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兄弟們還行
    “這就沒了……一個時辰的修煉時間,太短了……”

    易雲感到遺憾,突然被人打斷參悟,這種感覺很不爽。

    如果能多呆一會兒就好了,比如再呆一個時辰,那肯定收穫巨大。

    其實想想,再呆一整天都不够啊!

    易雲看著眼前的三頭巨獸雕塑,眼饞得很。

    這荒神殿,不愧是太阿神城的鎮城之寶,什麼時候才能再進來一次呢?

    “媽的,終於熬過去了。”

    “歷練效果是好,可這一個時辰,簡直就是受罪……”

    在易雲身邊,幾個少年簡直像是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全身都被汗水濕透了。

    還有的人,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完全不顧形象了,對這些心高氣傲的天之驕子來說,哪怕有一分力氣,都會得硬撐著站起來的。

    像死狗一樣躺在地上,那實在是到了極限的極限了。

    很多人之前都想過中途放弃,離開荒神殿了,不過他們也清楚,這荒神殿中修煉機會非常寶貴,浪費了這一個時辰,以後想再進來的話,就要支付龍鱗符文了!

    而這價格,絕對不便宜!

    這個不用想也知道,整個太阿神城那麼多人,誰不想參悟這六大太古遺種神像?這麼多人排下來,輪到每個人的時間又能有多少呢?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中途放弃,那不但是暴殄天物,也會被禿頭男子瞧不起,說不定從此被列為黑名單,所以不管再怎麼難受,他們一個個的,卻也都支撐了下來。

    跟其他人不同的是,易雲現在體內充滿了精純的能量,這些能量,自然是來自於太古遺種!

    從剛才到現在,易雲一直處於頓悟狀態,在精神高度集中的時候,他的身體積壓的太古遺種能量其實只吸收了很少的一點點,其他的還沒來得及吸收。

    易雲搖了搖頭,自己剛才領悟起法則真意來,真是什麼都顧不得了,太古遺種的能量都沒來及消化,因為消化這股能量需要時間和精力,那樣做就沒時間領悟真意了。

    荒神殿的時間太寶貴了,太古遺種的能量可以囫圇吞棗的吃下去,回家再慢慢吸收。

    不過,即便沒有吸收,易雲的身體,也在這股能量的滋養下,變得愈發雄壯起來。

    此時別人一個個都東倒西歪了,而易雲卻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他隨意的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因為之前全神貫注的頓悟,易雲的汗倒是流了不少。

    “嘿嘿,熱了嗎?流了這麼多汗……不過,你也算不錯了。你能一直站著堅持到最後,讓我意外。”

    就在易雲擦汗的時候,他背後響起了一個酷酷的聲音。

    易雲回頭一看,見說話的人,正是周魁。

    原本也是消耗不小的周魁,此時已經强行提起一口元氣,維持這他的氣勢和良好形象。

    他又恢復了他招牌性的動作,雙臂交叉抱在胸前,雙腿分開站立,一副“老子剛才那一個時辰過的輕鬆”的樣子。

    說實在的,周魁現在還能保持著這個姿勢站立著,已經是相當不錯了,至少跟別人比是這樣了。

    在易雲看來,周魁就是在强行裝逼,外强中幹。

    易雲無言的看了周魁一眼,根本懶得理會,也沒有興趣打擊周魁。

    這倒不是因為易雲與世無爭,而是因為在來到太阿神城,見過了一些元基境天才俊傑後,易雲的眼界也越來越高。

    視野開闊了,見到更廣闊的世界,易雲的目標也便更遠大。

    周魁對易雲來說,其實已經不再是競爭對手了。

    他的目標是那些在太阿神城呆了三四年的人。

    這些人是楊乾,是妖刀,甚至是洛火兒、秦浩天!

    易雲的目標,是追上這些人,是以最快的時間,突破元基境!

    易雲走出了所在神殿的大門,這個地方實在太美妙了,就這麼離開,易雲覺得很可惜。

    “易兄弟,沒事吧。”

    易雲從荒神殿中出來的時候,一個身材微胖的少年氣喘的說道,他是易雲在來神荒的路上認識的許征,此時他兩隻手撐著膝蓋,臉色蒼白,看起來也消耗很大。

    “沒事。”易雲擺了擺手,其實他太陽穴隱隱作痛。

    雖然身體充滿了力氣,可是易雲的精神力消耗卻很大。

    用紫晶吸收太古遺種雕塑的能量,並不容易,一是因為大衍真金的封印,一是因為現在易雲的境界很低,操控太古遺種的能量有些勉强,就像一個小孩子掄大錘,掄幾下胳膊就會酸。

    易雲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堅持了一個時辰,他的精神力消耗可想而知了。

    而且領悟聖賢真意,也是對易雲魂海的一大考驗。

    “易兄弟,你還是真實輕鬆,你看周圍。”許征拍了拍易雲的後背,指了指四周。

    現在大家的情况都不怎麼好。

    比如宋子俊,臉色已經蒼白得跟金紙似的,這個時候,他也顧不得跟易雲打招呼,已經在打坐調息了。

    其他很多人,也都跟宋子俊差不多,許征都算不錯的了。

    禿頭男子雙臂抱胸,也不說話,等著眾人調整。

    雖然精疲力竭,但是人們卻很興奮。

    一些還剩下點元氣的,為了彰顯他們的抗壓能力,正三五成群的議論著剛才的收穫。

    “果然有挑戰,不愧是太阿神城第一任城主建造的修煉地,剛才一個時辰的修煉,我感覺自己的神魂强大了很多!”

    一個玄武軍團成員,氣喘吁吁的說道,雖然累成狗,但他臉上卻在微笑,一副“我還有餘力”的樣子。

    “嗯!我的氣血也凝練了,這種壓力承受起來痛苦,但是卻壓實了我的氣血,大有好處啊!”

    “真的很想再進去一回!不敢說再堅持一個時辰,但是半個時辰,我還是能支持下來的!”

    這些說話的新人,一個比一個牛逼,都在打腫臉充胖子。

    這些發表議論的人,大多是玄武軍團的成員。不得不說,玄武軍團的武風偏向於力量型,論抗壓能力的話,他們確實比錦龍衛成員强。

    很多錦龍衛成員,這個時候都沒力氣說話了,想裝都沒的裝。

    一時間,玄武軍團的風頭,壓下了其他所有人,他們也是故意在禿頭男子面前表現,證明他們玄武軍團的厲害之處,還有個人實力的强大。

    只要給禿頭男子留下好印象,對自己日後發展的好處,那是可想而知的。

    禿頭男子摸著下巴,笑眯眯的看這些十三歲的小孩子在表演。

    他臉上有一道不明顯的刀疤,因為他的微笑,那刀疤有點扭曲,看起來像是一條蜿蜿蜒蜒的小蛇。

    易雲注意到這一幕,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感覺,這禿頭男子的笑容,怎麼看都有一種不懷好意的意味在裡面。

    笑面虎……

    易雲暗暗評估,這種笑容,他似曾相識。

    他在另一個世界,上學讀書的時候,就經常在某些任課老師的臉上,看到類似的笑容。

    每每看到這樣的笑容,易雲都會覺得心中一寒,因為那往往意味著接下來成噸的習題和工作。

    “都練得不錯是吧。”禿頭男子笑呵呵的說道。

    “報告秦教官,兄弟們還行!!”

    周魁打了一個標準的神國軍禮,聲音響亮震耳,中氣十足!

    其他玄武軍團的成員,也都跟著大喊:“還行!”

    軍隊是講究氣勢的地方,無論答到報數也好,喊口令也好,回答長官也好,聲音都要短促、響亮、有力。

    不過易雲估計,光是這一句喊話,就把周魁剛才休整恢復的那一點元氣給耗光了吧……

    易雲用同情的目光看向周魁,這個肌肉都長到腦子裏的孩子,大概還不知道接下來等待他的會是什麼。

    “挺精神嘛!不錯!”

    禿頭男子點頭,一副很滿意的樣子。“那都起來吧,跟我去校場!”

    “校場?”周魁一時間有些發呆,“去校場做什麼?”

    “沒什麼,就是一些基礎性的訓練,比如說負重深蹲,蛙跳,刺殺訓練之類的,很輕鬆。”

    禿頭男子一副語氣很隨意的樣子。

    易雲聽了,面露古怪之色,“基礎性”訓練?很“輕鬆”?

    “原來是基礎性訓練,好!”

    周魁一口應下來,他現在雖然消耗很大,但只是基礎性訓練的話,他還是能應付下來的,他確實還有餘力。

    周魁的狀態還好一點,其他玄武軍團的成員,卻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

    以他們現在的狀態,做基礎性訓練,都夠嗆了。

    “沒事,有人比我們更差呢!”

    一個玄武軍團成員,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易雲、宋子俊等人。

    “錦龍衛的那些花拳繡腿,在這些硬碰硬的爺們訓練中,肯定剛不過我們,有人墊底呢,沒什麼可擔心的,看他們現在這樣子,背著自己的武器走到校場都成問題。”

    人們被老虎追的時候,不需要跑的比老虎快,只要跑得比最慢的那個人快就夠了。

    “對啊,比他們强就行了!”

    這麼想,玄武軍團的成員們就都放心了,他們跟著禿頭男子,準備去太阿神城的校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