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八章 三須道人
    第二一三八章 三須道人

    “神王?”

    張懸恍然。

    看過無數書籍,對這種級別的實力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帝君隱藏世外,幾乎不怎么出現,也沒什么人見過。

    實際掌控天下力量的,是封號神王。

    這種級別的強者,九天總共加起來,不超過三十位,平均每一方勢力,三個左右。

    然后是神王,一百多點。

    算下來,一方地域,十人左右,因此,這種實力,已經可以說,站在神界最巔峰了!

    上品天神面對這種級別的強者,都無能為力,一點反抗都做不到,更何況下品!

    一道意念掃過,恐怕就會灰飛煙滅。

    有這樣的人做后盾,一些中品神元丹而已,還真沒人敢找麻煩。

    “他叫什么名字,沒人知道,只知道留了三根雪白的胡須,因此,被稱為三須道人!就住在城西不遠的地方,若想去找,我可以帶你過去!”

    齊靈兒道。

    夜輝城盡管不是她管理的地方,消息卻打探的十分熟稔。

    “帶我過去吧!”張懸點頭。

    如果爭奪城主的人,只是下品天神境,憑借現在的修為,擁有一戰之力。但此刻,只是上品神靈初期,距離巔峰還有一定距離,遇到這種強者,就沒太大把握了。

    之前,修煉停止,是因為下品神元丹沒了效果,到了這里,自然先找到合適的藥物,將修為提升上來再說。

    三須道人居住的地方距離不算太遠,眾人走了小半個時辰,就看到一間院子不大的茅草屋,和四周高大的建筑,格格不入。

    寸土寸金的城市內,這么大院子,沒被拆除,和帝都某些四合院一樣,單憑這點,就能讓無數前來找麻煩的餓人,望而卻步了。

    沒來到跟前,院子里響起一個聲音。

    “前輩棋術高明,在下遠遠不如!”

    “你雖有幾步棋下的不好,整體來說,還算不錯,以后勤加學習,應該有機會超過我……”

    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多謝前輩指點……”

    “吱呀!”

    院門打開,一個面如冠玉般的青年走了出來,臉上滿是懊惱之意,身后跟著侍從,身體一閃,從張懸等人身邊走了過去,隨即消失在夜輝城長長的巷道之中。

    “因為三須前輩棋術高強,每天都有不少來挑戰的存在,這位應該正是其中之一!”

    齊靈兒解釋一句,微微一笑,來到門戶外面,聲音傳遞進去“皇城齊家,齊靈兒,前來拜訪三須前輩,還望一見!”

    “什么七家、八家,和我沒關系。我也不想見,回去吧!”

    老者的聲音繼續響了起來。

    “前輩不要推辭,在下并非以齊家壓人,而是前來拜訪,有事相求!還望前輩一見……”愣了一下,齊靈兒忙道。

    換做別人,說出皇城齊家,肯定會立刻趕上來,生怕得罪,眼前這位,卻直接拒絕,根本不怕得罪人,脾氣還真夠怪的。

    不過,齊家雖然厲害,這里不在皇城,再加上不可能因為這種小事而怪罪,對方即便拒絕,也無可奈何……

    “閑云野鶴而已,沒什么能力,也肯定幫不上,還是算了……”

    院中的老者,似乎不愿沾惹齊家,繼續道。

    皺了皺眉,齊靈兒有些不悅。

    再次向前一步,剛想繼續說話,就見張懸擺了擺手,道“前輩,在下張懸,乃一介散修,對棋術也頗有研究,想和前輩對弈一局,不知可否!”

    “你也精通棋術?”愣了一下,老者似乎有些心動,還是道“今天三局已完,你明天再來吧!”

    “三局?”

    “在下愛棋成癡,但為了防止耽誤其他事情,規定一天只弈三局,剛才那位青年,正是今天的最后一場,想和我下一盤,明日再來!”

    老者道。

    “明日太晚了,我今天就有可能離開夜輝城……”張懸搖頭。

    這么快速度趕到這里,等一天肯定不愿意。

    “離開不離開,管我什么事!”老者哼了一聲,似乎懶得相見。

    “前輩不要這么著急開口,既然對弈,就肯定有輸有贏,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

    張懸也不著急,微微一笑“我自負有些棋術,縱橫天下能夠勝過的不多,這樣吧,你只要能將在下下贏,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只要不違背道義,任何事情都行。當然,我要能勝過你,也會向你提一個要求……如何?”

    “任何要求都行?”沒想到這位說話的,如此傲氣,老者皺眉。

    “不錯!”張懸點頭。

    “那我要你身后的那頭獸寵!”老者道。

    對方雖沒出來,卻已經看到了張懸身后的張甲,認出了身份。

    不然,也不可能和一個青年,聊這么多。

    “不好意思,這雖然是我的寵物,卻也是我的兄弟和朋友,不能拿它做賭注,還請換個要求!”張懸擺手。

    “主人……”張甲眼眶一紅。

    以為,主人肯定會拿它做賭注,獸寵而已,無關緊要……做夢都沒想到,說出這話。

    主人竟然沒拿它當寵物,而是朋友和兄弟……

    以后,為了對方,赴湯蹈火,都在所不惜。

    “哦?”老者沒想到他會這樣回答,也愣了一下,道“那你身上沒我想要的了,沒必要打賭!”

    “沒你想要的?這可未必!”

    張懸淡淡一笑,屈指一彈,一個虛影出現在面前,映像中,一個人影正在煉丹爐旁,生爐煉丹,五指翻飛,手法極其玄妙。

    “前輩,擅長煉丹,不知我這套煉丹手法,可入法眼?”手指一勾,虛影消失,好像剛才從未出現過一般。

    “你這煉丹手段……”

    老者聲音中滿是驚訝。

    剛才的虛影,別人看不出什么,但他精通煉丹,一眼就可以看出,蘊含了一套極其精妙的煉丹之術,甚至比他的方法,都要高明不知多少倍。

    “進來吧!”

    片刻后,院門“吱呀!”一聲打開。

    一個老仆來到跟前,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淡淡一笑,張懸當先走了進去,齊靈兒等人緊跟其上。

    通過看書,知道神界的煉丹之術和名師大陸相通,他學貫天下,煉丹之術,即便在這里,也達到了巔峰級別,隨便用此吸引對方,不算算什么。

    院子不大,一個老者端坐在中間的石桌跟前,三縷胡須,隨風飄揚,頗有仙風道骨之感。

    “開始吧!”

    懶得多說廢話,老者拿起棋子,頭也不抬的看向棋盤。

    既不說之前的賭約,也不再提煉丹方法之類的話語。

    “微微一笑,張懸來到跟前,剛想坐下,突然愣了一下,眉頭一皺。

    聽到下棋,還以為和名師大陸的一樣,沒想到這里的棋路,截然不同。

    名師大陸的棋,他看過無數書籍,絕對算得上最巔峰的存在,但現在棋路不同,下法肯定也不一樣,規則不知道的話,如何獲勝?

    “怎么?”

    見他停下,老者皺了皺眉。

    “前輩稍等,我不但愛棋成癡,還愛棋如命,和高手下棋,是一件神圣之事,不可草率,我需要先提前平心靜息,禱告神明!”

    微微一笑,張懸臉不紅,氣不喘。

    聽他這樣說,老者本來毫不在意的表情,變得凝重,眼中露出贊許之色。

    棋術越高,越有敬畏之心,而非傲慢。

    眼前這位,年紀輕輕,能夠擁有這種心境,十分難得。

    微微一笑,張懸閉上眼睛,裝作禱告模樣,口中卻給不遠處的齊靈兒和張甲傳音。

    “你們誰知道……下棋的規則?”

    齊靈兒、張甲“???”

    剛聽信誓旦旦,駭異棋術很高明,鬧了半天,連規則都不知道?

    現在就算知道規矩,也太晚了吧!

    尤其是張甲,整個獸都快要宕機了。

    跑過來和對方打賭,剛覺得自己這位主人,無所不能,無所不會,結果……問它規則是什么……

    你不會真以為,剛問完,一次都沒玩過,就可以贏過眼前這位棋術大師?

    雖然作為神獸,很少玩人類的棋術,但一人待在山上,無聊的時候,也研究過一些。

    眼前這位三須道人所下的,是神界通用的洛神棋,比普通的圍棋,復雜了好多倍。

    玩法盡管單一,可技術很重要,對智慧和天賦有極大的考驗。

    有些人,終其一生,棋力平平。

    甚至不少神王,棋術也很一般。

    眼前這位老者,能夠讓一城內的所有高手都束手無策,手段之高,可以想象……

    啥規則不懂,就挑戰,還下了這么大的賭注……

    能不能別這么刺激?

    一陣無語過后,齊靈兒傳音過來“這個棋的規則是……”

    很快,講述了一遍。

    規則很簡單,但變化卻是無窮無盡,厲害的棋手,能夠看穿幾十步,每一下都后無盡的后手,妙趣橫生。

    不懂得,哪怕知道規則,也會被輕易碾壓,不知如何是好。

    “哦!”

    不理會對方的郁悶,張懸松了口氣。

    幸虧規則容易,運轉起來并不復雜,不然,現學的話,還真不知所措了。

    “可以開始了嗎?”

    等了片刻,見眼前這位青年,似乎祈禱完,三須道人再次看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