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十五章 見逐星宮宮主
    第二千四十五章 見逐星宮宮主

    世上人口何止億萬,重名的很多,可……年輕才俊,鄭陽、劉揚、張懸……三個都重了,絕對不可能這么巧!

    張懸幾個弟子,各自叫什么名字,別人不清楚,兀臣可是知道很多的……上蒼世界,如此難以通過,張師能夠進來,就很不容易了,幾個弟子,怎么可能全部跟上來。

    也就是說……這兩個人,極有可能是假的,都由這位張師偽裝而成!

    這家伙,在名師大陸,貌似……就有很多身份,楊玄、洛天涯、孫強……很喜歡偽裝的。

    “同一個人?什么意思?”

    聽到他的喃喃自語,寒劍秋看了過來。

    “沒什么……”

    兀臣急忙搖頭:“我隨口說說……”

    寒劍秋不再理會,感慨道:“看來這次通天橋要熱鬧了,真不知道我們張宗主,和這位劉揚、鄭陽比,誰更強!三大年輕才俊,同臺比武……還真值得人期待啊!”

    “是啊,值得期待!”廖長來眼神向往。

    目光縮了縮,兀臣嘴角一抽,應和一聲,不過,聲音只有自己可以聽聞:“是……值得期待!不過……我覺得,他應該不會這么想……”

    半天后,張懸重新回到逐星島。

    “見過宗主……”

    魁曉宗主迎了過來。

    他并不知道對方去了何處,還以為只是在外面轉了一圈。

    “宗主?”張懸皺眉。

    “我已經吩咐下去,將消息傳遞給了其他五大宗門,從現在開始,你已經是我七星樓的新任宗主!”魁曉宗主笑道:“而我,自動成為長老……”

    沒想到對方速度這么快,張懸苦笑。

    不過,之前已經答應了對方,此刻自然不會推辭,而且有宗主的身份,也更好去做一些事情。

    “七星樓和逐星宮關系如何?”

    想了一下,張懸問道。

    “逐星宮和五大宗門的關系全都不算太好,七星樓也只與其經商交易的時候,才有所聯絡,平時是不怎么聯系的!”

    魁曉宗主,也就是現在的魁曉長老道。

    “這樣說起來,關系一般?”張懸眉頭皺緊。

    “是!”魁曉長老道:“宗主想做什么,如果不牽扯太大,憑借七星樓宗主的顏面,應該不會為難!”

    同屬六大宗門之一,即便關系不好,臉面還是要給的。

    不然,尷尬的是雙方。

    “我想去找逐星宮宮主,詢問一些事情。”張懸道。

    “只是詢問事情,應該很容易!”魁曉長老笑了笑:“只要不牽扯祭祀和神靈,應該沒問題……逐星宮最強大的就是可以祭祀上天,溝通神靈……牽扯這些,對他們來說,是機密,應該不會開口!”

    當初六大宗主聚集,商議通天橋的事,秦源門主只說了一句,就差點打起來。

    因此,關于神靈的事,對對方來說,是逆鱗,只要不觸碰,問題不大。

    “這……”

    眉毛緊鎖,張懸不知該如何回答。

    他要問的就是關于這兩件的。

    “難道宗主,想要詢問的,與之有牽連?”見眼前這位的模樣,魁曉長老愣住。

    “是想詢問一些關于這方面的事,確定一個猜測……”張懸停頓了一下:“你可知如何和這位宮主聯系?”

    對方就算不一定說,他也打算過去試試。

    身為宗主,平級詢問,至少比偽裝成弟子,打探來的更加容易。

    見宗主真要詢問這些事,魁曉長老揉揉眉心,最終還是開口道:“聯系她不難,我可以幫你約見,不過……宗主一定要小心,杜青鳶宮主脾氣火爆,一旦出現言語上的糾紛,還請不要沖動,為宗門安穩著想……”

    杜青鳶是很強大,但他們這位新任宗主,也有偽神境兵器和仙獸,雙方交戰,誰能獲勝,還未可知。

    不過,最好不要鬧出矛盾,一旦這么做,兩大宗門,必然受到影響。

    “放心,我只是詢問事情,不會惹事……”

    張懸淡淡一笑。

    他為人低調含蓄,通常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會輕易惹事,更何況牽扯到兩大宗門。

    “那就好!”

    聽宗主承諾,想起這位在小鏡海的表現,魁曉長老松了口氣:“我現在就幫你聯系……”

    說完取出一個玉牌,輕輕一點,片刻后抬起頭來:“宗主,杜宮主已經同意,不過,要你去逐星宮見面……”

    張懸點頭。

    去哪里對他來說無所謂,只要能見到就行。

    魁曉長老帶路,二人一前一后飛行,時間不長,來到逐星宮巨大的宗門前。

    和其他見過的宗門不同,只是個普通的宮殿,矗立在逐星島這座巨大的城市之中,看起來沒那么威嚴,不過,仔細觀察的話,依舊可以發現,這里不光是整座島嶼的中心,方圓數百萬里海域的靈氣,也不停匯聚,儼然蘊含了一個巨大的陣法。

    難怪能夠屹立不倒,六大宗門,果然都不簡單。

    遞上拜帖,順利進入一座大殿,時間不長,一位侍女來到跟前:“劉宗主,我們家宗主,只見你一人,就有勞魁長老在這里守候了!”

    “好!”

    知道宗主肯定有機密的事,想要詢問,不方便過去,魁曉長老點了點頭,給了一個小心的眼神,在房間坐了下來。

    侍女的帶領下,張懸緊跟在后面,繞過長廊,進入另外一座大殿。

    殿堂內安靜,正中間一個巨大的屏風,遮擋了視線。

    “剛剛接到七星樓,劉宗主繼任的消息,宗主就過來……不知所為何事?”

    屏風對面,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我逐星宮和七星樓一向有貿易關系,能讓劉宗主著急趕過來,肯定不簡單,我能做到的話,必不拒絕……”

    見這位杜宮主,竟然用屏風遮擋,語氣又這番態度,張懸微微有些不悅,還是點了點頭,抱拳道:“在下過來,的確是有事相求!”

    屏風對面的人,道:“劉宗主請講!”

    “我聽聞兩個多月前,杜宮主,曾祭祀上蒼,引導了一位神靈降世!我想詢問一些關于這位神靈的具體消息,還望宮主告知!”

    張懸道。

    來都來了,自然要將心中的疑問,全部搞清楚。

    “不知劉宗主從何處得來的消息……這件事,我并不知情!自然也無法與你告知!”屏障對面,淡淡的聲音響起。

    張懸眉毛皺了皺:“在下已經去過無人海,打聽清楚,兩個多月前宮主的確前往,而且通過祭祀,讓一位神靈降臨,甚至受傷留下了無數神血……”

    “劉宗主肯定是聽錯了,在下這些年一直在逐星宮,并未去過無人海,你說的這些,全都不知情!”屏風后面的聲音淡淡響起:“如果劉宗主只是問這些虛無縹緲的事,恕在下不能奉陪!小青,送客!”

    “劉宗主,請!”

    剛才的侍女走了過來。

    “既然杜宮主不愿意多說,劉某只好無禮了!”

    冷哼一聲,張懸懶得理會眼前的侍女,猛地站起身來。

    對方不承認,他早就猜到了,但牽扯洛若曦,今天就算是惹得翻臉,也要問出究竟。

    換做之前,可能還會忌憚,現在擁有五大偽神保護,對方不說,那就逼得她說出來!

    其他事情可以等,這件事,絕不會多等半分。

    “無禮?”屏幕后面的聲音,變得冰冷:“劉宗主何意?難道要在我逐星宮放肆?”

    “正是!”

    點了點頭,張懸一招手。

    呼啦!

    四大偽神境仙獸,同時出現在房間:“將杜宮主給我請過來!”

    “是!”

    蛟鯊、玄背龜,盡管都是海洋生命,但修為達到偽神,陸地上同樣可以生活,只是實力不及在水中強大罷了。

    轟隆!

    四大仙獸同時釋放仙力,強大的力量,直沖云霄。

    “放肆!”

    屏風后面的聲音,顯然沒想到,這位七星樓的宗主,如此膽大妄為,一語不合就動手,一聲嬌喝。

    嘩啦!

    大殿四周,風聲響起,幾位仙君境巔峰的長老筆直沖了過來。

    “滾!”

    大鯊怒吼,地面震動,宛如雷鳴。

    嘭嘭嘭嘭!

    剛進來的仙君長老,同時倒飛而出,一個個摔在地上,受了重傷。

    仙君和偽神境相差實在太大了,盡管大鯊在陸地上一身修為最多發揮八成,也不是他們可以抗衡和抵擋的。

    擊退幾位仙君的時候,二鯊、三鯊、玄背龜已經將屏風后的身影圍住,力量激蕩,眨眼功夫,就被禁錮,帶了出來。

    “你不是……杜青鳶宮主?你是誰?”

    看清楚被三獸帶過來的身影,張懸皺了皺眉。

    雖然沒見過杜青鳶,也沒聽過她具體何種模樣,可眼前被抓的,是個只有二十來歲的女子,明顯和傳說中壽命將近的杜宮主完全不同。

    這位女子,身穿淺紫色的長裙,身段婀娜,容貌不超過二十五,真實年齡也不會超過百歲,最關鍵的是,修為只有仙君境初期,連巔峰都沒達到,怎么可能是六大宗門之一,逐星宮的宮主?

    要知道杜宮主,真正修為,比魁曉宗主都要強大的!

    六大宗主之中,即便排不上第一,前三肯定有能夠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