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塵埃落定
    “這小子!真的完全恢復了!?”

    蒼顏看著易雲,眨巴著眼,他也搞不明白易雲到底去幹了什麼,才半刻鐘時間回來就生龍活虎的,這簡直違反常理。

    他用詢問的目光看向太阿神城城主,卻見太阿神城城主大有深意的看著易雲,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

    易雲站在神荒臺上,一手持刀,一手持劍,看向台下的雲龍神國武者。

    此時此刻,易雲全身染著斑斑血迹,這血,有敵人的,也有他自己的,雖然他身穿破爛的衣衫,可是他的氣勢,卻如同凱旋歸來的王者,睥睨四方!

    “還有誰?”

    易雲問道,他並沒有刻意吼出這句話,但他的聲音中,卻蘊含了一股綿長不絕的力量,讓這句話在競技場中來回回蕩。

    “還有誰?”“還有誰?”“還有誰?”……

    聽到易雲這一聲質問,全場觀眾都屏息了。

    恐怖!

    一個人,一柄刀,一口劍,戰雲龍神國十五名天驕!

    而雲龍神國這一代,還是天才齊聚的一代,是至少上百年時間沒有出現過的盛世!

    否則的話,雲龍神國七星塔主,也不會提出用小輩們的決賽,來定奪議席的多少。

    可是就在這種情況下,雲龍神國的天驕們,卻被易雲一個人叫陣到無人敢戰!

    現在,雲龍神國的武者,全部啞火了。

    這場總組決賽,面對易雲,簡直就跟面對一頭人形太古遺種一樣!

    易雲的實力、耐力,承受傷痛的能力,都强大得不可思議。

    不說他輕鬆戰勝千水,又激戰之下陸續擊敗風琳、白,單單之前慕容兄弟,一連兩次趁著易雲到了極限的時候。上去挑戰易雲,結果卻被秒殺!

    面對這樣可怕的對手,實在讓人提不起與之抗爭的勇氣。

    他仿佛擁有無窮無盡的力量一般,給人一種不可戰勝的絕望感。

    一時間。雲龍神國的武者們面面相覷,卻再也沒有人敢上臺了,開玩笑,跟這樣的人形太古遺種鬥,不是找死麼?慕容兄弟就是榜樣!

    特別是這慕容飛。傷得比慕容光還慘,身上被捅了兩個血窟窿,還掉了一隻手,命都沒了大半條。

    雖然他還吊著一口氣,但卻廢了大半,日後他勢必被原本跟他同級別的天驕甩開,讓他的天賦程度,下降一個等級。

    如此慘重的代價,誰還願意去跟易雲打?

    “雲龍神國,無人出戰麼?”裁判追問了一句。

    所有觀眾。都看向雲龍神國僅剩的九個武者。

    這九個人,一下子成了全場的焦點,在這個時候成為焦點的滋味實在不好受。

    本來打敗仗就很丟人了,他們還是連打都不敢打的那種,這就更丟人了。

    面對所有人的目光,九個人都是如坐針氈,他們簡直恨不得自己此刻變成一坨屎,這樣就沒人關注他們了。

    真是後悔參加這聯盟大賽。他們當中大多數人,一次都沒出手過。

    青年組賽的時候,他們沒機會出手。因為他們太强。

    總組賽的時候,他們還是沒機會出手,但原因卻是他們太弱!

    九個人,都躲閃著易雲和諸多觀眾的目光。弃戰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事情了。

    眼看著九個人弃戰,雲龍神國的長老們都是怒其不爭,然而又無可奈何,他們心中也清楚,在易雲已經恢復的情况下,這些人上去。結果只是被虐而已。

    “唉!”

    一個雲龍神國的長老一拍大腿,一國選出來的天驕,被一個人打敗,挫敗感太强了!

    至於雲龍神國的觀眾,這個時候也徹底沒了脾氣,一個個都啞口無言,如果說之前易雲連敗風琳、白的時候,他們心裡還憋著一口火,那麼現在,連這口火都被一盆冷水澆滅了。

    原本他們還能說,他們雲龍神國的頂級天才雖然比易雲差點,但是勝在數量多。

    可現在,數量再多也被易雲一人擊敗,還有什麼可說的?

    “既然如此,我宣佈,這場總組決賽,冠軍屬於……太阿神國!”

    在神荒臺上,裁判激昂的宣佈,作為太阿神城的執法使,他同樣感到激動無比。

    隨著裁判的宣佈,太阿神國的武者開始狂呼。

    “易雲!易雲!”

    如果不是執法使在前面維護秩序,他們都想沖上臺去,將易雲拋起來了。

    這場勝利,實在是得來的太不容易了!

    戰鬥過程激烈而艱難,幾乎是易雲一個人打的,他為此傾盡了全力,幾度透支!

    “贏了!”

    楚小冉長出一口氣,看向易雲的目光充滿了欽佩和好奇,原本易雲告訴她拖延時間的時候,她真的不相信易雲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就恢復到近乎巔峰的狀態。

    他到底怎麼做到的?

    “易師兄,你太厲害了!”

    但易雲走下神荒臺的時候,太阿神城的出賽者,那幾個小師弟和文雨,都圍上來道賀。

    他們一個個神情興奮,激動無比。

    雖然說這場比賽他們根本是凑了個數,但好歹也上場了,而且不是毫無意義,他們集體為易雲爭取了時間。

    看到這些小師弟小師妹們發自內心的笑容,易雲腦海中一直緊繃的一根神經也微微鬆懈下來。

    他笑道:“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

    易雲意有所指,但是這些小師弟們自然是沒聽出來,他們還以為易雲說他們呢。

    饒是他們平時都是喜歡吹噓,這個時候也不好意思貪功,他們一個個撓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道:“易師兄你太謙虛了,我們這點作用,簡直忽略不計了……”

    易雲笑了笑,也不解釋,他知道洛火兒不想伸張。

    他不經意的看向觀眾席上,卻看到了了一抹紅衣身影,躲在一個角落裏,她胳膊肘撐在欄杆上,小手托著下巴。

    這少女正是洛火兒,在她身邊,還跟著小丫鬟冬兒。

    “哼!這傢伙,又在臭屁了,沒有本小姐,他還神氣個什麼!”

    洛火兒不爽的說道,她本來就是喜歡顯擺的性格,可是因為家族的秘密,她又不得不低調一些,否則會被父親罵死。

    這種做幕後英雄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就是就是!小姐最厲害了!”冬兒急忙點頭附和,生怕說晚了,洛火兒又捏她的臉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