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慘烈
    被籠罩在雷霆力場中,易雲感到一絲絲電流擦過他的皮膚,讓他有種全身酥麻的感覺。

    “憑速度,我無法戰勝你,那我就與你正面一戰吧!”

    白全身籠罩在紫電之中,風雷陣陣,他的衣衫、頭髮都隨紫電飛舞。

    拋開了速度,白的全身的能量急劇攀升,此時此刻,他就像是雲間操控雷電的神祗。

    “吼——!”

    仿佛有一頭恐怖的巨獸在白的體內發出嘶吼,白出手了,這是他第一次全力以赴的出手。

    黑光劍,席捲了雷霆領域中的神雷,咆哮著向易雲斬殺而來,這些紫色的電光,在虛空中凝聚到極致,已經變成了黑色,黑色的電光,最終凝成了一條數丈長的雷獸虛影!

    這雷獸栩栩如生,簡直如同實質,它的外表像是一頭黑色的猛虎,向易雲撲殺而來。

    “雷殺!”

    黑色雷獸所過之處,紫鎢鋼地面全部被融化,變成了一片片鐵水。

    這等威力,讓場中所有觀眾屏息。

    眼看著這黑色雷獸襲來,易雲全身皓日真氣澎湃,身後浮現出了湯穀扶桑的虛影。

    易雲很清楚,白這一擊威力非凡,因為修為的差距,僅憑《太阿聖法》他根本難以抵擋。

    呼——

    在易雲體內,純陽之靈激蕩,易雲催動紫晶到極致,純陽之靈瘋狂的吸收周圍環境中的純陽之力,原本安靜燃燒的純陽之靈,現在就如同一輪綻放著熾烈光輝的太陽一般。

    純陽之靈,幾乎沖出了紫晶,這灼熱的力量,如潮水一般湧入易雲的四肢百骸,易雲感覺,自己的身體都仿佛燃燒起來了。

    刀道三十二字——人刀合一!

    易雲出刀了,他的身體與音殺刀融為一體,像是一道流星一般****出去。

    轟!

    狂猛的撞擊。衝擊波如同利刀一般,將紫鎢鋼地面切得七零八落。

    “小心!”

    在神荒臺周圍,離得比較近的武者,能清晰感受到那恐怖的刀氣劍氣。即便隔著防護,也讓他們感受到極大的壓力。

    一次正面交手,易雲全身巨震,虎口酥麻。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被雷電湧入,能量在易雲經脈中肆虐。白的雷電,有一股生生不息的力量,即便以純陽之力都難以消磨。

    而同樣的,白也不好受,易雲的刀氣太犀利了,而且領悟純陽劍宮劍意後,易雲的元氣,多了一絲不朽的内容,這不朽之力,即便在易雲不動用純陽劍宮劍意的時候。也會不自覺的表現出來。

    於是,在白的體內,易雲的純陽之力就像是不滅的火焰一般熊熊燃燒,難以磨滅,讓白全身疼痛。

    兩人各自退開十幾丈距離,他們都面色蒼白,體內氣血翻湧。

    “易雲!”看到易雲臉色蒼白,眉頭緊皺的樣子,文雨、楚小冉等人都擔心起來。

    白太强了!

    以易雲現在展現出的實力來看,他贏下這場戰鬥很艱難。就算贏了,怕也是慘勝!

    僅僅剛才一次交手,無論白還是易雲,都受了不輕的內傷。

    白受傷不要緊。可是易雲受傷,就情況不妙了。

    要知道,在白的後面,還有十個雲龍神國的武者呢!

    這些人,雖然遠不如白和風琳,但也實力不差。相對而言,之前被易雲一劍解决的慕容光,在這群人當中大概也只能排中游。

    易雲對付慕容光的時候,看似輕鬆,其實也消耗了不少元氣。

    如果他跟白一戰後,再與這些人交手,他又還能剩下多少元氣?

    到那個時候,易雲怕是未必能再用出劍招了。

    “好刀!好强的純陽之力!”白說話間,臉色一陣不自然的潮紅,他擦了擦嘴角,卻是有一絲鮮血流出。

    剛才與易雲的正面碰撞,他的經脈已經受損。

    “不過,你現在,也不好受吧,我的雷電,不是那麼容易湮滅的!”

    白看著易雲,嘴角綻放出一絲笑容,這是棋逢對手時的興奮笑容,與易雲的這一戰,讓他越來越興奮了。

    在白的對面,易雲與白對視,慢慢的握緊了音殺刀。

    與白這一戰,果然無比艱難,以他一人之力,同時面對雲龍神國十五個天驕,終究還是太勉强了!

    如果祭出金烏法相圖騰,那麼易雲相信,自己的力量,更是會在短時間被抽空!

    可是不動用金烏法相圖騰,又怎麼能贏下白?

    “再來!”

    白大喝一聲,又一次出手。

    “吼——!”

    又是一聲咆哮,在白的身後,那黑色雷電凝成的雷獸再度出現。

    雷獸灌注在白的黑光劍之中,整柄劍,綻放出萬丈黑色光輝!

    白高高躍起,周圍的無數電流,都如同粗大的紫蛇一般向白湧來,在雷霆力場之中,他的力量能够發揮到極致!

    白自上而下,向易雲沖來。

    易雲瞳孔收縮,手持音殺刀,背後出現了除了湯穀扶桑的虛影之外,還出現了成片的屍山血海,宛如修羅殺域!

    “嗚嗚嗚——”

    一陣陣鬼哭之聲,伴隨著灼灼燃燒的純陽火焰,這近乎内容相反的力量,灌注音殺刀之上,易雲自下而上,對著白一刀劈斬!

    “刀道三十二字——殺戮為心!”

    哢嚓!

    狂猛的撞擊,至高的溫度,讓易雲脚下的紫鎢鋼地面直接碎裂、凹陷,易雲整個人,幾乎被砸入神荒臺之中!

    然而白也被這一擊所反沖,他身體飛退數十米,淩空吐出一口鮮血。

    轟!

    白重重的摔在神荒臺外的紫鎢鋼牆上,將紫鎢鋼牆都砸凹了。他滑落在地,撐著黑光劍站起身來,眼神中依舊閃爍著興奮的戰意。

    易雲也從紫鎢鋼的坑洞裏一躍而出,音殺刀斜指地面,刀尖輕輕顫抖著。

    此時易雲上身衣衫已經撕裂,可以看到易雲身上那線條柔和的肌肉,然而,此時易雲的肌肉上,已經沾上了斑斑血迹,還有數處被雷電之力燒黑的痕迹。

    白這一次攻擊,比剛才更强,他好像是將整個雷霆力場的力量,全部壓縮到這一劍之中,斬得易雲全身氣血翻湧!

    神荒臺之下,所有觀眾一片安靜,從一開始的極速對決,到現在硬碰硬的對撞,戰鬥場面越來越激烈,而易雲和白,也越傷越重!

    這一戰,到底結果會如何?

    “真是痛快!”

    白興奮至極,似乎傷得越重,他反而越是興奮。“年輕一代,已經許久沒人能讓我打得這麼酣暢淋漓了。”

    白說話間,他全身的氣息竟然不减反增!

    似乎受這點傷對他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嗯!?白的氣息還在新增?”人們都是驚愕,原本以為,易雲和白的戰鬥,會慢慢因為雙方實力消耗而變得平和一些,可是現在看白的情况,似乎戰鬥只會越來越激烈!

    “白還有更多的力量沒有使出來,或者說,因為跟易雲交手的興奮,讓他體內潜藏的力量都爆發出來了。”

    “白還沒用出法相圖騰呢!”

    在雲龍神國一方,人們都興奮起來。

    在他們看來,總組決賽雖然跌宕起伏,出現了易雲這個異類,但是結果不會改變。

    白是他們雲龍神國的戰神,拋開白不談,其他十人中也不乏强者,其中有好幾個人,都要比君月强大,畢竟年齡優勢擺在那裡!

    “這個瘋子……”

    在長老席上,蒼顏看著白,罵罵咧咧的說道。

    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認,這一戰越來越難了,白是那種越戰越勇的類型,這種戰爭狂人,最是棘手!

    “蒼顏!”就在這時,蒼顏耳邊響起了元氣傳音,蒼顏回頭一看,是太阿神城城主。

    “這一戰,結果未定。若易雲敗,你出手,將易雲救下來,不要讓他在跟白的戰鬥中有什麼閃失。”

    “反過來,如果易雲勝了白,那我們的總組賽也到此為止吧。後面的戰鬥不打了,基本不可能贏,反而有些人怕是要對易雲下重手,希望借此在雲龍神國一戰成名。我不想易雲重傷在那些宵小之輩手上。”

    聽了城主的話,蒼顏心中一暖。

    蒼顏已經將易雲當成半個弟子,看到太阿神城城主不去追求這總組賽的勝利與否,卻優先考慮易雲的生命安全,蒼顏也心懷感激。

    “我知道了,有我在,不會讓易雲出事。”

    ……

    神荒臺之上,易雲和白相距十丈而立。

    兩人都感受到了對方的强大。

    “易雲!我知道你在擔心後面的戰鬥,可是……我覺得你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你如果不全力以赴,你一丁點戰勝我的機會都沒有!”

    “而即便你全力以赴,也勝率渺茫,你不能使用那劍招,你幾乎不可能贏我!”

    白很遺憾,他很想見識一下易雲的劍,他想在易雲巔峰時候,和易雲一戰!

    白說話間,他身後第三次浮現出了那黑色雷獸的虛影,“如果可能,我很希望用你我之間的一戰,决定太阿神國和雲龍神國這次總組決賽的冠軍歸屬,可惜,我沒有這個決斷能力,我能讓你休息一個時辰,已經是極限!”

    白坦然說道,易雲點頭,“我明白!”

    白最多決斷自己的戰鬥,不可能安排總組決賽的其他人。

    白輕彈劍鋒,眼中閃過一絲寒芒:“與你一戰,到這種程度,我已經很滿足,為了表示對你的尊敬,接下來,我會用最强的一招,擊敗你!”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