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邱紀
    當帳篷外的聲音傳進來時,伊秋水的柳眉頓時微微一蹙,光線落在她那如白瓷般的臉頰上,反射著奪目的光澤。

    她只是看了一眼周元,平靜的道︰“你好好養傷,其他的事情不用理會。”

    “等你的傷養好了,你再離開會更安全一些。”

    從伊秋水的言語深處,周元能夠感覺到對他的一絲戒備,或許是因為他來歷不明的緣故。

    “等我傷好,就會離去。”

    周元面無波瀾,點了點頭,雖然伊秋水言語間有戒備,但他也並沒有做出什麼自尊心受到侮辱憤然而起的舉動,因為以他現在的狀態,如果胡亂離開,的確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特別是在他莫名其妙砸死了一個應該也算是有些背景的倒霉家伙的前提下。

    他很清楚的知道,這里已經是混元天了,不再是蒼玄天...

    他已經沒有蒼玄宗可以讓他扯虎皮,同時也沒有深不可測的夭夭隨時陪伴在身邊,在這里,一切都只能依靠他自己了。

    伊秋水听到周元那平淡的話語,知曉對方听出了她話語深處隱藏的意思,不過後者這般干脆的回答,倒是令得她有點不太自然。

    不過她也沒有多說什麼,如今她們的情況有些特殊,而周元來歷不明,突然的從天而降,又剛好的救了冬兒,諸多巧合,若是說故意做局接近她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先前她有些試探,若是周元表現出什麼猶豫或者找借口想要逗留的話,那麼她心中自然會將周元劃入懷疑線中。

    只是令得她稍稍松口氣的時,周元的表現並沒有異樣。

    伊秋水修長的睫毛輕輕眨了眨,然後從乾坤囊中取出一個玉瓶,放在周元身旁,道︰“這里面是“蘊源丹”,能夠恢復源氣,對你現在應該有些用。”

    “謝謝。”

    周元遲疑了一下,最終沒有拒絕,因為現在的他,的確非常的需要這種恢復傷勢的丹藥,只要源氣不再枯竭,他就能夠運轉玄聖體修復肉身,雖說那種速度沒有太乙青木痕來得快,但現在也沒辦法挑剔了。

    “算是欠你一個人情。”他認真的說道。

    對于周元這話,伊秋水沒怎麼在意,她自身天賦卓越,這個年齡能夠達到神府境中期的實力,在這小玄州年輕一輩中也算是名列前茅。

    所以其實她對于周元的實力,並沒有太高的預估,畢竟後者是來自其他的天域。

    而混元天是除了聖族之外的諸天之最,伊秋水身為混元天的人,在看待其他天域的人時,自然也會有著一點優越感,這幾乎是絕大部分混元天生靈的通病。

    這就猶如蒼玄天中,聖州大陸的人看其他大陸的人一樣的心態。

    所以伊秋水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對著帳篷外而去。

    伊冬兒沖著周元笑嘻嘻的道︰“周元小哥哥,你先安心養傷。”

    周元沖著她溫和的笑了笑,小女孩心思倒是單純,沒有她姐姐那麼多心思,而是真的將他當做了救命恩人。

    雖然在周元看來,其實她才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望著這一對姐妹出了帳篷,然後很快的周元就听見了從外面傳來的一些騷動聲,

    周元猶豫了一下,也是掙扎著坐起身來,來到帳篷旁,撩開細微的一角,目光對著外面投射而去。

    他想要搞清楚現在究竟身處何地。

    ...

    帳篷之外,是處于一片營地之中。

    而此時,在周元所在的帳篷外面,正有著一波人圍過來。

    伊秋水美眸在日光的照耀下顯得有些明媚,她盯著前方的這些人,那領頭的是一位面色陰沉的中年男子。

    “邱紀,你們還留在這里做什麼?”伊秋水冷淡的道。

    那名為邱紀的中年男子眼中有著怒火涌動,喝道︰“伊姑娘,我們家小公子不明不白死在這里,你不給個交代,還想讓我們走?”

    伊秋水冷笑道︰“別以為我不知道那邱陽想做什麼,無非便是想暗中劫持冬兒,用來威脅我吧?”

    邱紀怒道︰“伊秋水,不要以為你父親臨死前說了將州主之位傳給你,你就真的是小玄州州主了!而且,就算你真成了州主,殺了我邱家小公子,我邱家也不會善罷甘休!”

    “來人,給我把那個小子抓出來!”

    他厲喝一聲,頓時其身後有著數道身影站了出來,強悍的源氣涌動,皆是在他們的身後形成了一道神府光環。

    “誰敢!”

    伊秋水柳眉倒豎。

    唰!唰!

    十數道身影也是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伊秋水身後,目光凌厲的鎖定著邱紀等人,這些護衛實力也是極為的不凡,大多數都是踏入了神府境。

    這雙方一言不合,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那邱紀面色發黑,他當然知曉邱陽費盡心思創造出機會,就是打算暗中劫持伊冬兒,可誰都沒想到,機會是來了,可最終邱陽在即將得手時,突然被從天而降的一個人給活活砸死了。

    這搞得如今人沒到手,反而將計劃暴露,徹底的得罪了伊秋水。

    這如果到了玄州城,他們邱家家主知曉此事,必然是雷霆之怒,到時候第一個有麻煩的就是他邱紀。

    “伊秋水,你真的是要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跟我邱家撕破臉皮嗎?你現在可還不是小玄州州主呢!”邱紀眼神陰森,道。

    “你把那個人交給我,我起碼有個交代,你好我好,不然的話,此去玄州城可還有些路呢,到時候出了什麼事,那可就怪不得誰了。”

    他的話語中,有著濃濃的威脅。

    不過伊秋水卻是美眸冰寒,毫不退讓︰“現在帶著你的人有多遠滾多遠,此事待我到了玄州城,你邱家盡管來找我便是!”

    邱紀眼目如毒蛇一般,目光掃過後方的帳篷,然後陰冷的一笑,沒有再多說,直接是帶著人轉身而去。

    隨著邱紀他們的離去,此地劍拔弩張的氣氛方才消除而去。

    帳篷內。

    周元收回目光,回到床榻上,他的眉頭微微皺起。

    看來他這才剛到混元天,就直接被人記恨上了...

    不過那小玄州州主,又是什麼?

    伊秋水這邊,事情也是不少呢...

    周元嘆了一口氣,手掌握著先前伊秋水給他的玉瓶,眼目漸漸的閉攏,不管如何,還是趕緊先將傷勢修復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