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天地秩序
    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陣陣的波動,空間開裂了,一口黑色的大鐘從虛空中緩緩飛出。

    “鐺——”

    一聲嘹亮的鐘鳴,響徹天地之間,震撼了整個楚州城。

    隨著大鐘一起出現的,是一個身穿黑色斗篷,身材佝僂的老者,他全身籠罩在一股黑色的霧氣中,隨著他慢慢走出,帶出了一陣濃郁的死氣。

    “萬鬼帝君,果然是你。”

    牧童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黑斗篷人,面無表情。

    而在楚州城的太阿神國武者們聽到萬鬼帝君的稱號,都是輕吸一口冷氣。

    萬鬼帝君……

    萬鬼是封號,帝君則是此人的境界稱號。

    事實上,對太阿神國的許多人而言,聖賢之上的境界稱號是什麼他們並不清楚,帝君毫無疑問是大帝的範疇之內了,他究竟在大帝之中實力如何,他們卻不知道。

    大帝對他們來說,太神秘了。

    “難為你還記得我,嘿嘿。”那黑斗篷人陰笑著,慢慢將頭上的頭罩掀開,而後,人們看到了一張讓他們作嘔的臉。

    這斗篷人滿臉的皺紋和傷疤,頭髮差不多掉光了,只剩下幾根毛髮,他的脖子、面頰,皮膚已經松垮垮的,給人一種即將腐爛掉落的感覺。

    眼前這人,就像是剛從墳墓中爬出來的,如此尊容,讓人看一眼就不像再看第二眼。

    “他都這樣了,還活著?”

    太阿神城的武者都吃驚不已,一個老人死後屍體放一個月,已經開始腐臭的時候,估計也不比他現在的樣子差多少了。

    “自然記得,只是奇怪你怎麼還活著,你修煉萬鬼道,練上古邪功走火入魔,現在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你這樣繼續活著。也需要很大勇氣。”

    明明是嘲諷惡毒的話,被牧童用平靜的語調說出來,卻是讓人聽不出嘲諷的意味,反而像是在陳述一個不爭的事實一般。

    人們都是聽得心驚肉跳。在這種情況下,被這麼多高手圍攻,又身處大陣之中,牧童竟然還能這麼平靜的嘲諷對手。

    萬鬼帝君臉色一沉,“好!好!老朽今日就看看。你有什麼資格囂張下去!”

    “出手!”

    萬鬼帝君第一個出手了,他怪嘯一聲,蒼老的身體背後,憑空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血色骷髏。

    這個血色骷髏,竟是有百丈多高,就像是一輪鮮血交織的圓月一般!

    “咻咻咻!”

    血色骷髏在虛空中融化,化成了一片血色的汪洋,倒逆著向萬鬼帝君席捲而來,最終,這血色汪洋。完全融入了萬鬼帝君的身體之中。

    一時間,萬鬼帝君原本腐敗的身體,變成了一片血紅,此時此刻的他,就像是地府裏爬出來的血色羅刹。

    “法相圖騰入體!”

    在十裏之外,楚王吃驚的說道,他並不知道法相圖騰入體所代表的境界,不過他記得牧童之前說過的話語——“法相圖騰未能入體……你的修為,也不過如此。”

    顯然,法相圖騰入體。是那些絕世大能的標誌之一。

    萬鬼帝君一掌擊出,這一掌激起澎湃的鮮血巨浪,而在那巨浪之中,隱隱能看到白骨沉浮。陰森的鬼哭之聲,隨之呼嘯而來!

    面對這巨浪,牧童一步未退,他輕輕一甩青色長衫的下擺,面對這浪潮,一掌按了下來。

    一道青色的大手憑空出現。隻手遮天!

    “轟!”

    血浪潰散,化成無數的血霧,消失在夜空之中,牧童一步未退,那一對幽深漆黑的眸子,透過血霧,鎖定了萬鬼帝君:“你已經半只脚踏入黃泉的人,既然你沒有勇氣邁出這一步,那我送你上路!”

    萬鬼帝君聲色猙獰,他大喝一聲,“你們還等什麼,發動大陣,合力擊殺他!”

    “對,出手,我們這麼多人,他還有傷在身,他絕對不是我們的對手!”

    “沒有洪荒聖獸供他驅使,他不足為懼!”

    幾個名動一方的强者,一起出手,而與此同時,在他們身下,天地覺羅大陣綻放出幽藍色的光芒,一道肉眼看見的能量光罩,將這方天地籠罩了!

    天地覺羅大陣,是針對荒族的絕殺陣,此陣一旦發動,方圓十裏,將會形成一片密閉的領域,在這領域之中,荒之力將會被極大的削弱。

    荒之力,正是荒族的本源力量,現在牧童每用出一招來,都等於在出手的同時,抗衡天地覺羅大陣!

    以一人之力,抗衡陣法,同時再面對這麼多人的合擊,自然對牧童極為不利!

    可是明知如此,牧童卻不得不進入天地覺羅大陣之中,因為易雲,就被申屠家族封在了大陣的陣心!

    幾個申屠家族的名宿,一起動手,一時間,法相圖騰的光芒將黑夜映照得絢爛多彩,恐怖的天地元氣凝聚在一起,形成了噴湧的神泉!

    在這天地覺羅大陣之中,人族的力量不但不會被削弱,反而會被大陣增强!

    “我們十人合力一擊,你必將粉身碎骨!”

    有幾個申屠家族名宿,布成了戰陣,以戰陣增幅他們的力量,一擊之威,驚天動地!

    牧童青衣傲世,立於這天地之間,表情沒有一絲波動,臉上無悲無喜。

    他整個人,沐浴著九天的月光,仿佛從天而降的神靈。

    他出手了,沒有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只是青光一閃,就像是萬丈青色的匹練,橫貫星空。

    “啊!”

    剛才大聲叫囂的申屠家族的名宿,突然發出一聲慘叫,他像是高速撞上了一座大山,整個人倒飛出去,他的胸骨和兩側肋骨完全被打碎了,胸膛凹陷了下去,五臟破碎!口中狂吐鮮血!

    “什麼!?”

    十大名宿合擊而出的力量,被牧童一人擊潰,與此同時,他還將一人直接重傷!

    這可是在天地覺羅大陣之中。在這陣法中,他的力量會被極大程度的削弱!

    “孫長老!”

    一個申屠家族的名宿轉身就救這老者,而就在這時,一道像是絲線一般纖細的青光從他身邊閃過。這道絲線,分明是凝聚到極致的能量,它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切割虛空。

    “噗!”

    鮮血染空,那重傷的名宿。整顆頭顱飛起,他的脖子,跟虛空一起,被這細線斬開了!

    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牧童很清楚,今日這一戰不會輕鬆,他的目的不是重創對方,而是將對手殺死!

    眼看著那顆頭顱高高拋起,人們都是愣住了。

    對太阿神國的武者而言。這完全是一場超出他們理解範圍的戰鬥。

    而至於申屠家族的人,也是心神驚懼。

    申屠南天這個時候早已經遠遠退開,他還是一個小輩,遠遠不夠資格捲入這樣的戰鬥之中。

    他眼睜睜的看著孫長老被牧童殺死,他甚至難以分辨牧童是如何出手的!

    “怎麼會這樣?”申屠南天皺緊了眉頭,明明布下天地覺羅大陣,怎麼對牧童好像沒有任何影響似的?

    “不要慌,我們聯手對敵,不可能打不贏!剛才他一定是憑藉蠻力,强行破開了陣法的束縛。這樣對他而言,極耗體力!”

    一個申屠家族的名宿說道,他不信牧童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力挽狂瀾。

    現在只要穩住軍心,所有人聯手。步步為營,很快就能將牧童耗死!

    而就在這名宿話音剛落之時,他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就像是鬼魅一般閃現在他面前,就像是浩渺的青烟在這裡凝聚。

    牧童神色漠然,出現在這老者之前。一掌劈下!

    什麼!?

    那老者亡魂皆冒,他剛說話的時候,也在全力警惕四周,沒有任何空間能量的波動,牧童完全是憑藉鬼魅一般的速度,瞬間橫移百丈虛空,完全超出了他的反應極限!

    面對牧童,這個可怕的荒族男子,這老者感覺仿佛是死神降臨,那種壓迫感、恐懼感,言語難以描述!

    哪怕之前他說得信心滿滿,頭頭是道,這個時候他卻也全身汗毛倒立,面如土色。

    實在太可怕了,無可匹敵!

    電光石火之間,那老者深知逃跑是不可能的,他暴喝一聲,不顧牧童劈下來的這一掌,他運轉全身元氣,一刀斬向牧童的胸口!

    他是要以命搏命!

    擋不下牧童的攻擊,只能用這種方法,逼牧童回防!

    然而牧童面無表情,他的這一掌,依舊無可阻擋的落下。

    搏命?

    牧童一生縱橫神荒,睥睨世間,他怎麼會跟這申屠家族的一個長老搏命?

    “轟!”

    一掌劈落,結結實實的劈在那老者的胸口,那老者身體猛然一縮,連周圍的空間都塌陷了,他的胸骨四分五裂,心臟爆碎,肺臟炸裂,他整個人濺起一大片血花。

    然而這老者的刀,劈下的時候,牧童的身影卻不在了!

    他雲淡風輕的退回了幾十丈距離,青衣飄飄,風姿絕世,他的身上一滴鮮血都沒有沾染,甚至連他的手,也是滴血未戰,晶瑩如玉,仿佛剛才那一掌,根本就不是他劈出去的一樣。

    第二個名宿,身殞!!

    在數裏之外,申屠南天臉都白了,怎麼會這樣,即便十年前,全盛時期的牧童,如果不算聖犼的戰力加成的話,他也沒有這麼强的!

    十年前,說是牧童與申屠老祖一戰,其實真正戰鬥的是聖犼,牧童只是起輔助作用而已。

    那時候的牧童,完全不是申屠老祖的一合之敵。

    而那頭聖犼,是幽冥荒神所擁有的聖獸,跟牧童沒有太大關係,只是借給牧童使用罷了。

    所以在申屠南天的印象中,牧童本人的實力,也就是相當於大帝初期。

    這樣的實力,申屠南天並不懼怕,因為這次跟隨他,隱藏在暗處的萬鬼帝君,就已經超越了這個境界。

    再加上大陣的輔助,萬無一失。

    可是事情的發展,卻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

    牧童太强了,强得不可思議。

    按常理而言,到了牧童這個境界,不太可能在短短十年時間內,實力增長這麼多!

    難道這十年,牧童身上發生了某種意外?

    就算有意外,申屠南天也想不明白,牧童怎麼可能視天地覺羅大陣為無物?

    還是真如剛才死去的申屠家族名宿所說,牧童其實是强行聚集力量,破開天地覺羅大陣的禁錮,如此一來,他每一次出手,都會消耗大量的體力,虛弱得很快!

    如果真是這樣,只要拖延一段時間,他們還是可以勝利!

    而這時候,在牧童面前,申屠家族的名宿們都心裡發虛,牧童太可怕,兩次出手,擊殺兩個申屠家族的長老!

    這還是在其他人的牽制和威脅之下,簡直如入無人之境!

    面對牧童,沒有人敢說話了,剛才口出狂言的人,現在都噤若寒蟬,因為剛才牧童兩次動手,殺死的兩個長老,都是話最多的出頭鳥。

    他們出言嘲諷牧童,轉眼間就被牧童擊殺!

    “原來是這樣……”在距離牧童百丈之外,萬鬼神王目睹了牧童的兩次出手,面色凝重起來,“你已經掌握了天地秩序,而你所領悟的秩序中,便有一種,可以調集世界的荒之力,無視了天地覺羅大陣……”

    天地覺羅大陣也是一種法則,應該說,武道世界的所有陣法,都屬於一種法則。

    可是當一個武者自己掌握的法則,遠遠超出陣法的法則,那這陣法,就已經不能束縛他了。

    現在的牧童就是如此,他所掌握的秩序,不是天地覺羅大陣能比擬的。

    聽到萬鬼帝君的話,申屠家族的長老們屏息了。

    掌握天地秩序?這跟修為無關,而是法則上的造詣,標誌著一個武者,在某種法則上的成就已經登峰造極!

    牧童不置可否,他輕抹空間戒指,從戒指中抽出了一柄劍。

    這柄劍,通體潔白如玉,沒有絲毫金屬的寒光。

    可是……這劍並不是玉,它是一段骨。

    這是洪荒聖獸的骨,磨出來的一柄劍!

    一柄劍,劍鋒長四尺,劍柄極短,只有四寸長。

    劍鋒跟劍柄直接相連,沒有劍鐔,只是在劍柄之上,紋刻著九枚法則的咒印,透露出一股神秘古老的氣息。

    “劍名幻骨。”

    牧童淡淡的說道,潔白的劍鋒,直指萬鬼帝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