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無計可施
    這只從巢穴中走出怪鳥,身體只有七八米長,比一般的怪鳥小了很多,但是它的眼睛是金色的,而且長了三只爪子。

    三只爪子是三足金烏的標誌,眼前這些怪鳥當然不是金烏,但擁有三足,證明它的血脈更貼近於三足金烏,比其他怪鳥强大得多。

    看到這三足怪鳥出現之後,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他感覺得到,這三足怪鳥是這群怪鳥的頭領,它體內的能量,比其它怪鳥强大十倍不止,這就更不是他能對付得了的。

    恐怕只要一瞬間,這怪鳥就能將自己撕成碎片。

    而且它的速度,也必然非常可怕!

    有這怪鳥首領在,這蓮子還怎麼摘?

    易雲有些無言了,這女帝秘境,給了這樣的機緣好處,眼睜睜看著又得不到,這難度也太大了。

    易雲自認為,他的實力在同齡人中已經算頂尖的了,可是他看著眼前的紅蓮,卻壓根不敢去采。

    換了別人來,那更得抓瞎了。

    採蓮子,飛蛾撲火,不采,易雲又不甘心,他就這樣潜伏在一塊大岩石的後面,陷入了兩難之中。

    而就在這時候,易雲看到,那山崖上的三足鳥從洞穴中飛了下來,它飛到了其它怪鳥圍成的圈子中心,開始審視它們抓來的獵物。

    “貢品嗎?”

    易雲首先想的是,其它怪鳥抓捕的獵物,都是進貢給這只首領鳥,可是後來,他發現自己猜錯了。

    三足怪鳥,用它的爪子,剖開了每一頭獵物的屍體,從它們的屍體之中,抓出了它們的心臟。

    紅彤彤的心臟,鮮血直流,而後,那三足怪鳥又不知從哪裡抓來了一個一米多長的荒獸頭骨,用這頭骨的上半部作容器,讓獵物心臟的血液流出來,把頭骨杯盛滿。

    “取心頭血?”

    易雲心中凜然,心頭血,是荒獸全身血液的精華所在,這三足怪鳥蒐集心頭血要幹什麼?

    在取了全部獵物的心頭血之後,這三足怪鳥突然飛向了岩漿湖,它用尖尖的利爪,很輕巧的從蓮蓬上取下了幾顆蓮子。

    看到這一幕情景,易雲心中一沉,那怪鳥把成熟的蓮子都取走了。

    這種級別的天材地寶,本身恐怕就不是那麼好採摘的,想要將它連莖帶根一起收走不那麼容易,它的根莖,刀劍都未必能斬開,何况有那麼多怪鳥虎視眈眈,易雲可沒這個把握。

    他能取幾枚蓮子就了不得了,可是現在,成熟的蓮子還被那三足怪鳥給摘走了。

    三足怪鳥將蓮子也放進了頭骨杯中,而後銜著骨杯,又飛回了山崖上的洞穴。

    那位於山崖的洞穴,目標就更明顯了,而且還有怪鳥首領守在上面,易雲看得愈發無言,這比放在岩漿湖裡還難拿!

    “這怪鳥,取了蓮子,又取心頭血,還用荒獸露骨做成的骨杯盛著,到底要幹什麼?”

    易雲感覺,這三足怪鳥也許並不是簡單的想將荒獸心頭血喝下,否則以荒獸的天性,它們茹毛飲血,直接下口吃就行了,為何還要用一盞骨杯?

    像三足怪鳥這種荒獸,讓它做出一盞骨杯來,相當不容易,用骨杯喝血,也是特別費勁,它沒有必要這樣做。

    只是,無論三足怪鳥想要幹什麼,易雲都無可奈何,憑他的實力,在這些怪鳥的領地上,什麼都做不了。

    在三足怪鳥消失之後,其他怪鳥才結束了它們古怪的儀式,開始分吃地上的獵物。

    幾十只怪鳥撲在一起,一時間血肉橫飛,而易雲注意到,在這些怪鳥獵食的時候,站在崖頂上的幾只負責警戒的怪鳥並沒有鬆懈,它們依舊看管著岩漿湖,直到其它怪鳥吃完,才有另外幾只怪鳥撲著翅膀飛上山崖,把崖頂幾只負責警戒的怪鳥替換下來。

    “這麼嚴!”易雲簡直無話可說了,一群鳥而已,在崗哨上卻像人類一樣,看管得滴水不漏。

    這讓他該怎麼辦?

    ……

    在易雲看到寶物而不得的時候,同一時刻,降神塔一層,一個密閉空間中。

    申屠南天已經在這裡枯坐了幾個月的時間了。

    他面色蒼白,披頭散髮,眼窩深陷。

    幾個月來,他一次又一次的去挑戰黑甲武士所留下的陣盤留影,這對他而言,簡直是身心雙方面的摧殘。

    現在看申屠南天,哪有半點翩翩君子的樣子,他的眼角殘留著血迹,讓他看起來像是一個魔鬼一般。

    申屠南天野心極大,他也確實很拼,他傾盡了一切努力,透支體能,不顧陣盤留影對他魂海、肉身的反噬,就是為了悟透這塊陣盤,能够掌握這一招的神韻,從此實力突飛猛進。

    然而,到現在為止,申屠南天也沒能看清黑甲武士攻擊中所含的法則奧義。

    申屠南天不甘心,他選了這塊陣盤,卻沒有看清陣盤中的法則,這相當於浪費了他在女帝秘境中所獲得的一次機緣。

    這讓申屠南天怎麼能接受?

    一次又一次,申屠南天不斷的嘗試,他不顧自己的雙眼已經流血,甚至連臉上、身上的皮膚都像是被刀子一刀刀割開一樣,開始出現道道深深的血痕,依然一眨不眨地盯著黑甲武士和鯤鵬之間的戰鬥。

    嘭!

    沒有奇跡發生,在矛光劃破天際的瞬間,申屠南天還是再次被狠狠地拋飛了出去。

    “蓬!”

    申屠南天撞在牆壁上,鼻孔、嘴裡都是血。

    申屠南天心中憤怒,他相信易雲多半是已經找到了方法,再次輸給易雲,他怎麼甘心?

    “啊!”

    申屠南天狂叫一聲,他猛地拔出長劍來,在這空間裏瘋狂地揮劍亂砍著。

    這陣盤給予他的挫敗感,實在太强了。

    “嚓嚓嚓!”

    劍光傾瀉向四面八方,足足幾十息時間,當申屠南天終於平靜下來的時候,他周圍的地面,牆壁上,已經佈滿了交錯的劍痕。

    這些劍痕,並不是劍鋒切入女帝秘境的牆壁中留下的,事實上,女帝秘境的牆壁堅不可摧。這些劍痕能留下來,是因為劍氣滯留在這裡,寧而不散。

    “這是……”

    申屠南天愣住了,這些劍氣,比平時更鋒銳,蘊含著一股難以形容的淩厲,這是一種劍意,似乎是因為被壓抑的太久,那股不屈、不甘和憤怒,在絕望之下爆發,所演變而成的劍意!

    劍意,即是劍道意志,當申屠南天能將他的意志灌注於劍上,便能將劍意顯現出來。

    這等情形,讓申屠南天吃了一驚,如果是平時,他巔峰時候,發出的劍氣自然强過現在,但是卻沒有這股淩厲的劍意。

    “說起來,我也早該堅持不住了,但到現在,我還站立著……”之前申屠南天的所有思緒,注意力,都集中在陣盤上,沒有注意過自身,但現在,他卻突然發現,不知不覺中,他體內的能量,竟然凝練了許多,最重要的是,在長達幾個月的磨礪之中,他的靈魂力和意志力都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

    對一個劍客而言,這兩點至關重要。

    “哈哈哈!”申屠南天在呆立了片刻之後突然狂笑起來,“是了,雖然我沒能參悟這陣盤,可是,這陣盤卻對我起到了磨刀石一般的效果,這幾個月的修煉,對我而言大有裨益,我修煉這二十多年來,元氣深厚,招式也不缺,但要說劍意和靈魂力,確實是我的軟肋,現在,卻也補足了!”

    申屠南天心中大喜,這是意想不到的收穫,可遇而不可求!

    他又看了一眼黑甲武士留下的陣盤,這塊陣盤超出他的層次太多,他拼盡了努力,卻連招式都無法看清,也只能放弃了。

    不過,他料想易雲也不可能在黑甲武士的招式本身上有什麼收穫,易雲的收穫,應該也是靈魂和意志這方面的,自己絕對不會比他差。

    “我就說,我怎麼會不如那小子!”

    申屠南天戰意滿滿,之前的試煉,他落後了易雲許多,但他相信,他會慢慢的追趕上來。

    申屠南天已經打定了主意,以後易雲怎麼選擇,他就跟著怎樣選擇,這樣絕不會吃虧。

    申屠南天走出這密閉空間,抬頭看了一眼通往降神塔第二層的道路,大步走了上去。

    “這一次,我一定可以得到降神塔的認可,進入降神塔第二層!”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