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規矩
    在武道宗門中,通常的傳統是——太上長老或者宗門老祖為最高掌權者,而掌門,只是一個執行者。

    這是因為武者壽命極為悠長,一些宗門老祖活了不知多少萬年,他們往往在步入晚年的時候,就已經放手掌門之比特,傳給下麵的弟子了。

    很多時候,被選中的弟子成為掌門,其他弟子就是長老,他們身份差距是有,但也不會那麼大,能讓座下長老誠惶誠恐的太少見了,這等威勢一般只有宗門老祖才會具有。

    “這萬神嶺,宗門不咋地,掌門架子倒是不小。”

    眼看著一群長老、親傳弟子,都遠遠的候著,淨月沙撇撇嘴,不屑的說道,在她看來,萬神嶺之所以能跟淨月島並列,不過仗著人多罷了。

    聽到淨月沙的話,淨月萍無奈的搖了搖頭,她知道淨月沙眼光極高,對淨月島的未來充滿信心,這使得她有些看不上一年不如一年的萬神嶺。

    淨月萍開口道:“不要小瞧萬神嶺的底蘊,這萬神掌門在萬神嶺中能有這樣的威嚴,自然不會是簡單之人。”

    說話間,她們又穿過一扇大門,大門自主打開,呈現在兩人面前的是一座宏偉的大殿,

    這大殿佈置簡約而大氣,中間擺放著一張長方形的玄靈脂玉桌子,而在桌子一端的尊比特上,坐著一個人。

    他居然是一個少年?

    少年?

    淨月沙愣了一下,她能感覺出,此人不是那種外表年輕的老怪物,他的應該確實年齡不大,她能從對方體內感受到無比旺盛的生命之火,似乎他體內蘊含著無盡的生命潜力一般。

    而且對方的修為只有道宮境,這也說明他年紀不可能太大了。

    這少年什麼身份,怎麼獨自坐在大殿之中,萬神掌門呢?

    看到淨月沙和淨月萍前來,易雲神色平靜的指了指他對面的座位,淡淡的道:“兩位遠道而來,請坐吧。”

    淨月沙看到易雲這樣隨意的態度,儼然以主人自居,甚至都沒有起身相迎,更沒有行禮,這讓她眉頭微蹙,這小子,沒有半點作為一個小輩的覺悟,他以為他是誰啊?

    發覺淨月沙和淨月萍都沒有動作,只是看著自己,易雲眉頭一挑:“兩位有什麼指教麼?”

    “你是誰?”淨月沙開口問道,她生性高傲,詢問的語氣也帶著幾分傲意。

    易雲自然聽出了淨月沙口氣中的不快,他稍稍換了一個姿勢,直接靠在椅背上,依舊沒有起身,只是淡淡的看著淨月沙。

    易雲的眼神並不掩飾,這種眼神,讓淨月沙極為不爽,她作為淨月島傳人這麼多年來,從來都高高在上,習慣了眾星捧月的生活,尤其异性看到她,多半自慚形穢。許多男子明明想仰慕她,卻又不敢與她對視,因為她太耀眼了。

    而這易雲,不光是肆無忌憚的打量她,甚至有一種審視的味道,這讓淨月沙俏臉一寒,“我們是來見萬神嶺掌門的,你一個小輩在這裡頤指氣使的,萬神嶺的弟子都這麼沒規矩嗎?”

    淨月沙失去了耐性,言語也不会了。

    “怎麼個沒規矩?”易雲反問,雖然被這個少女言語衝撞,但是他並不置氣,他知道淨月島傳人的情况,作為一隻驕傲的天鹅,有這樣的反應也正常。

    “與我同來的,是我淨月島副島主雨萍真人,你作為萬神嶺弟子,見了淨月島副島主理應起身相迎,在十步之外駐足,躬身行禮,口稱師叔。你在這裡大刀金馬的坐著,算什麼禮數?”

    淨月沙真的是越來越反感萬神嶺弟子了,三天就收一次人,收一些三脚猫功夫的人也就罷了,可是現在連別說實力了,收的弟子連最起碼的禮儀都沒有。

    還有那萬神掌門,好大的架子,讓一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愣頭青來接待他們,他自己人呢?

    聽了淨月沙的話,易雲點了點頭道:“你說得對,大宗門弟子見了其他大宗門的長輩,理應行禮……你現在離我也差不多十步遠了,你可以鞠躬了,我姓易,叫我易師叔就行了。”

    易雲本來說前半句,淨月沙俏臉上的寒意還緩和了幾分,她本以為易雲這就要站起來,給萍師叔行禮,她跟萍師叔站一起,也能讓這小子老老實實的低頭,可是她聽到易雲的後半句,卻氣得美眸圓睜。

    她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小子讓自己鞠躬行禮,還要叫他師叔?

    “小子,你是不是沒睡醒!”此時淨月沙真的想動手的心思都有了,她想揍易雲一頓,把他打得滿地找牙,好好替萬神嶺教訓一下這個不懂規矩的弟子。

    至於萬神掌門,她也懶得理了,反正對方不給他們淨月島面子,她何必又給對方面子?

    淨月沙幾乎就要上前,卻被淨月萍按住了肩膀,她畢竟年長一些,雖然她之前也因為易雲的無禮而氣憤,可是仔細分析易雲話裏潜藏的意思,她突然意識到了一個不可能的可能。

    “少年郎,你這話什麼意思?你讓月沙叫你師叔……你該不會是說,你就是萬神嶺掌門吧!?”

    淨月萍這樣一說,淨月沙聽得愣住了,她這才想明白之前沒想通的地方。

    這大殿,只有易雲一個人,而之前的孫長老,恭恭敬敬的請他們進來覲見萬神掌門,掌門沒見著,只見到了這少年,除非,這少年就是萬神掌門!

    意識到這一點,淨月沙不可置信看著易雲,她小嘴微張,久久不能合上。

    這怎麼可能!!

    萬神嶺偌大一個宗門,與淨月島、天樞門齊名,萬神掌門地位尊崇,權勢滔天,掌控了周圍方圓數千萬裏芸芸眾生的性命,他居然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少年?

    淨月沙天賦無比出眾,同齡人中無人能及,她在淨月島的地位,也是尊貴無比,走到哪裡都是眾星捧月,可即便如此,她也只是淨月島傳人,要想繼承島主之比特,怕是還得一萬年之後了。

    可是眼前這個少年,他居然……已經是萬神掌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