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斬草除根
    “古藍,這麼多年也不見你有什麼長進,上一次大戰中未能取你首級,今日正好連你一同斬殺了!”鬼畫子冷冷地說道。

    “狂妄!”古藍尊者一劍刺出,兩大尊者,激戰在了一起。

    這已經是完全超出了易雲境界的戰鬥,兩人交手的戰場,自成一片空間,尊者的道域,已經形成世界法則,交手就是一個世界!

    鬼畫子全力攻擊,可是古藍尊者,卻要保護著靈艦!

    古藍尊者與鬼畫子尊者的實力相近,古藍尊者因為守護易雲,處處掣肘,此消彼長之下,古藍尊者很快就被壓制,落入下風。

    “這裡是聯盟的地盤,天諭妖國的入口,鬼畫子不會纏鬥太久,很快會離去。”端木長老,額頭沁汗說道。

    易雲交到他們手上,絕對不能有什麼閃失了。

    他們都看著兩名尊者間的戰鬥,沒有離開易雲左右。

    尊者級的戰鬥,他們根本幫不上太大的忙,在易雲身邊,可以抵擋突然襲來的戰鬥餘波,保護易雲。

    可就在這時,突然一股空間波動出現,給這一方世界帶來的更强的壓迫感。

    易雲再度感覺到了强烈的生死危機,而石長老也心中一緊,臉色大變。

    “小心!”

    石長老一掌拍出,像是沒什麼力量一般。

    但是在易雲面前,卻頓時出現了一片微型的天地,花鳥魚蟲,一應俱全,森林鬱鬱,小溪潺潺,生機勃勃。

    這是石長老的道域,雖然未能凝化世界法則,但也達到道域的第二個境界——大道。

    可是當那股波動衝擊上這片微型天地的時候,易雲卻親眼看到這世界內的生物紛紛枯萎死亡。

    石長老身體一震,臉色完全蒼白,失去了血色。

    “什麼人!?”

    石長老心中大駭,鬼畫子還在跟古藍尊者激戰,這不是鬼畫子的攻擊,來自於另一個人。

    能够一招輕鬆破開自己的道域,讓他身受重傷,對方恐怕也是一個尊者!

    “兩名尊者聯手暗殺!?”石長老心中一沉,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易雲會被妖鬼宗這樣針對,至於嗎?

    一個小輩而已,哪怕有洛氏第一天才的名頭,也不至於如此吧!

    原本以為,一個古藍尊者,再加上石長老、端木長老保護易雲已經足够——洛氏尊者數目本來就沒有幾個,除去在閉關修煉的,派出一個尊者保護易雲已經是極限,畢竟洛氏皇都,也要更多的尊者守護,洛氏卻怎麼都不想,妖鬼宗派出如此强大的襲殺陣容,一個尊者,都保護不了易雲的周全!

    “道宮八層?你年歲不小,潜力已盡,阻我如螳臂當車。”

    隨著淡然的聲音響起,一個純白色的身影,迷迷濛濛地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這個白色身影,聲音非男非女,五官模糊不清,像是幽靈一般。

    “幽冥道人!糟了,学弟,你我聯手!”石長老心中大急,一個鬼畫子,再加一個幽冥道人!

    石長老和端木長老都是道宮境强者,他們聯手,也斷然擋不住幽冥道人!

    “既然你們想死,我成全你們,非花,那個小輩交給你了。”

    白色身影說道,此時,在這白色身影身後,走出了一名穿著鮮紅長袍的年輕男子,容貌俊美,身上散發著陰柔的氣息。

    “是,父親。”

    陰柔男子開口說道,語氣帶著淡淡的不屑,他原本只是跟父親來觀看尊者級的戰鬥,想有所感悟而已,現在要殺易雲,那也可以順手為之,他的修為,是六層道宮,殺通天境武者,如屠雞宰狗一般容易。

    六層道宮,比起端木長老都沒差多少,如果比易雲,自然完全沒有可比性!

    兩名尊者,還有一名道宮六層的武者!

    易雲感覺到渾身緊繃,妖鬼宗這個敵人,易雲一直沒有深切的感受,今天才第一次接觸到,這簡直是一個喪心病狂的對手。

    他跟妖鬼宗還沒有結仇,對方就已經要將一切可能的威脅扼殺在搖籃裏!

    一個超級宗門,實力遠超洛氏,卻行事如此小心,斬草除根,毫不留情,也無怪妖鬼宗作惡多端,卻依舊能够屹立在萬妖帝天這麼多年!

    此時,白色身影已經出手了。他伸手一揮,一個玄奧的印訣就在他手中出現,飛向了石長老。

    轟!

    恐怖的波動頓時襲來,兩名長老大喝一聲,直接燃燒體內精血,聯手迎了上去!

    他們根本別無選擇,即便燃燒精血,也可能不敵。

    而這時,幽非花看向了易雲。

    他在面前虛空中輕撫,頓時,一把古琴出現,懸浮在他面前。

    這古琴氣息詭異,他手指在古琴上輕輕一撥,琴聲響起,音波蕩開,頓時讓易雲有種氣血翻湧之感。

    操琴通樂,是君子風範,但這名武者給人的感覺卻很邪氣。那把琴一撥動,音波當中夾雜著鬼哭之聲。

    “一擊滅殺你!”

    幽非花聲音冷漠,他手指在琴弦上一波動,頓時,一聲尖銳的琴音響起,一道黝黑的身影在音波中出現,猙獰痛苦的臉上張開大口,尖銳的手指朝易雲抓了過來。

    這鬼影,像是要將易雲的靈魂直接抓出!

    看似隨手一擊,其實是幽非花拿手的滅神之音,即便是端木長老,也要小心應對!

    幽非花本是道宮六層,對付一個通天境圓滿的小輩,根本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不過為了儘快解決問題,他一上來就用出了滅神之音,免得時間拖長以後,天諭神國的人會趕來。

    這鬼影襲來,易雲頓時產生了極為强烈的生死危機感,仿佛喉嚨被扼住,有種窒息的感覺!

    會死!

    易雲感覺這鬼影難以抵擋!

    而無論是古藍尊者,還是兩名長老,都被妖鬼宗的尊者牢牢纏住,無法分身來救。

    從易雲來到萬妖帝天后,這是他最大的危機!

    根本擋不住!

    生死一線,易雲沒有去硬抗這一擊,他直接召喚出太乙真金分身,沖向了這飛來鬼影!

    “嚓嚓嚓!”

    九百九十九口千雪飛刀飛出,然而只是瞬間,飛刀就被鬼影沾染,靈性大失,鬼影直接沖進了太乙真金分身的體內!

    “分魂收回!”

    易雲果斷的收回了太乙真金分身的分魂,這一刻,太乙真金分身身體劇烈顫抖,根本無力抵擋!

    “嗯?分身?”

    幽非花心中一怔,不過卻根本不在意,他用天鬼琴彈出的滅神之音,會襲殺所有有生氣的目標,易雲用分身吸引了音之魂的注意,躲過這一劫,可是下次躲不過了。

    他正欲再次彈奏滅神之音,可就在這時,遠處神光閃爍,似乎是有人來了!

    天諭妖國的人?

    現在正是戰爭時候,天諭妖國的警戒性非常高,妖鬼宗出現在他們國門口,他們自然很快發現了。

    “來得真快。”幽冥道人皺眉,雖然明知道選在國門口襲殺,會被天諭妖國針對,但他們也只能如此,因為他們只能確定天諭妖國國門口是易雲來天諭妖國唯一的必經之路。

    “非花,退回來!”

    幽冥道人不用非花出手了,他不想在天諭妖國久留,要知道,時雨君可是在天諭妖國的!

    當然,時雨君距離這裡非常遙遠,第一時間不會察覺到這裡的戰鬥,可是神君的手段,神鬼難料,一旦時間拖久了,讓時雨君到此,那他們必然死在這裡!

    為速戰速決,並確保萬無一失,幽冥道人决定親自出手!

    此時,端木長老和石長老兩人,早已經被幽冥道人打得重傷!尤其石長老,他面如金紙,七竅流血,命都折了半條,他們已經不可能阻擋幽冥道人了!

    幽冥道人虛空一招手,在遠處,一顆小星辰因為幽冥道人的召喚,輕輕的震顫起來,星辰中的精氣,竟是被幽冥道人這一式所引動,被大量抽離!

    隨手一式,抽離星之力!

    易雲全身冰寒,而這時候,幽冥道人的這一式,已經指向了易雲。

    攜帶星辰之力的一擊!

    轟隆!

    易雲所在的靈艦,周圍空間齊齊崩碎!雖然這艘靈艦也是洛氏的國寶級靈艦,但靈艦畢竟是靈艦,只是穿梭時空,提供動力的工具,怎麼可能承受尊者的一擊?

    哢嚓!

    靈艦直接爆碎開來,化成碎片風暴!

    而時空亂流也在這時候湧現出來,和星之力融合在一起,發生了狂猛的爆炸!

    如此恐怖的一擊,即便是道宮境八層的武者,也要被直接秒殺!通天境更是不必說,必然化成齏粉!

    “易雲!”

    端木長老和石長老眼睛都紅了,這些年來,易雲在原始空間閉關,他們已經將易雲看成了半個弟子,拼死守護,易雲未來,就算不做神君弟子,也一定會慢慢成長為洛氏的一大高手,甚至成為洛氏的靈魂人物,可是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我們走!”

    幽冥道人袖袍一卷,直接卷走了幽非花,而鬼畫子也是一招逼退了古藍尊者,兩大尊者撕開虛空,直接遁入其中,消失不見!

    這就是尊者的實力,進入一國國門,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天諭妖國的人,這才趕來,而他們面前,只剩下破碎的虛空,還有被空間亂流席捲的靈艦碎片。