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二七章 高手孫強(上)
    第二一二七章 高手孫強(上)

    “到了夜冥城不要喊主人了,很容易被人識破身份,要稱呼少爺!”

    站在飛行神獸背上,張懸交代:“你是磷甲獸,沒有姓氏,就隨我姓張,叫張甲!”

    “是!”青年張甲點頭。

    “還有,我為人低調,到了城內,千萬要低調行事,不要惹事!”

    “放心吧,少爺,我也最喜歡低調了!”張甲一臉堅定。

    身為夜冥城范圍內,最強大的神獸,卻只守在自己的地盤,從不離開,足以說明性情了。

    “這就好,對了,之前埋伏你的是什么人?”張懸問道。

    第一次遇到這家伙的時候,兩位修為不弱的人對他進行偷襲的。

    “應該是城主府的人,那位吳方青,早就想馴服我,成為他獸寵了!不過一直沒成功罷了!”張甲搖頭。

    張懸皺眉:“既然城主想要馴服你,不應該光明正大出手,遵守規則嗎?為何還要偷襲?”

    如此強大的神獸,能夠馴服,對城主的威望也有很大提升,對方覬覦十分正常,只是……讓人埋伏偷襲,未免太掉身份了吧!

    畢竟,城內都按照他定下的規則行事,堂堂一城之主,帶頭不遵守,難道就不怕人留下詬病?

    “掉身份?道貌岸然罷了!”張甲嗤笑:“偷襲算是好的,還曾經多次對我下毒,要不是我防御強大的同時,解毒能力也很強,肯定早就死了!”

    “下毒?”張懸愣住。

    要是真的,自己遇到這個城主恐怕要小心了。

    還以為真的會遵守規矩,做事有理有據,現在看來,規矩是強者留下的,這種人可以隨意踐踏。

    也對,制定規矩的人,從未想過,這東西對他自己會有用,因為他已經凌駕在規矩之上了……這就是現實。

    一人一獸一路交談,乘坐飛行神獸,快速向夜冥城飛掠而去。

    與此同時,張懸居住的院落,一張拜帖送了進來。

    “應費?”看著上面的名字,孫強一臉疑惑。

    少爺不在家,其他人都在修煉,自然只有他,忙里忙外。

    “根據對方的陳述,是外城來的商賈,有事特來拜見少爺!”遞拜帖的下人道。

    雖然倉促住下,孫強卻也招了一些下人,給眾人提供餐食之類的事情,不然,總不能餓著肚子修煉吧。

    “讓他進來!”孫強點頭。

    很快,一個中年人走了進來,正是之前從城主府離開的那位。

    “孫管家……”來之前已經打聽清楚了,應費一臉笑容。

    “不知應先生所來何事?”

    賓主坐下,孫強疑惑的看過來。

    “是這樣的,城內現在流行的美容丹,是張懸少爺煉制的吧!”應費開門見山,道。

    “美容丹?”孫強發懵。

    少爺,又搞了什么?

    怎么我一點都沒聽過……

    “不用和我偽裝了!”見眼前這個胖子,修為不高,偽裝的本領卻不差,應費皺了皺眉,道:“我既然敢來,肯定已經調查清楚。”

    “這……”孫強不再言語,而是看了過來:“那……你的目的?”

    少爺的手段太多了,而且一般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從不提前通知,現在的情況,也只能看對方的想法,隨機應變了。

    “孫管家快人快語,既然這樣問,我也就不掩飾了,我的目的很簡單,希望你們能將丹藥煉制的方法,賣給我,價錢好商量。”

    應費道。

    “丹方?你想買丹方?”孫強皺眉。

    “不錯!”應費道。

    孫強搖了搖頭:“不好意思,丹方,是我少爺苦心孤詣研究出來的,不可能出售!來人,送客!”

    盡管不知道對方說的是什么東西,但少爺弄出來的,丹方肯定不能出售。

    “我覺得孫管家還是考慮一下,不要這么著急回答……夜冥城雖說遵守規矩,但你們剛來到這里,又得罪了一寸灰,即便出了什么事,想必也只會讓人更加痛恨山賊……”

    嘴角揚起,應費屈指一彈,一道霧氣筆直向眼前的胖子飛了過去。

    城主有交代,對方出售倒也罷了,不出售,不介意用強。

    反正對方抓捕了一寸灰,完全可以借助山賊的名頭。

    有時候,不是剿匪不給力,而是,他們還需要活著,才能更好的借名字給別人使用。

    “你在威脅我?”眼睛一瞇,孫強站起身來,向前一步,帶著驚人的氣勢:“我跟在少爺身后,縱橫天下,一路走來,風風雨雨見過不知多少,你覺得我會害怕威脅?”

    “會不會害怕,你馬上就會知道……”微微一笑,應費計算著剛是散發的毒氣,起了效果,這才站起身來,雙手背在身后:“你是不是覺得現在胸口不舒服……”

    話音未落,臉上一陣火辣辣疼痛,一個耳光在臉上響起。

    “不舒服?你才不舒服,你全家都不舒服!”孫強眉毛一揚,帶著強大的怒火:“少在這里裝模作樣,老子裝逼的時候,你還不知在哪里和泥玩呢!這里不歡迎,滾!”

    “你……”還以為對方已經中毒,沒想到會出手,預料不及被抽了耳光,應費氣的身體輕顫,正想一巴掌將對方拍死,強忍了下來,再次屈指一彈。

    又一道毒氣飛了過去。

    毒氣剛鉆入對方面門,臉上再次一道火辣辣的疼痛,孫強怒氣沖沖,眼睛瞇起:“怎么,我說的話不管用?”

    “你……怎么沒事?”

    應費心中駭然。

    第一遍用毒,說失手了,情有可原,第二次,親眼看到藥粉被對方吸入咽喉,卻依舊中氣十足,一點模樣沒變……到底怎么回事?

    這毒,對付不了磷甲獸,可一般上品神靈依舊承受不住的。

    對方看樣子,連神靈都不是,連續兩道,臉色都沒變……難不成,實力并非如此,而是偽裝?

    “我不信……”牙齒咬緊,再次一彈,身上隱藏的幾種毒粉,全部噴了過去,齊刷刷落在對方身上。

    孫強又一巴掌抽了過來,勃然大怒:“不想死,就滾出去,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給你臉了不是?

    一層一層的粉末撒過來?

    我特么又不是燒烤,撒這玩意做什么?

    雖然連續三巴掌,并不重,可等于被折辱了臉面,應費氣的差點炸開,要不是忌憚對方是不是隱藏實力,肯定早就動手了。

    “找死……”

    臉皮一陣抽動,應費剛想同樣一巴掌對眼前這位抽過去,耳朵突然一動,像是聽到了某種傳音。

    再不停留,身體一晃,飛掠而出。

    來到門口,隨即看到兩個人影出現在面前。

    正是之前,埋伏磷甲獸的兩個。

    “什么事?”眉毛一皺。

    “回稟大人,我們抓捕磷甲獸,被人干擾……失敗了!”其中一個人影滿臉羞愧。

    “失敗?”應費愣住。

    “是那位張懸突然出現,救下了對方,而且……好像已經將其馴服了!”人影道。

    “張懸馴服了……磷甲獸?”應費滿是不敢相信。

    別人不知道磷甲獸到底有多高傲,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身為下品天神的城主,花費無數代價,去了多少次,都沒成功,對方一個下品神靈,不光救了對方,還將之馴服……

    “千真萬確!我懷疑……對方隱藏了實力。”來者點頭。

    “……”應費身體晃動。

    之前,這位張懸下品神靈能夠輕松抓住上品神靈級別的一寸灰,就覺得奇怪,現在更是將,城主都很難勝過的神獸馴服……

    會不會,也隱藏了實力?

    和剛才那個孫強管家一樣?

    雖然沒真正和張懸接觸過,可這個叫孫強的管家,剛剛可是見識了!

    沒有實力,怎么可能如此自信?連自己這樣的強者,都敢抽耳光,毫不留情?

    沒有實力,自己這么多毒,為何一點效果都沒有?

    真要連神靈都不到,隨便一種,都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更何況,對方的話語……隨少爺縱橫天下……這九天,可不是這么容易縱橫的!

    “幸虧剛才沒出手……”

    冷汗涔涔,應費眼睛犯暈。

    幸虧被抽了幾巴掌,忍了下來,沒和那位孫強翻臉,不然,逼得對方施展實力,肯定早就死在當場了。

    明白這點,悄悄轉頭向剛才的院落看去,對方的大門還沒合上,剛好看到了站在院中雙手背在身后的胖子。

    對方頭顱微微傾斜,看向天空,給人一種如淵似岳之感,好像天大的事,都無法讓其皺眉。

    “明面上不到神靈境界……實際上深不可測!”應費恍然。

    連續抽了自己這位上品神靈好幾巴掌,一點都沒害怕,中了這么多毒,也沒事,氣色不變……誰跟他說,只是個普通人,打死都不相信!

    偽神能有這種氣度?

    偽神能吸收上品神靈都抗衡不住的劇毒,毫發無傷?

    肯定是個深不可測的高手!

    不然,不會有這么沉穩的心態!

    “大人,我們現在怎么辦?”見他表情,對面的人影急忙問道。

    “再稍等一會,或許可以等那位張懸來到……”

    停頓了一下,應費道。

    盡管已經猜出,對方可能是高人,但還是不放心,想要探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