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十八章 通神殿總部
    第二千八十八章 通神殿總部

    這位青年,她第一次知道,是從靈神口中。

    當時就奇怪,一個下界的小子,何德何能,能得到靈神青睞,甚至成為她的戀人。

    后來,辰庸皇召喚,借意念降臨,雖然依舊覺得不太出色,卻也算是贊同了對方的舉動,這才將兀臣帶了上來。

    再后來,得知對方進入遺棄大陸,并且短短時間就成為了凌云劍閣宗主,極為震驚。

    這才明白,為何靈神能夠看上對方了。

    趕過去尋找,卻完美錯過。

    再后來,通神殿逼迫,自己帶著祭壇使用各種方法逃走,誰想到依舊被那位孔殿主發現,最終被抓到這里。

    還以為,再也見不到,沒想到……對方竟然來到這里,并且,偽裝成了對方的偽神。

    微微一笑,張懸桐裳劍出現在掌心:“還請杜宮主退后!”

    杜青鳶知道不是敘舊的時候,向后退了一步,腕抬起。

    張懸深吸一口氣,長劍一抖,劍氣呼嘯而出。

    叮叮叮叮!

    連續四聲,鐵鏈和腳鏈,全部被斬斷,落在地上。

    這東西能夠困住偽神,雖沒達到偽神境,卻也差不多了,但以張懸此刻的實力,偽神境兵器,破掉都不困難。

    “喝掉!”

    斬斷鐵鏈,取出一玉瓶小黃雞洗澡水遞了過去。

    杜青鳶張口喝下,片刻后秀目瞪圓。

    她身上的傷勢如何,心知肚明,再加上大限將至,本以為修為差不多廢掉,再恢復的可能,做夢都沒想到,對方一瓶水就解決了所有問題,身體徹底恢復。

    張懸道:“來不及解釋,快點走吧!”

    “好!”杜青鳶也知道,這里絕不是解釋的好地方,仙力運轉,將身上的狼狽清理干凈,恢復了之前一宗之主的威嚴和容貌,這才松了口氣,跟在后面。

    見這女人,這種情況下,還想著好看不好看,張懸一臉奈,推門走出房間。

    四周依舊空蕩蕩的,沒有半個人影。

    人救出來,懶得繼續偽裝,恢復了本來的容貌,繼續向里面走去。

    “那邊才是出口……”

    杜青鳶皺了皺眉。

    越向里,危險也就越大,這位張懸,可能不知道那位孔殿主的實力,她可是很清楚的,同級別敵,堪比神靈!

    不僅如此,屬下還有十多位偽神境強者,一旦被發現,再想逃就來不及了。

    “先不著急找出口……找找那位孔殿主再說!”

    張懸笑了笑。

    擁有分身,又領悟了天若有情功法和劍法,只要那位孔師沒突破到神靈,正面面對都不害怕,也就不在意其他小嘍啰了。

    剛才偽裝,是怕被人發現引起動亂,先將杜宮主殺了,或者拿她做人質。

    沒了這份擔憂,再所畏懼。

    “找孔殿主?”

    杜青鳶嚇了一跳:“我們不是對……”

    話音未落,腳步聲響起,緊接著一個疑惑的聲音傳了過來:“你是誰?啊,是杜宮主,怎么出來了,來人……”

    聲音響徹整個大殿。

    嗖嗖嗖!

    風聲呼嘯,一連串人影出現在前面和后面,將來路去路全部封鎖。

    “十三個偽神……”

    嬌軀一晃,杜青鳶差點沒暈過去。

    剛才要是悄悄逃了,也就沒事了,這家伙非要找什么孔殿主……現在好了,十三位偽神,一個個都不比自己實力差,這還怎么打?

    死里逃生,剛覺得慶幸,眨眼功夫,又陷入了絕望。

    靈神,你可沒說過,你喜歡的這個人,這么不靠譜的……

    “原來是張宗主……既然來了,就別走了!”

    人群中一個偽神認了出來,眼睛一亮,其他眾人也全都露出火熱之意。

    宗主對這位張懸的重視,他們知道的很清楚,如果能夠抓住,獎勵之大,終生享用不盡!

    嘩啦!

    諸多偽神,各自取出兵器,一瞬間大殿內殺氣沸騰。

    全身汗毛炸起,杜青鳶脊背貼了過來:“我的實力,最多只能抗衡兩個……剛才我看了,可以從我正前方,撕出個口子,你想辦法逃走……我肯定是走不掉了!”

    盡管傷勢恢復,可受到的損傷太大了,靈魂上還沒徹底恢復,在加上祭壇被毀,最強段失去。

    能一下擋住兩位同級別強者,就很不錯了。

    “逃?”

    “是啊!你能過來救我,已經很感激了,不過……逐星宮,還需要你,大陸也需要你,千萬不能意氣用事……”

    杜青鳶眼中露出了決然。

    “這個……我貌似沒意氣用事!”

    見她這副模樣,張懸苦笑著搖頭。

    “大家一起動,宗主回來,看到我們活捉這位,肯定會嘉獎……”

    見二人面對圍攻,非但不逃,還悄悄嘀嘀咕咕,為首的偽神一聲大喝。

    呼啦!

    眾人再也按耐不住,齊刷刷動。

    嗖嗖嗖嗖!

    一道道力量,從四面八方縱橫而來,宛如牢籠、枷鎖,眨眼間就將殿堂籠罩在內,封掉了一切可以逃走的去路!

    “張懸,快走……”

    沒想到這些人,一出就配合的這么好,將剛才看好的通道封鎖住,杜青鳶眼睛紅了,一聲大喝,玉一翻,就要沖過去。

    眼前突然一花,漫天的力量消失不見,隨即看到眼前的張懸,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人群中,捏著一個人的脖子,將其提在心,緩步走了過來:“你們孔殿主在哪?”

    正是那位吆喝要殺人的首領。

    “他、他……出去了……”首領滿頭大汗,不停顫抖。

    “不在?”

    張懸皺了皺眉。

    還以為孔師在這,想辦法將金黃色氣體搶回來,不在……那去了哪里?

    一旦任由對方吸收,成就神靈,后果將不堪設想,真就再沒辦法對付了。

    “我不信你……”

    輕輕一捏,首領當場斷絕了呼吸,同時張懸一道意念蔓延過去,片刻后,皺了皺眉:“還真不在……”

    對方的話,他自然不信,捏死的同時,進行了搜魂。

    結果和對方說的相同,這位孔殿主,自從剛才離開后,再沒回來。

    這邊張懸不悅,不遠處的杜青鳶目瞪口呆,一臉的不敢相信。

    剛才眾人還殺氣騰騰的要出,還覺得自己必死疑,怎么……一眨眼功夫,就將這個首領抓過來殺了?

    最關鍵的是,四周的眾人,怎么沒一個沖過來的?

    “他們……”

    忍不住指去。

    只見剛才還殺氣騰騰的剩下十二位偽神境強者,全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眼神中透露出濃郁的驚恐,像是看到了什么最為可怕的事情。

    “怎么了?”

    扔下首領的尸體,張懸取出帕,擦了擦掌。

    “他們怎么不沖過來……”

    咬了咬牙,杜青鳶道。

    “他們都已經被我殺了,當然不會沖過來了……”

    張懸啞然失笑。

    還以為是啥事,原來是這個。

    對方既然出,他也沒留情,“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施展過去,幾乎沒怎么消耗時間,十二個人就已經斷絕了呼吸。

    至于那位首領,是故意下留情,想要詢問事情的。

    “死了?”

    杜青鳶一呆,來到一位偽神跟前,輕輕一碰。

    噗通!

    尸體摔倒在地。

    地面震動了一下,剩下的十一位,也齊刷刷摔倒。

    杜青鳶使勁掐著胳膊,覺得是不是看錯了。

    啥時候動的?

    怎么動的?

    十三位偽神,一瞬間全部斬殺……到底怎么做到的?

    這家伙真的只來到遺棄大陸,一個月左右?

    怎么修煉的?

    感覺胸口有些生疼……

    之前還覺得,對方和靈神差距太大,配不上對方,一個月就從古圣四重修煉到這種境界,偽神都不是對……是不是再過一個月,就和靈神一般強大了?

    怎么感覺,自己修煉……在對方面前,跟烏龜在爬一般?

    “稍等……”

    轉頭看向青年,想要看看,他到底何種能力,就見對方,一臉笑意的挨個來到每一個偽神境尸體跟前,將他們中的儲物戒指摸了過去。

    摸完,并將尸體全部收進了儲物戒指。

    “還不錯,沒想到丹藥就這樣足夠了……通神殿的人,果然有錢!”

    將所有戒指看完,張懸眼睛放光。

    之前還糾結,去哪里尋找剩下的70枚絕品元力丹,沒想到在這里殺死了十五頭偽神境強者,東西非但湊齊,還多出了幾十粒。

    通神殿的人,可真夠富有的!

    “孔殿主不在,也沒有什么危險,你在這里等著,我去其他地方看看……”

    不再多說,張懸輕輕一晃,消失在原地。

    “其他地方看看?看什么?”

    一臉迷茫,杜青鳶不知所措。

    不管滿是迷惑的杜宮主,張懸正沿著宮殿的通道,向最里面的房間走去。

    通過剛才搜魂,已經確認,這里的確是通神殿總部,而之前孔師將他帶去的那個,只是一處分殿罷了!

    既然是總部,肯定擁有不少寶物,來都來了,孔師將他金黃色氣體搶走,不管怎么說,也要補充一下,不能白吃這個虧吧!

    所以,剛才搜魂的時候,專門看了,果然發現通神殿總部,有藏寶庫存在。

    而現在要去的,也正是這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最快更新錯,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