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三章吸收通靈血蛇
    這一場黑風穀訓練,冉玉的結果是——中途退出。

    冉遺魚血脈被重創,冉玉元氣大傷,已經失去了大半的戰鬥力,他不得不選擇退出,否則的話,別說是下七層了,連第六層,都要在蒼蟒的幫助下,他才能站穩。

    讓冉玉回第三層,第四層修煉,這不但沒有意義,而且冉玉也拉不下這個臉來。

    但是一旦冉玉退出,別說是滄瀾山集訓了,就算是接下來的洛神殿試煉,他都有可能不再參加了。

    受了這麼重的傷,去也是被人數落,還怎麼參加?

    甚至可以說,冉玉這一輩子,已經被毀了一半。

    眾人看到冉玉臉如死灰地被抬走,再看看已經穩坐在第六層的易雲,都有些不寒而慄。很多人想著,是不是應該向易雲表達一下友好,免得也被易雲好心地給“救援”一下?

    不過也有人在心裡覺得,易雲現在雖然風光無限,但這麼徹底的把虛水冉氏得罪了,太不明智了。

    他日後的成長,可能危險重重……

    易雲最終,還是選擇在第七層坐了下來,在第七層肆虐了數次之後,那些血龍精氣化形的猛獸早都遠遠地躲開了他,誰還去不開眼地招惹這個煞星?

    易雲的面前,是封印的氣血漩渦,那條通靈血蛇在裡面奄奄一息。

    它體內蘊含一絲墮落血龍氣息,平時是何等的高貴,現在卻真的成了一條小蛇了。

    通靈血蛇已經產生了靈智,一感應到易雲的元氣鎖定住了自己,立刻又掙扎了起來。

    易雲目光一凝,元氣成網,驟然將通靈血蛇籠罩其中。

    “嘶!”通靈血蛇發出一聲嘶鳴,身體化為了一道血霧,眨眼間投入了易雲的身體當中。

    這通靈血蛇,是血煞之氣凝結出的精華,易雲直接將它引入了自己的全身經脈中,用純陽之體煉化。

    轟!

    易雲頓時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注入了一股强大的能量。

    他的全身骨骼,立刻發出了劈劈啪啪的爆響聲。

    這通靈血蛇,是這黑風穀最大的機緣,比起易雲吃過的舍利,不知道要强出多少。

    易雲放鬆心神,盤坐在原地,氣血漩渦彌漫在他周圍。

    通靈血蛇之力,易雲現在就要將其完全吸收消化掉。蒼蟒警告他小心虛水冉氏的報復,對於冉氏,易雲也不是不懼,只是洛氏一族,虛水冉氏也不能一手遮天,只要自己在這之前,展現出足够的價值,那一切都不是問題了。

    轟轟轟!易雲的體內,能量肆虐。

    看到易雲在這裡就吞掉了通靈血蛇,羅天等人都是神色複雜。

    “這易雲,真是果决!他現在就吞了通靈血蛇,實力又會更進一步,而且這樣,虛水冉氏也不可能覬覦這通靈血蛇了。”羅天心道。

    他默默地在遠離易雲的地方停了下來,吞噬黑氣。

    和他一樣選擇的,還有古羅。

    通靈血蛇已經到了易雲手裡,但大部分弟子的訓練,卻還沒有結束。

    時間才過去一半,他們這些人,連第五層,甚至是第四層都還沒有下到。

    洛風靈看著第七層的易雲,深吸一口氣,她毅然飛下了第五層。她揮劍連續斬殺了幾只化形黑煞虛影,嘗試著在第五層站穩,雖然依舊很艱難……

    “雖然不能和易雲学弟比,但至少,也要超過自己。”洛風靈一直苦練,到了這滄瀾山集訓後才發現,她修煉的時間太短了,比起這些參加洛神殿試煉的弟子,她實在是弱勢。

    可是易雲比她還弱勢,修煉時間很短,卻將這些資深的老弟子們,都踩在了脚下。洛風靈不知不覺的,已經將易雲當做了自己的榜樣。

    ……

    虛水冉氏。

    作為萬妖帝天數得上的大氏族,虛水冉氏佔據的,是一整塊漂浮著的大陸。

    整片大陸上,湖泊星羅棋佈,中間最大的一片湖泊,廣闊如海。這片湖泊,和周圍那些烟波浩渺的小湖不同,而是時刻卷著滔天巨浪,湖水深黑如墨,修為不够的武者靠近,會被這巨浪所吞噬。

    這黑湖的中心,則是一座巨大的島嶼,其上亭臺樓閣,正是虛水冉氏的府邸所在。

    “嘯!”

    一隻巨大的猛禽,在府邸前落下,從上方落下了一個人影來。

    “下來吧。”這人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他神色陰沉,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緊跟著,從這猛禽身上又跳下了一名青年男子,一落地,他就發出了一聲悶哼,脚下更是一個踉蹌。

    那中年男子頓時皺眉:“現在連站都站不穩嗎?”

    “沒有,我站得穩,四叔伯。”冉玉低聲說著,但牙齒卻已經死死地咬進了嘴唇裏,指甲也深深地掐進了手心。

    易雲!

    自己如今變得仿佛一條敗家之犬,都是拜易雲所賜!

    他現在已經回到虛水冉氏,用了十天的時間,才勉强能下床,的確如中年男子所說,他其實到現在都還沒站穩,至少從那麼高的坐騎上跳下來,實在對他而言有些勉强。

    “你回去吧,好好將養。”中年男子看了冉玉一眼,歎了一口氣說道。

    冉玉猛地抬起頭來,眼神中閃過了一絲不甘的神色:“四叔伯……可我的傷……”

    “你的傷,家族已經知道了。”中年男子搖了搖頭。

    看到中年男子的神色,冉玉心中一縮,有些喘不過氣的感覺,他深深地低下頭去,“家族打算……放弃我嗎?”

    “說放弃嚴重了,但你指望家族用上等天材地寶,甚至古妖之骨來為你療傷,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你以後就留在家族中吧,西南的那些產業,就交給你打點。”

    打點產業!?

    冉玉心中一沉,如同身上的最後一絲生氣都被抽走,在虛水冉氏,只有沒有前途的子弟,才會被派出去打點產業,那基本放弃了修煉的希望了!

    冉玉曾經也是家族一流的天才,除了最頂尖的那區區幾人之外,就是他了,可現在,他卻淪落到去打點家族產業!

    “四叔伯,我……”

    “好了!明日我會給你準備一點丹藥、舍利,不要在說了,你之前試圖害那個人類,結果反過來被他活活地弄殘了冉遺魚血脈……對方不過是個地火殿弟子,修煉了三十年的人族小兒,還是出身下界!你做到這種程度,簡直丟盡了虛水冉氏的臉!你還想家族為你彌補血脈?冉玉,你這次試煉,太讓我失望了!”

    中年人聲音嚴厲了起來,冉玉失魂落魄,心中滿是絕望。

    他知道,他的武道之路也許就這麼完了,日後不可能再有大成就,他基本被家族放弃了。

    四叔伯,已經是比較疼愛他的一個長輩了,連他都這麼說……

    “冉玉,你安心養傷吧,至於那個下界人族,我記住了,他懲戒你也就罷了,可他欺人太甚,毀你冉遺魚血脈!我虛水冉氏,何時輪到一個卑微的人族來毀我血脈!簡直打我虛水冉氏的臉!”

    這中年男子說到這裡,眼睛中閃過一道寒光。

    冉玉更是氣得拳頭微微發顫,一雙眼睛都紅了。

    中年人道:“回去吧,此事不會就這麼算了,我必然會對你有個交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