不光是劍閣,最高神的仙君突破法訣,更是突破偽神的關鍵!”

    寒劍秋解釋。

    張懸仔細看去,果然看到這些劍招的動作十分古怪。

    每一個,都像是違背了人體本能的彎曲,呈現不可思議的曲度。

    “你可以從這第一招開始試驗,一招比一招難,當初我為了完成第一招,花費了整整三天時間!”寒劍秋宗主苦笑。

    “三天?”

    張懸看向第一個動作,脊背后折,長劍從頭上刺出,十分別扭。

    “是啊,這已經是最簡單的了,第二個動作,我用了十天,第三個,用了一個月……眼前的十二個雕像,我全部學完,用了整整十五年!”

    寒劍秋宗主解釋。

    凌云劍閣最高深的功法,當年開派祖師留下的奧妙武學,他能十五年就學完,算是極快了,極有天賦了。

    張懸咋舌。

    “不要小看這個速度,歷代劍閣宗主中,十五年就能全部練完的,我絕對排的上前十……”

    見他表情不對,寒劍秋正色道。

    能成為一宗之主,天賦自然不弱,不然,也不可能勝過其他人,來到這里了!

    十五年,聽起來很慢,但對于修煉凌云劍神訣來說,已經算得上極快。

    “是嗎?”

    滿是疑惑,張懸手腕一翻,桐裳劍出現在掌心,脊背一彎,一道劍氣,從劍尖蔓延而出,動作和眼前的第一個雕像,一模一樣。

    寒劍秋眉毛一跳。

    剛說完學了三天才完成,對方一下使出……讓他有了種不祥的預感。

    “第一招比較簡單……你領悟了神之劍意,施展出來應該不難,后面的應該就沒那么容易了……”

    滿是尷尬,急忙道。

    “我試試……”

    張懸身體一轉,身體再次扭曲成一個不可思議的曲度,第二招完成!

    然后,第三招!

    第四招!

    第五招!

    眨眼功夫,就來到了第十招。

    寒劍秋真覺得要瘋了。

    對方完成第一招,可以說是這招簡單,剩下的招數,一口氣做出來,什么鬼?

    難道之前就練過?

    這絕不可能!

    這地方除了宗主,絕對沒其他人來過。

    呼呼!

    正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就見眼前的青年,將剩下的兩個動作也施展完,滿是疑惑的看過來:“這個很簡單啊……你真修煉了十五年?”

    “我……”

    寒劍秋恨不得有地縫鉆進去。

    自己花費了十五年,還夸夸其談,洋洋自得,覺得排名前十……結果對方只用了不到十五個呼吸……

    人比人,氣死人!

    正不知如何是好,就聽到眼前的青年,滿是疑惑的聲音繼續響起。

    “不過……你修煉了十五年,難道沒發現,這些劍招的順序是錯的?”

    “錯的?”

    寒劍秋呆在當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