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八章 帝君血脈
    第二一一八章 帝君血脈

    下品神元丹,天神境以下修為都可以使用,張懸距離天神還有不小的距離,需求量肯定極大,再加上身后還有這么多人,自然多多益善。

    “那就好,告訴老葉,他手里的神元丹,我全都要了!”

    見他同意,齊玲兒轉頭吩咐一句,一個中年人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時間不長,帶來一枚儲物戒指。

    “老大,這是他所有的神元丹,一共一千三百枚,如果需要的話,他會再想辦法!”

    “嗯!”看了一眼,齊玲兒屈指一彈,將戒指放在張懸手心:“這是一千三百枚,我要十三枚丹藥,現在準備吧!不著急,看你身體虛弱,十天內給我就行!”

    “不用了,你在這稍后,我過一會就給你……”張懸拖著看起來隨時都會摔倒的身軀,走進房間,一刻鐘后,再次走了出來,遞來兩個玉瓶。

    此時的模樣,顯得更加狼狽,臉色慘白,嘴角掛著血漬,身體更是晃動的厲害,明明看起來隨時都會倒地而亡,可偏偏堅持了下來。

    “這是……二十枚?”

    打開玉瓶看了一眼,齊玲兒一愣。

    之前都是一百枚弄一枚,本以為這次,十三枚就不錯,沒想到多出七個。

    “這次丹藥多,運氣好,所以數量也就多了一些!”張懸有氣無力。

    “好!這是一張整個神界都能通用的神幣卡,藥物賣出去得到的收益,會向里面轉賬,和之前的約定一樣,利潤五五分!”

    齊玲兒遞來一張卡片。

    張懸接過,知道這東西的珍貴程度,不下于儲物戒指,當即滿意的點了點頭:“我的麻陽獸血……”

    “獸血,你可能還需要等上一天時間,我這里目前沒有,需要從其他黑市調貨,最快也要一天才能到!”齊玲兒微微一笑:“放心,既然你我合作,東西肯定少不了的,至于錢……也不用給我,從利潤中扣除吧!”

    張懸應了一聲:“那我就告辭了……”

    說完,不在停留,向外走去,很快找到瞎子,再次回到了船上,向回游蕩而去。

    他一走,齊玲兒旁邊那位變年輕的老嫗,道:“小姐,這家伙既然能弄出這么厲害的丹藥,干嘛……不直接囚禁,將丹方弄過來?還要給他分利潤?”

    原料、出售、客源……都是她的,對方只幫忙煉制,憑什么要得這么高的利潤?

    反正這里是夜冥城管不著的地方,將其抓住,不信不交丹方。

    “剛才他煉丹,是不是消耗很大,傷勢很重?”沒有回答問話,齊玲兒反而問道。

    “是,我悄悄探查了,感覺全身的生機,都受到了損壞!”

    老嫗點了點頭道:“雖然煉制這種藥物,對人體損傷比較大,可……只要價格豐厚,肯定有不少煉丹師,愿意奉獻的……”

    只要錢足夠,哪怕明知道壽命大損,依舊有不少人趨之若鶩。

    這……就是生活。

    生下來,活下去。

    “他受傷是裝出來的!”齊玲兒搖頭。

    “裝出來的?”老嫗一愣。

    “不錯,他身體上傷勢看起來很明顯,而且氣息衰弱,但靈魂卻異常圓潤,沒有絲毫問題!說明,根本就沒受傷……”

    齊玲兒搖了搖頭:“當然,他只是個下品神靈,受不受傷,都無關緊要,但……他用的是一寸灰的通行證,而一寸灰,昨天夜里,被一個不知名的家伙,連窩端了。據說一對一戰斗,沒擋住對方分毫……而對手,就是這個青年。”

    “小姐的意思是……這家伙,盡管是下品神靈,卻有著中品巔峰神靈,都難以抗衡的實力?”

    老嫗一愣,急忙看過來:“難道……血脈極其強大?”

    神靈之間的等級十分森嚴,基本不可能越級挑戰,想要做到這點,只有兩種可能,第一,超級天才,和天縱大帝一樣,擁有著非凡的天賦,這種人能夠打破基因枷鎖,超越祖先,達到更高境界。不過,數量及少,而且很多都年紀輕輕就實力非凡了。

    第二,血脈強大,例如龍族、鳳族,以及一些特殊的神獸……

    眼前這位,已然二十多歲,才下品神靈,天才不可能這么大歲數還沒展現出來,除非……具有極強的血脈!

    很多厲害神獸,化形前,修為都不會太高的。

    “強不強大,試試就知道了……”

    也不說話,齊玲兒站在原地稍等了一會,一個黑衣中年人就來到跟前,遞來一個瓶子。

    接過瓶子,這位妖艷的女子莞爾一笑,道:“這里面是他剛才煉丹,為了偽裝,吐出的鮮血,雖然已經干了,但檢驗血脈強度,還是能夠做到的!”

    老嫗疑惑的看過來。

    齊玲兒道:“點燃血液,借助幽魂池的力量,祭拜幽魂殿供養的天神、神王、封號神王之類,只要英靈不滅,血脈力量,就在他們能力掌控之下。而要滅了,說明血脈比他們還要精純……這種人,背后肯定有巨大的勢力,敢動他,就是找死……當然,如果血脈很低,我給他的那張卡片上,蘊含了一道特殊的印記,憑借我們的能力,找到不難,到時候,要殺要剮,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是!”老嫗恍然,再次看向眼前這位,滿是佩服。

    不愧年紀輕輕就能掌控這么大的一個黑市,果然不同尋常。

    二人做出決定,改變了衣著和裝扮,很快離開地下黑市,一個時辰后,到了之前張懸所去的幽魂殿。

    也不知是有特殊的門路還是關系,不一會來到一間密閉的房間,里面陳列了一行行牌位。

    都是幽魂天,名聲赫赫的強者。

    只不過,都已經過世了,因為時不時有人過來祭拜,所以每個牌位都顯得十分干凈,沒有半點灰塵。

    房間的正中間,是個血紅色的池子,里面不知是什么東西,翻滾著,產生讓人心悸的力量。

    “開始吧!”

    點了點頭,齊玲兒手掌一抖,掌心的玉瓶立刻飛了過去,略帶干癟的血液,落入面前血紅色的池水之中。

    滋滋滋滋!

    血液頓時燃燒起來,血紅色的池水,感受到這股力量,產生了巨大的壓迫力。

    池水上,一個身穿盔甲的中年虛影合身沖了過來,手持長劍,猛地對血液刺出。

    “是烏江天神的英靈!”

    齊玲兒認了出來。

    烏江天神,并不是夜冥城的人,但在幽魂天名氣很大,第一次靈氣潮汐的過程中,功勛赫赫,即便身死,依舊斬殺了好幾個同級別的強者。

    正因如此,才有資格憑借天神的身份,就進入了幽冥殿,受到祭拜,更有資格借助幽冥池,匯聚英靈。

    就在長劍快要落在血液上的時候,血液中一個虛影突兀冒出,正是之前的那個青年。

    此時的青年,雙眼緊閉,似乎并不知道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不去看對方刺來的長劍,而是眼睛閉起,一動不動,口中不停散發出某種特殊的音波。

    聽到音波,烏江天神的英靈,愣了一下,僵直在原地,片刻后,身體一軟,跪倒在地。

    “這是……下拜?”

    瞳孔一縮,齊玲兒嬌軀不由自主的輕顫:“難道……他體內擁有神王強者的血脈?”

    能讓天神強者下拜,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血脈等級,高過對方……

    比天神血脈還要強大的,也只有……神王了!

    夜冥城最強的城主,不過下品天神,這家伙體內竟然擁有堪比神王強者的血脈……豈不表明,以后有機會成為神王強者?

    烏江天神剛跪下,血紅色的池水再次晃動,眨眼功夫又一個虛影浮現出來,頭上戴著王冠,手持長槍,一身氣息,頂天立地。

    “是涅火神王!這位神王的事跡,我專門看過,一槍戰八方,同級別三大神王,都被斬殺,強大無匹,如果現在還活著,極有可能已經封號了……”

    拳頭捏緊,齊玲兒道。

    話語中,這位神王的虛影,向青年走了過去,同樣一槍刺來。

    本以為,這位會將這個青年的虛影吞噬,壯大自身,沒想到長槍還沒來到跟前,同樣和烏江天神一樣,跪倒在地,猶如一個聽話的學生。

    齊玲兒身體顫抖。

    神王都臣服了?不敢與之抗衡……

    這家伙,到底什么血脈?

    血紅色的液體再次晃動,又有身影冒了出來。

    銀盔銀甲,手持雙鞭,肌肉暴起,力量驚人。

    “是封號神王,南宮平!”齊玲兒輕呼。

    封號神王,每個壽命,都有十萬載,正常情況下,根本不會隕落,但也有例外。

    這位南宮平,四十年前,被天縱大帝,一指擊潰身形,當場死亡。

    雖被一指擊殺,并不代表實力不強,只要是封號,正常情況下,都相差不大,此時他出現……這位青年的虛影,應該承受不住了吧!

    雙鞭飛揚,很快向青年虛影落下。

    下一刻,和烏江天神、涅火神王一樣,這位封號級別的神王虛影,膝蓋一軟跪倒在地。

    “封號神王跪拜,難道是……”

    齊玲兒和老嫗難以遏制的不停哆嗦,臉色發白。

    “……帝君血脈?”

    (恢復更新,不過最近可能不穩定。今天只有一更。讓老涯緩一下,才能更好的結局。另外,推薦一本書,一個朋友寫的,《九龍吞珠》,大家可以去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